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十三章 令牌

第二十三章 令牌

  问到了朱允文的前世,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该知道的时候你自然会知道的……好了,我们的新家已经空出来了。收拾―下就可以住进去了,如柏,你把马车赶进去。一会在前院后院用香薫薰,几百年没怎么进人了,怎么也好好好收拾一下……”
  
  从这一天起,南京城闹出一个大新闻。城里有名的凶宅西织染局的大宅院已经住进了人,这户人家也不知道什么来头。搬进来之后皇宫便不停的将御用的生活用品送到这里,每天都能看到几十辆大车停靠在大门口,几十个太监、杂役鱼贯而行把大箱子送到了里面。
  
  没过几天,织染局宅院贴出来了告示。这户人家开始招募下人,一开始没人赶去应差,不过很快第二张告示便贴了出来。这家人招募的下人按着工作不同给出了一两到五两白银的薪酬,当时王公贵胄府中的一般下人也就是二钱银子。好一点的大丫头也才五钱,这户人家给出最高一人五两的薪酬。一年就是六十两银子,比得上一个七品县令了……这世上永远都有挣钱不要命的主,看着这户人家已经搬进凶宅几天都没有什么事情发生,当下有胆子大的人去府中应差。第二天这人好端端的从宅子里面走了出来,好事的百姓过来打听。这一夜什么事情都没有,什么凶宅闹鬼的看来都是瞎说。而且这户人家是大财主,上工的第一天就给了十两银子的大红包。
  
  当下,其他男女老少这才打破头的要往这户人家里挤。在高如柏的筛选之下,留下来男女三十人,安排好各自其职之后,留在府中做工,剩下没有进府的人都后悔不已。
  
  差不多半个月之后的一天中午,高管家将府中的下人都放了假,让他们明早再来上工。
  
  虽然不明白这府中的人是什么毛病,不过好端端的能有半天假,这些下人也高兴不已。
  
  等到傍晚天色完全黑下来的时候,高如柏关上了大门,随后归不归开始施法将他在地府做阴司的几个干儿子都招了上来。一柱清香烧完的时候,丁三郎、贾璐和催吉三位阴司在黑暗当中现身。
  
  “老盟父,许久不见了。这次将我们兄弟招上来有什么吩咐?”带头的丁三郎向着吴勉、归不归施礼之后,继续说道:“我们先向老人家您稟告一件大事,当初您留在地府的数千方士魂魄昨晚已经全部送去轮回转世了。按着您和大方师的吩咐,都是大富大贵的人家。吕判正在编写花名册,再过两天就拿来给您老人家过目。”
  
  想起来那些方士的魂魄,归不归便叹了口气。说道:“哦,这是件大事了,当年它们充到阎君的亲兵当中,一晃小三百年过去,现在才把这些魂魄都送去轮回了。”
  
  “当初阎君也是仗着这些魂魄的势,这才收复了地府全境。不过谁也没有想到会拖了这么久,三十年前才彻底的收复了整个地府。”胖胖的贾璐也跟着叹了口气,随后陪着笑脸继续说道:“不过这次您老人家把我们哥仨叫上来,不知道有什么吩咐。”
  
  “吩咐不敢当,有点事情要麻烦你们倒是真的。”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对着身后招了招手,说道:“都出来吧,三位阴司带你们去轮回转世……”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密密麻麻的魂魄从后宅当中涌了出来。纷纷跪在了三位阴司的面前。
  
  “老人家,这就是西织染局的恶鬼……”丁三郎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当初我来引导过它们一次,只是那个时候这些魂魄都疯了,连我这个阴司的话都不听。还仗着人多势众打伤了我的几个鬼差……”说话的时候,它回头来看自己的两个兄弟一眼。
  
  崔吉明白丁三郎的意思,当下它急忙解释道:“老人家这件事有点麻烦,当初丁二哥下来接引,它们非但不走反而恐吓阴司。那件事已经被阎君知道了,阎君下旨这些织染局的亡魂自生自灭,不许我们阴司管它们……”
  
  “原来还有这么一回事,难怪老人家我和他们说要来阴司接引的时候,它们一个一个都那么的古怪。”归不归看了面前的三位阴司一眼,随后笑了一声,继续说道:“不过一千多的魂魄聚集在京城也不像话,这样好不好?老人家我给你们出个主意,在织染局的魂魄都是些冥顽不灵的恶鬼。不过离开了织染局总就不是了吧?老人家我把它们天南地北的放走,你们在山东、山西接引的魂魄总不能说也是这里的恶鬼吧?”
  
  看到归不归的话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三位阴司知道不能再拔自己干爹的面子。当下还是丁三郎接话说道:“那就按着老盟父的意思办,不过这么多的魂魄您老人家可不能一下子就全放出来。您老人家细水长流,我们每天多收十个八个的魂魄也好混过去……”
  
  “就知道你们哥三疼我老人家。”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老家伙自己岔开了这个话题:“现在已经彻底的一统地府了,你们那位阎君这下心满意足了吧?现在没有了后顾之优,地府也该休养生息一番了……”
  
  “老盟父,地府的事情我们先搁在一边。这次就是您老人家不招我们兄弟三个上来,我们也有事情要和老盟父说……”说话的时候,丁三郎从怀里面取出来了一个小小的铜牌。双手交到了归不归的手上之后,他继续说道:“这是三天之前,看守妖山通道的右门通使捡到了这样的一张令牌。昨天晚上贾璐带着鬼魂回到地府的时候,在阴阳界也找到了同样的一块。也就是您老人家手里的这块……”
  
  “这是妖山的令符……”归不归一眼便看出来铜牌的出处,它看了一眼之后,叫过来高如柏,让他拿着令牌去给还在后宅的吴勉和两只妖物看看。看着高管家离开之后,老家伙这才看着三位阴司说道:“这么说的话,妖王已经到了地府?阎君那边有什么反应吗?”
  
  “阎君已经下旨,只要在地府境内发现妖王的下落,杀无赦……”丁三郎说了一句之后,突然压低了声音继续说道:“而且阎君还担心妖王已经勾结了地府的哪位大人物,准备里应外合了结它,现在数道旨意已经下了出去。所有新封的鬼王、判官等都要去酆都见驾,有小道消息传了出来,它打算先发制人。在它们还没有动手之前,先一步下手了结它们……”
  
  “现在地府和妖山都元气大伤,再闹下去就算把妖山拖垮,地府的日子也不好过。”归不归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地府垮了,人世间的日子也不会好过……但愿你们阎君没发疯,想要和妖山同归于尽吧。”
  
  这个时候,后宅的方向传来了百无求破锣嗓子一样的声音:“这是丁三郎它们拿来的吗?
  
  一共有十二道令牌啊,怎么只有这么一块?剩下的十一块令牌呢?持令牌者如妖王亲临?你们是在哪里找到的……”
  
  话音未落,百无求黑大个子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三位阴司的面前。它也顾不得正在行礼的三位阴司,当下继续说道:“是不是找到另外一个老子的下落了?说,它在哪里?老子要去给百僵和孙猴子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