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十五章 灭口

第十五章 灭口

  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老人家我倒是听泗水号的几个小娃娃说起来过,不过姓鲍的已经走了。我老人家想着这里有泗水号的人看着,应该出不了什么纰漏。想不到走了的人还能回来。”
  
  吴勉面无表情的看了归不归一眼之后,说道:“再有这样的事,不能留下活口……”
  
  老家伙笑眯眯的点了点头,回答道:“不会再有再一次了……”
  
  这二人的对话吓了邵家母女俩一跳,两个人心里都是一个念头:自己家的老祖宗认识的都是什么朋友?话说的这么硬,皇帝都未必敢这么说话。
  
  这时候,归不归继续说道:“好在姓鲍的也没有什么本事,从刚才冲体的程度来看,他也不过是找了条小杂鱼而已。这样的手段别说广仁、广孝他们,就连火山的徒子徒孙都比不上。说实话,你对付这样的小人传出去也是个笑话。”
  
  吴勉看着归不归,用他特有的语调说道:“那我要看看谁能笑出来了……”
  
  归不归抿着嘴笑了一下,不在和吴勉争执。老家伙向身边服侍的下人要来了纸笔,写了一张方子给邵南华调养身体。方子写好之后交给了邵清淼,归不归对着这位邵府的当家人说道:“按着这方子抓药,早晚各一次。用不了几天南华姑娘的身体便能调养过来了,不过还有几件事情你要记住,南华姑娘毕竟是被魂魄冲了体的。这几天她的中宫不稳,府中的下人有家里死人的,去过坟场和刑场的都不可以接近南华姑娘。”
  
  邵清淼接过了药方之后,急忙命人去抓药。随后按着归不归所说,又将服侍邵南华的人查了一遍,将老家伙说的哪几种人都剔了出来。
  
  看着自己的这后代忙完之后,吴勉再次开口说道:“那个姓鲍的现在住哪里?我去把这件事彻底了断。”
  
  邵清淼说道:“他这次带回来不少钱,将当年卖出去的祖宅又买了回来。现在他就住在城南清泉大街的甲字三号,那一趟大街上只有一户人家摆着石狮子。他就住在里面。”
  
  吴勉当年居住在金陵几十年,听了邵清淼的话,便知道她所说的地址在什么地方。当下白发男人站起身来就要往门外走,归不归见到之后微微的皱了皱眉头,在后面追赶着说道:“这样的事情,你让人参和傻小子去就好了。你今时今日的身份,不适合再找这样人的麻烦。”
  
  “我什么时候在乎别人怎么看了? ”吴勉回头看了归不归一眼,随后继续说道:“我在乎的是什么的,你不知道?”
  
  “老家伙,你叔叔在乎的是别人不能骑在他脖子上拉屎。你这么看老子干什么?话糙理不糙……”这时候,百无求也跟了上来,它扯着嗓子对着吴勉说道:“小爷叔,老家伙说的也没错。杀人灭口的活让老子来,你在旁边看热闹就好。”
  
  当下,小任叁也跟着一起走了出去。原本这个小家伙就喜好和美女在一起,不过见到了邵家的几位女眷它就想起来当年的赵文君来。小家伙越想越难受,它强忍着在自己哭出来之前,跟着吴勉、归不归从邵府走了出来。
  
  邵燕和邵清淼母女俩还想送到门外,只是她们俩走了还没有几步,白发男人他们已经从邵府走了出去。当下这母女俩四目相对,邵清淼对着自己的母亲说道:“我们这位先祖交的都是什么朋友……”
  
  出了邵府之后,吴勉、归不归上了马车向着城南的清泉大街行驶了过去。不过他们刚刚走了一半的时候,便看到城南的位置冒出来滚滚的浓烟。随后听到有百姓呼救的声音从那边传了过来:“失火了……快点救火啊……”
  
  继续往前行进,到了清泉大街的时候,看到这里已经挤满了看热闹的百姓。就见一座门口摆放着两尊石狮子的宅院着起了凶凶的大火,此时火势已经不受控制,大有向四周人家蔓延的趋势。
  
  “看来我们晚来了一步……”看到了大火之后,归不归难得的皱了皱眉头,随后继续说道:“有人捷足先登想要灭口……你等等老人家我……”老家伙说话的时候,吴勉已经向着还在呼呼着火的宅院里面走了过去。在一阵百姓们的惊呼当中,白发男人已经进到了火海当中。随后,归不归和两只妖物跟在后面走进了着火的宅院当中。
  
  这点火势自然不能把他们怎么样,进到了火场当中之后,吴勉和归不归在里面转了一圈,终于在里面的一间厢房当中发现了一个男人的尸体。男人刚死没有多久,不过火势就是从它身上起来的,此时这死尸已经烧的面目全非。当下他们几个就在火海当中检查了一番死尸……这死尸的致命伤是在心口,被人一剑刺穿了心脏。因为魂魄惧火的缘故,就算是归不归也不能在火场当中招魂。当下在吴勉的授意之下,百无求拖着这具死尸走出了火场。
  
  吴勉、归不归继续在火海里面查找了一番,在还没有烧着的厨房里面,找到了一捆油纸包裹着法器。这些法器手工粗糙,平时他们连看都懒得看,现在却当作宝贝一样收了起来,随后这才走出了火海。
  
  此时,火场外面已经聚集了成百上千个百姓。
  
  吴勉、归不归将尸首带出了城外,先是由归不归施法招来乌云盖住了阳光。随后才开始施展招魂之法,不过老家伙忙活了一番之后,却不见把死尸的魂魄引来。
  
  “有人已经先一步把魂魄拘走了。”归不归忙活了半天之后,回头对着吴勉继续说道:“老人家我用了六种术法也没有引来魂魄,看起来这死鬼的魂魄不是散掉,就是已经去了地府了。晚上我老人家把丁三郎它们叫出来,让它们帮着在下面找找这个魂魄的下落。”
  
  看到归不归招不到魂魄,吴勉便将那一捆油纸包着的法器取了出来。刚刚在火海当中没有细看,此时想从法器当中查出那鲍锡安是用什么样的术法害得人。不过见多识广的归不归看到了法器之后,也开始挠头。
  
  这法器都是近年来新出的货色,虽然依稀还是能看出来当年方士的套路。不过老家伙多年没有接触到新晋冒出来的修道门派,实在说不出来这法器是出自何门何派……“这也算是法器吗?当年老人家我还是方士的时候,这样的法器只能算事破烂。”归不归摇了摇头之后,继续说道:“看这个我老人家可看不出来姓鲍的手段……要不我们去找几家新晋的修道门派,说不定还能打听出来……”
  
  吴勉原本是想借着这个引子索性把事情闹大,让天下的修士都不敢去打邵家的主意。现在听说归不归竟然也看不出来鲍锡安的门派,加上那个姓鲍的先一步被人灭了口,这件事情似乎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
  
  “既然查不到,那就不要查了。”吴勉再放了—把火,瞬间将自己带出来的焦尸烧成了灰烬。随后对着归不归说道:“他人已经死了,那我也不担心这人再去难为邵家的孤儿寡母了。总算也有了一个交代……”
  
  说话的时候,白发男人已经上了马车,看着正准备跟上来的归不归,继续说道:“老家伙,你猜猜这件事和广孝和尚有没有关系?”
  
  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回答道:“那个和尚还没有那么大的胆子,敢冒险留在这里杀人灭口,那就不是他姚广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