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十四章 作恶

第十四章 作恶

  现在邵府当中的三个邵姓的女人分别是邵燕,邵清淼和最小的邵南华,十六年前,邵燕为自己邵清淼的女儿招婿,在金陵城引起来不小的轰动。
  
  邵家在金陵城也算得上是一大户人家了,原本能和邵家结亲也算是一件美事。
  
  不过邵家有个奇怪的规矩却让门当户对的人家不愿和她们家结亲,邵家按着老袓宗传下来的规矩只收上门女婿,而且这一家的女人不知道得了什么病症,生的孩子也只生女儿。
  
  最让人还有点接受不了的是生下女儿还要跟着她们家姓邵,这样虽然她们家代代的女人都生的貌美如花,也很难在门当户对的人家里找到合适的如意郎君。而且她们家上门女婿还有个赫人的巧合,几百年就没有一个长寿的。基本上生下孩子之后没有两年便亡故了,故而这一大家子基本上都是女人,少有进来个姑爷也待不了多久。
  
  不过邵燕为邵清淼选夫君还是在金陵城引起来不小的轰动,邵家的女子人人都是美人,而到了待嫁年纪的邵清淼更是出落的楚楚动人。当初她十四岁的时候,陪着自己的母亲邵燕去庙里进香。曾经因为她的美貌引起来不小的轰动,当时见过她的人都在称颂清淼姑娘是位不世出的大美人。
  
  两年之后,邵家为清淼姑娘选夫的消息一传出来,上门的媒婆还是挤破了邵家的门槛。虽然人人都知道邵家姑娘择夫的苛刻,不过清淼姑娘实在太漂亮。不就是入赘邵家吗?在哪过日子不是过?剩下来孩子姓邵?那也无所谓,反正生下来的基本上都是女孩。小丫头不跟自己的姓也无所谓,再过几年老子娶个妾,妾不是你们邵家人,生的孩子总是要随老子吧?至于邵家女婿早死的传闻,那都是迷信……老子命硬怕过谁?
  
  短短一个月,上门提亲的竟然有一百多人。当下邵燕夫人也有些头疼,又怕自己看走了眼,招来一个不好的上门女婿。
  
  最后邵夫人把所有人的八字和画像都摆在了自己女儿的面前,让她自己从里面挑一个。
  
  最后清淼姑娘在当中千挑万选的选了一位叫做鲍金安的秀才,这位鲍公子的袓上曾经做过一任蒙古人的知府。后来受不了蒙古上司的无礼,这才辞官归隐的。三年之前鲍金安的父亲亡故,只留下来他和弟弟鲍锡安二人靠着袓业过活。
  
  这次鲍金安前来提亲,还是受了自己弟弟的撺掇。如果他做了上门女婿的话,那鲍家的家业便都归了他所有。而且邵家家大业大的,一旦自己有什么事情,哥哥还能接济接济。
  
  邵清淼选了鲍金安之后,邵燕便选了良辰吉日为他们二人完婚。第二年邵南华便出生,邵家一家人其乐融融。
  
  不过鲍金安的好日子也在这个时候到头了,就在邵南华出生的年末,他突然得了一场大病。虽然邵燕、邵清淼母女俩想尽了办法还是没有留住他,年二十九的晚上,鲍金安病死。
  
  邵家也绐足了这个上门女婿的面子,大大的办了一场白事,当时在金陵城也算是轰动的。白事过后,邵燕、邵清淼母女俩便一心一意的将刚刚出生的邵南华养大。
  
  靠着忙活这个小婴孩,来缓解对鲍金安的思念。
  
  没有想到的是,转过年来邵清淼的小叔子鲍锡安突然找上了门。他话里话外的意思竟然想和自己嫂子成亲,一个劲的暗示自己的嫂子肥水不流外人田。没有几句话,邵清淼的脸上便盖不住了。她借口要去照看小南华,吩咐女管家送客。
  
