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十二章 拜师无果

第二十二章 拜师无果

  “是不是很奇怪为什么我自己会从淤泥里出来?
  
  那是因为这场戏太无聊了……”朱允文轻轻的笑了一声之后,抬手对着‘吴勉’轻轻挥了一下。一阵强风从皇太孙的位置吹了过来,假吴勉不由自主的被风吹的向后退了几步,他再次想要催动的五行遁法被这位皇太孙破掉。
  
  有些失魂落魄的假吴勉也顾不得身后的几个人、妖了,他盯着已经走出池塘的朱允文说道:“你不是替身,这也不是幻术……为什么你会有这样的术法?你是修士……”
  
  “原本这个秘密我不想被旁人知道,不过你是将死之人了。死人还是可以保守秘密的。”朱允文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你猜猜为什么我亲自走一趟,便能将几百年不问世事的几位仙长请下山?实不相瞒,归不归老仙长近年来数十次下山就是因为我……”
  
  “原来你是他的弟子……”没等朱允文说完,假吴勉看着真吴勉几个人向着自己越走越近。此时是他最后的逃走机会,当下他不在和朱允文纠缠,突然张嘴喷出来了一口鲜血。这口血喷出来的同时,他人已经向着喷散在半空中的鲜血扑了过去。等到假吴勉的身体沾染到鲜血的一刹那,他整个人突然凭空消失。
  
  假吴勉消失之后,已经走到他面前四五丈远的皇太孙突然瘫软在地。看着假吴勉刚刚所在的位置,他开始不停的哆嗦起来。
  
  这时,吴勉、归不归带着两只妖物也到了他的面前。老家伙看着站都站不起来的皇太孙,笑眯咪得说道:“不错……刚才就算是老人家我是那个人,也会上当的。殿下这戏演的我老人家都想叫个好……”
  
  “下次您可以换个人,别用允文冒险了。”皇太孙苦笑了一声之后,转头看了一眼白发男人。冲着他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不过您几位怎么猜到这个人是为了我来的?”
  
  之前在朽烂的蒙古包里面发现三具尸骨的时候,吴勉已经用了传音之法暗地里将自己的计划告知了皇太孙。他和归不归已经发现在这织染局当中还有另外一个时有时无的气息,这里除了咒法之外应该还藏着个人。
  
  这个人藏在这里是看守咒法,他原本就是要对着全城的军民人等下手的,现在看到皇太孙就在这里,一定会心动想要至他于死地。当下白发男人将自己的计划告知了朱允文,要演一场戏给这个人一个错觉。这位皇太孙也是术法高深的修士,这样一来,就算吴勉、归不归不在身边,一般的修士也不敢轻易对付这位皇太孙。
  
  吴勉、归不归为了演这场戏还故意示弱,对一个可以轻易破解掉的咒法装作不知道如何下手。让隐藏在暗处的假吴勉认为这几个人、妖都名不副实,这样他才敢在吴勉、归不归进去寻找阴法的时候催动禁阵囚禁了他们两个。
  
  随后两只妖物进去寻找吴勉、归不归,也被这个人如法炮制。只是吴勉、归不归的名头实在太大,这人就算囚禁了他们几个,也不敢惹怒他们下杀手。他的目标还是皇太孙朱允文,只要神不知鬼不觉的让他消失,自己回去之后便有大大的封赏。
  
  于是,朱允文便按着吴勉的计划,冒险跟着假吴勉一路来到了池塘。此时,归不归一路隐藏自己的身形跟随在假吴勉的身边。在朱允文陷入游泥的同时,他已经先一步藏在了淤泥当中。后来朱允文再次现身一切都是归不归的手段,然后老家伙又和吴勉他们汇合,谁看到都以为是朱允文凭着自己的手段从池塘里面逃生的。
  
  吴勉看了朱允文一眼,说道:“难道他是为了我来的吗?”
  
  看着朱允文被白发男人怼的有些尴尬,归不归笑眯眯的过来打了圆场,他笑眯眯的对着吴勉说道:“刚才那个人施展的可是血遁,这是问天楼的招牌。
  
  多少年没有见到了,想不到今天还能看到姬牢的徒子徒孙……”
  
  “老家伙,老子就不明白了,让那小子走是什么意思?”这时候,百无求凑了过来,瞪着眼睛继续说道:“刚才你和你叔叔抓住那小子不费事吧?
  
  只要抓住了他,你们想问什么老子都有办法问出来。他是谁派来的,想要干什么老子打得他一五一十都能说出来。”
  
  “那他背后的那个人也能知道,让他逃回去好过现在就抓住他。而且你还指望一个看守咒法的喽啰真知道什么要紧的事情吗? ”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他不是广孝的人,应该还有另外—路人……现在我们什么都不知道,还是先保住皇太孙殿下的好……”
  
  “那么咒法呢?你们找到阴阵了吗?”百无求还是不死心,当下继续问道:“你们可别阴沟里翻了船,人你们放走了,阴法再找不到。等到金陵城大乱的时候,一半的死人都要记在老家伙你的头上。”
  
  “阴法而已,那有什么难……”归不归刚刚想要卖弄一下,话到嘴边的时候突然改了主意,当下嘿嘿一笑,冲着吴勉说道:“老人家我也想不到阴法在哪里,你来看他能藏在什么地方?”
  
  “老家伙你在考我吗?”吴勉用眼白看着归不归,继续说道:“女尸里面的胎骨不就是阴法吗?
  
  阴阳相套的把戏连路边杂耍的都会,你在我面前卖弄这个?这几天金陵天不好,打雷的时候別出门……”
  
  见到吴勉两句话便说破了阴法的所在,归不归讪笑了一下,说道:“老人家我怎么没有想到?老了,不重用了……殿下,织染局这点把戏都演完了,剩下还有里面的冤魂,老人家我有解决的办法。刚才惊吓到殿下了,你会去休息一下压压惊……”
  
  “老仙长,允文还有一个不情之请。既然对头以为我是您老人家的弟子,那么我们索性将错就错。您就收下允文做弟子……”说话的时候,朱允文突然跪在了归不归的面前,当着吴勉和两只妖物的面,就要对老家伙行拜师大礼。
  
  没有想到朱允文一个头磕下去,抬头的时候才发现原本站在自己身前的归不归已经消失不见。随后他身后响起来老家伙那苍老的声音:“殿下不要玩笑,老人家我与你没有师徒之缘。你日后还有良师,可不能因为我这个老家伙,就乱了你们师徒之间的缘分……”
  
  看到归不归执意不收自己,朱允文无奈之下只能站了起来。老家伙又劝了他几句之后,这才将这位有些失望的皇太孙送出了这座凶宅。
  
  看着朱允文在一众侍卫的簇拥之下,上了马车向着皇宫方向行进。小任参转头看着归不归说道:“老不死的,这次你和吴勉有点不对头啊。对这个皇太孙子也有点太上心了吧?还为他特意演了场戏,我们人参怎么就看不出来他哪里可人疼了?”
  
  “看对眼了,人参你不觉得这位皇太孙像谁吗?”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活得久了虽然老朋友一个一个都走了,不过还是有机会能看到他们投胎转世……虽然都不是当年的人了,不过看着他们都变成了另外一副面孔。也是有趣的很。”
  
  这两句说完,百无求也来了精神:“老家伙,你说说看,这个皇太孙子是你那个狐朋狗友转世投的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