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十四章 会议

第二十四章 会议

  一个荒芜小山村的农舍当中,坐着几个衣着各异的男女。一个身穿青色长抱的男人跪在当中,向着当中一个衣着华丽的蒙古人诉说着自己看到的事情:“我亲眼看到的,朱允文施展术法从淤泥当中逃了出来。他的术法在我之上,如果不是他们当中谁都没有想到我会施展血遁之法,此时我已经是个死人了……”
  
  说话的正是当日冒充吴勉,差一点要了皇太孙性命的人。此时他显露出来自己原本的相貌,是个有些干瘦,三十五六岁的中年人。
  
  “朱允文是修士?还有比这个更好笑的笑话吗?”蒙古人有些放肆的大笑了一阵之后,继续说道:“他要是修士的话,那朱元璋就是大方师徐福假扮了的!流苏,你失踪几日,将我留在集庆路的咒法拱手让人。然后再用这样的说词哄骗我吗?”
  
  “我几日没露面,正是按着您的吩咐。
  
  要确定没有被吴勉、归不归跟踪之后才能回来见您……”这个叫做流苏的中年人不卑不亢的说了几句之后,正想要再继续说几句的时候,面前蒙古人突然拿起酒壶,用力仍在了流苏头上。
  
  流苏没有防备,额头被砸出来一道伤口,随后鲜血止不住的流淌了下来。就这样,蒙古人还是不解气,抽出来腰间的马刀要冲上去劈了这个汉人。流苏站了起来,瞪着眼睛等蒙古人过来。他的手里扣着一柄匕首,只要蒙古人到了跟前,便会先一步了结这个他忍了很久的人。
  
  眼看着一场窝里斗就要开始的时候,坐在角落里一个白色头发的男人说道:“你们谁是吴勉、归不归派来的细作吗?大事未成你们自己人打起来自己人了,看来不用吴勉出手,他要做的事情你们都替他做了。”
  
  说话的时候,这人从角落里站了起来。月光照耀在他的脸上,露出来有些苍白的容貌来。这个白头发的男人竟然是广孝和尚的弟子灌无名,蒙古人和流苏都有些忌惮他。见到灌无名发了话,当下顿时消了怒气,分别坐到了各自的位置。
  
  这时,坐在另外一边的年轻女人开口对着灌无名说道:“修士,那你说说看,皇太孙朱允文真是修士吗?”
  
  “朱允文是不是修士很重要吗?”灌无名转头看了女人一眼,随后继续说道:“各位想要的到底是朱允文的性命呢?还是大明的江山?如果几位想要的只是朱允文性命的话,那我还是不参与的好……”
  
  说话的时候,灌无名向着农舍外走了出去。看到这个大修士要走,刚才怒气冲冲的蒙古人急忙站起来挽留:“无名先生,我的朋友刚才是我的脾气不好冒犯了你。我向伟大的成吉思汗发誓,绝不在冒犯你和你的朋友……我是至正帝(元顺帝)
  
  的特使,你看在至正帝的面子上,不要和我一般见识……”
  
  这时候,刚才说话的女人和坐在旁边的其他人也站起来挽留灌无名。最后,这位广孝和尚的高足不情不愿的坐回到了刚才的位置。看到灌无名重新归位之后,蒙古人继续说道:“至正帝已经下了恩旨,只要将集庆路的朱和尚赶走,我们大元便和你们汉人以黄河为界,相隔而治……到时候我们元人和你们汉人兄弟相称,再无天下四等这样的旧规陋习。”
  
  说到这里,蒙古人看到面前的这几个汉人都在用警惕的目光看着自己。他心里明白蒙古统治中原的这几十年,将汉人害苦了。如果不是为了同一个利益,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话,他们这些人也凑不到一起。
  
  为了给这些人打气,也是显摆一下自己手里的本钱,蒙古人呵呵一笑,说道:“我们大元最近也在招募奇人异士,有一位惊天动地的大人物被至正帝招入了麾下。我来给诸位引荐一下,这位就是传说当中,大名鼎鼎的妖山之主一一妖王陛下……”
  
  他说话的同时,一个身材瘦小的人影从门外走了进来。这人影灌无名曾经见过,正是取代了百无求成为妖山之主的妖王。见到了妖王之后,灌无名的脸色变得铁青了起来。他冷冷的看着那位大元皇帝的使者,说道:“占木儿,元人也好、汉人也好都是同族。现在你把妖王找来助阵,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吗?”
  
  “现在吴勉、归不归已经到了京城,不指望妖王陛下,你和尊师姚广孝是他们的对手吗?”蒙古人看到灌无名对自己直呼其名,心里便有些不满。如果还是大元全胜的时候,你这样的汉人我们说杀就杀,怎么会和你坐在一起,还要看你的脸色?
  
  “无名先生,你先听占木儿大人的话。
  
  或许他有什么好计策,可以了结吴勉、归不归二人。”这时候,一直坐在灌无名身边的女人再次说了一句。见到这个白头发的修士不再言语之后,女人冲着蒙古人说道:“大人可以细说了,我们应该如何了结吴勉和归不归二人?”
  
  “这件事还要妖王陛下亲自来说,你们才明白我们至正帝请妖王下山助阵的原因。”说到这里的时候,蒙古人谄媚的冲着默不作声的妖王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陛下,你来和我们说说,应该如何了结吴勉、归不归二人……”
  
  “你们都将吴勉当成神仙了……”妖王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那我如果告诉你们,那个白发男人也有弱点呢?先不说金陵城里邵家的几个女人,就说他自己每隔三年就有十三天的衰弱期,这个你们知道吗?”
  
  一句话说完,原本还争执不断的农舍当中瞬间变得鸦雀无声。十几双眼睛都在盯着妖王,等着它说出来后面的话……看着面前这些人的样子,妖王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就是那么巧,我知道他衰弱期的时间。原本我一直在等着,不过他身边的归不归和……太碍眼。如果有人可以帮我引开他们俩,我就有把握了断他……到时候人世间的天下是你们的,我只要报了当年的仇就好。怎么样?你们有这个胆子吗?他的衰弱期就要到了,如果这次不成,那就只能三年之后见了……”
  
  “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场面寂静了片刻之后,还是灌无名先开了口。他看着妖王继续说道:“这样,你先把吴勉衰弱期的时间告诉我们。不试探一下,给你做了炮灰怎么办?”
  
  “那我又怎么相信你们师徒呢?”妖王冷冰冰的看了灌无名一眼,继续说道:“你家师尊有和吴勉、归不归一起做事的先例,我又怎么知道你会不会把我说的暗中透露给吴勉、归不归……”
  
  一句话便让灌无名哑口无言,他犹豫了一下之后,将脑袋转到了一边不再理会妖王的话……看到了灌无名哑口无言之后,妖王再此冷笑了一声,随后看着蒙古人说道:“好了,该说的我都说完了,谁有胆子陪我去金陵?”
  
  虽然灌无名已经说不出来话,不过其他人还是没有说话的意思。当下他们眼神交流了一番之后,刚下的女人再次说道:“陛下,陪你去一趟金陵没有问题,不过我有一件事想要请教。这次你能从妖山带回来多少的妖兵妖将?归不归诡计多端,人数少了,恐怕压不住这个老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