  鲍锡安见到自己的目地没有达到,当下对着邵燕、邵清淼母女二人破口大骂。
  
  要不是家中的女仆多将他轰了出去,鲍锡安能对着二人动手。
  
  被赶出邵家的鲍锡安直接去了衙门,一纸诉状告邵家母女俩害死了他大哥鲍金安。为了这事,当时衙门里还真过了一堂。
  
  不过衙门里的老爷实在看不出来邵家母女俩害死鲍金安是为了什么?伦家产,邵家在金陵城也有一号。泗水号那么大的买卖逢年过节的就往人家送钱,鲍家那点家产还都在老二鲍锡安的手里。鲍金安就算死了,邵家的母女倆也动不了鲍家的心思。
  
  而且鲍金安还是个上门女婿,真有什么事情自己说走就走,几个女人能把他怎么样?
  
  这一堂下来,泗水号暗地里给衙门送了不少的钱财。最后案子审下来,官老爷打了鲍锡安一个诬告。打了他二十个嘴巴小惩大戒,这件事便告一段落了。
  
  这件事当时在金陵也闹出不小的东西,自己孤儿寡母的过了一次堂,邵燕、邵清淼母女俩在大庭广众之下拋头露面,羞愧的二人回府之后大病了一场。最后还是泗水号给她们孤儿寡母的出了口气,泗水号的管事找了几个打手,将鲍锡安揍了一顿。打得他三天没有下床,等到鲍锡安养好伤之后,又是一个夜黑风高之夜,将他打了一个半死。
  
  这样五六次下来,鲍锡安以为这是邵家娘俩找来的人逼着自己离开金陵。当下对天诅咒发誓了一番,事后回来一定不放过姓邵的这一大家子。然后他变卖了家产,悄无声息的离开了金陵城。这一走就是十四年……去年过年之前,邵家门口便来了几架马车,成箱成箱的搬下来礼物送到了邵家。原本接受礼物这件事对邵家并不罕见,泗水号只要是个节日就来送钱送礼,还有个不知道姓名的人也经常来送金子。
  
  当下邵家的母女俩并没有当回事,收下了礼物,等着过几天送礼的人上门。这些礼物都没有拆箱,直接送到了库房保存。
  
  等到年二十九,邵清淼带着邵南华去给亡夫鲍金安上坟的时候。看到有人正在鲍金安的坟前痛哭,这么多年除了邵家的人之外,这还是第一次遇到外人来给鲍金安扫墓。
  
  到了近前,邵清淼才看清来上坟的人竟然是自己十几年不见的小叔子鲍锡安。
  
  当下邵清淼有些尴尬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见到了自己的嫂子之后,鲍锡安马上跪在了邵清淼的面前。一边痛哭流涕的向着嫂子道歉,说当初他是昏了头才作出那么没人伦的事情。然后当着邵清淼母女的面,一个劲的扇自己嘴巴。他对自己也下的了手,只打得他嘴角流血,脸庞肿起来老高。
  
  邵清淼哪里见过这个,当时被吓呆了。最后还是跟着她前来的下人将鲍锡安劝住,邵清淼看到他真心悔过,便带着自己的小叔子回了家。
  
  见到了邵燕之后,鲍锡安再次照葫芦画瓢跪在地上,求邵老夫人原谅。邵家的女人心软,当下将他劝了起来。说当年的事情早已经忘了,看在死了十几年鲍金安的份上,也不能不认这个小叔子。
  
  说了几句之后,邵家的母女俩才知道前几天的那些礼物正是鲍锡安所送。当下都以为这小叔子已经浪子回头,现在看起来他这次回来,就是为了报当年的仇。
  
  除了这个鲍锡安之外,邵家人再没有什么仇家。他回来这么久一直隐忍着没有动手,现在风平浪静了,终于要对自己的亲侄女下手了。三天之前,邵南华就这么闹了一次,找来大夫看过说是疯病。这次是她第二次发狂,幸好遇到了吴勉、归不归他们几个人。
  
  听了邵家母女的诉说之后,吴勉看了身边的归不归一眼,说道:“这件事你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