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十九章 白银与白骨

第十九章 白银与白骨

  “殿下真是太客气了,给了这么大的一个宅子,还要搭上这么多的东西。”归不归笑眯眯的客气了—句,看着进进出出的侍卫脸色煞白的样子,老家伙嘿嘿一笑,对着这些人说道:“再凶的恶鬼也要避三光,你们把心放进肚子里。这样的大太阳,阎君都不敢出来。”
  
  这些侍卫们不知道面前这个老成不像样子的老头子是谁?如果不是皇太孙殿下陪着,他们已经过去呵斥了。当下都当这个老家伙在胡说八道,没人把他的话当回事。只想着快点干完手里的活,早点从这凶宅里面出来。
  
  归不归对着侍卫们说话的时候,吴勉看了一眼朱允文摆放在宅院外面的椅子。说道:“既然已经到了,殿下就陪着我们进去看看。这么有名的地方,你也没有来过吧?”
  
  听到吴勉要带自己进去,朱允文也有些心虚。
  
  西织染局的大名他从小便听太监、宫女们说起来过,当初连他父亲太子朱标都用这里吓唬过朱允文:“在淘气,我今晚便命人把你扔进织染局里。里面恶鬼专吃不听话的小孩子……”
  
  虽然明知道有吴勉、归不归他们在身边不会有什么事情,不过这位皇太孙还是心慌了起来。看着吴勉、归不归和两只妖物已经走了进去,无奈之下,朱允文只能硬着头皮跟在了他们的身后。好在跟着他的太监机灵,看出来皇太孙有了怯意。当下叫过来几十名侍卫守在朱允文的身边来给他壮胆……从织染局的大门走进去,里面是一个荒废已久的院子,看样子应该是当年晒染布的所在。这里的蒿草长年累月的没有人打理已经长成了一人多高,密密麻麻的立在院子里,当中藏个把人根本发现不了。此时有两三名侍卫正在卖力的拔着蒿草,只是里面院子的面积太大,这几个侍卫还需要很久才能把蒿草都收拾出来。
  
  看着侍卫汗流浃背的样子,小任叁突然动了卖弄本事的念头。小家伙对着几个侍卫说道:“你们这么干什么时候能把这些蒿子杆都收拾干净?你们几个都出来,我们人参给你们点把火……不就是这点蒿子杆吗。”
  
  两个侍卫听到了小家伙的话,却不敢轻易停手。当下都看着跟在后面进来的朱允文,看到了这位皇太孙点头示意之后,这才从蒿草堆里走了出来。
  
  就在这几个侍卫走出来的同时,小任叁对着面前的蒿草堆吹了口气。随后便看到了蒿草堆竟然着起了大火,这火势烧的古怪,只是眨眼的功夫大火已经蔓延到了整个蒿草堆当中。别看大火熊熊燃烧了起来,堆放在旁边的木箱却丝毫不受大火的影响。
  
  这火势来的快去的也快,片刻之后大火便自己熄灭,留下来满地的草木灰。等到这几个看傻了眼的侍卫反应过来之后,去收拾灰烬的时候,才发现这蒿草竟然连根烧起。他们原本还在头疼草根无法清除,现在这样扫干净便是。
  
  这些年守在山谷当中,没有其他的事情,小任叁想起来当年程晈金临走之前说的话。不想再拖吴勉、归不归的后腿,便缠着他们俩学习方士的术法。这二人心疼它,当下认认真真的教授了这个小家伙不少的术法。小任叁虽然是妖物,修炼术法却有常人少有的天赋,它天资聪慧加上没有其他的事情牵绊,术法一日千里。这二、三百年过去,它的术法也算有了极大的成就。虽然还远不是广孝、广仁这样人物的对手,但是对火山这样的方士,还是可以过几招的。
  
  看着小任叁卖弄术法,吴勉微微的皱了皱眉头,对着它说道:“我教授你术法,就是让你来这里除草的?麻烦你下次这么显摆的时候,提前撇清和我的关系。”
  
  “怎么算是卖弄术法呢?我们人参明明就是帮他们干点活……”当世的人、妖当中,最不把吴勉当回事的也就是这个小家伙了。小任叁咯咯一笑,指着被大火烧干净的地面,说道:“我们人参看他们干活太麻烦,不就是除草吗?还用那么气喘吁吁……咦?那边亮晶晶的是什么?”
  
  小任叁说话的时候,突然看到被大火烧尽的地面上在阳光的照射之下闪过了一道光芒。这时,刚才拔草的侍卫已经走了过去,在地面上挖出来一锭五十两的银元宝来。
  
  “这地下埋着银子……”侍卫急忙将自己挖出来的银元宝送到了朱允文的手上,皇太孙当着吴勉、归不归的面查看了元宝,在底部发现了上面盖着当年金陵富商沈万三的印戳。
  
  沈万三自己私铸的银锭都加上了特殊的手段,显得格外的光亮。当时市面上都管这种银锭叫做沈银,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刚才也不会发出那么显眼的光芒。
  
  “这是当年沈万三银库里丢失的银子。”将银元宝递给了归不归之后,朱允文对着侍卫们说道:“你们再看看,下面是不是还埋着银子?”
  
  有了这位皇太孙的口谕,当下侍卫们继续在院子里翻找,不久在半尺左右的地下找到了成堆的白银。刚才那锭银元宝是侍卫们拔蒿草时带出来不少泥土,加上这锭银元宝埋的就浅,这才露了一角被小任叁发现。
  
  “原来鲍锡安偷了十万白银,埋在了这里。”
  
  皇太孙正要吩咐侍卫将白银装车运到皇宫,突然眼珠一转改了口 : “几位仙长,今日起这织染局宅院就是你们的。里面的一草一木都是几位的,这十万两白银自然也是几位仙长的。来人,把这些银子清理出来之后,送到后院的库房让仙长们使用。”
  
  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殿下这么说,好像老人家我又吃又拿的,有点不好意思啊……你们替老人家我清点一下,十万两黄金,五十两一锭一共是两千锭,也不知道我老人家算的对不对……”
  
  这时候,百无求有些看不下去了。他瞪着眼睛对归不归说道:“老家伙,你还在乎这点银子?咱们家金子都齐墙落,都快满一屋子了,你还惦记这十万银子?”
  
  归不归看了二愣子一眼之后,继续说道:“傻小子你懂什么?老人家我走了之后,这不都是你的吗……皇太孙殿下,咱们继续往前走,姓鲍的买下这里不会就是为了藏这点银子的……”
  
  岔开了话题之后,朱允文留下自己的侍卫总管看守侍卫们挖掘白银。他跟着归不归继续往里面走了进去,这里还是当年蒙古人的建筑。原本走过了一进的院子之后,里面还搭了一个巨大的蒙古包。
  
  只是年深日久,那蒙古包早已经破烂的认不出来了。
  
  此时,几个侍卫正在整理蒙古包的残骸。就在吴勉、归不归几个带着朱允文路过的时候其中一名侍卫突然跳了起来,指着自己刚才站在的地面说道:“下面有尸骨……”
  
  原本吴勉、归不归他们已经走了过去,听到了侍卫的话之后,一行人又走了回来。看到皇太孙走过来之后,刚才大喊的侍卫急忙过来行礼,随后说道:“殿下,卑职在此地下发现了尸骨……殿下是千金贵体,不要沾染到了尸气。
  
  “我没有你说的那么娇贵”朱允文回答了一声的同时,已经看到了地面上露出来的森森白骨。这白骨本来藏在朽烂的蒙古包下面,它几乎没有用泥土掩盖,所以才被人一眼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