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十三章 冲体

第十三章 冲体

  此时,邵府当中已经乱成了一锅粥。十几个年纪各异的女人在里面手忙脚乱的四处乱窜,见到了一个白发男人走了进来,一个年长好像管家一样的女人大声呵斥道:“你是什么人?不知道这里男人莫入吗?再不走我就要报官了。”
  
  吴勉根本不理会这女人,径自向着里面内宅的方向走了过去。高如柏、焦大郎两名管家看守马车,归不归和两只妖物跟在了白发男人的身后,继续向着内宅的位置走了过去。
  
  这时,内宅的方向传来了一阵女人的惨叫之声。吴勉皱了皱眉头,加快了脚步继续向着里面走了过去。
  
  见到了这四个人非但不听劝阻,反而大踏步地向着内宅走去。刚才呵斥吴勉的女人大叫了一声:“你们不能进去!棋儿,赶这些登徒浪子走……”
  
  这句话还没有说完,从内宅当中一阵风一样的冲出来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她手里握着一根黑铁大棒,见到了走在最前面的吴勉之后,二话不说,两脚一用力跳起来举着手里的大棒对着白发男人的头顶砸了下去。
  
  眼看着这一棒就要打在吴勉脑门的时候,后面的归不归对着少女吹了口气。已经跳在半空中的少女突然被一股怪风吹的飞了出去,此时,吴勉已经跨进了内宅的院子,就见一个披头散发的年轻女人一边嚎叫着,一边在厮打着身边的下人。
  
  这女人嘴里发出来野兽一样的叫声,周围想要抓住她的女佣们身上不同程度的都被抓伤。两个伤得严重的女佣已经被搀扶了下去,几个膀大腰圆的妇人已经赶了过来,她们的手里拿着棍棒,想要趁着女人不注意,将她勾倒制服。
  
  远处的凉亭当中,两个年纪稍长的妇人正在焦虑的看着那个还在撕吼的年轻女子。两个妇人衣着华丽,看着应该就是邵府的两位主人。其中一个年纪大的妇人嘴里不停的念经,另外一个年轻一点的满脸哀怨,不停的说道:“好端端的怎么就这样了……这可怎么好……怎么就生了这样的疯病……”
  
  这时,看到了有几个男人从外面走了进来,两个妇人有些诧异的相互看了一眼。随后年轻一点的妇人对着跟着吴勉、归不归身后的管家模样的老女人说道:“梅姨,我不是让你去请大夫吗?这几位就是大夫?”
  
  管家急忙回答道:“少夫人……这几个不知道哪里来的的登徒浪子,我已经派人报官了,您和老夫人不要怕。衙差马上就到……你们几个还不走,等着官差来抓吗?”
  
  吴勉还是不理会这些女人,他的身子一晃,已经来到了正在发狂的年轻女人身边。只是面对面的和她对视了一眼之后,原本还在大吼大叫,拼命抓扯身边人的女人突然安静了下来。她先是直愣愣的看了吴勉一眼,随后又转头看了看身边的众女佣,喃喃的自言自语道:“这是怎么了?我又犯病了吗……”
  
  看到女子不在发狂,周围的人这才松了口气。
  
  躲在凉亭的两个妇人当下擦着眼泪走了过来,那个刚才一直在念佛的老妇人一把将年轻女人搂在了怀里,一边流着眼泪,一边说道:“没事就好……南华,刚才你吓死婆婆了……你是不知道刚才的样子,你差一点就把刘嫂的眼睛抠出来……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这时,另外一个妇人走到了吴勉的面前,对着这个白发男人行礼之后,说道:“多谢大夫了,还不知道大夫怎么称呼?你救了南华,我们邵家一定重重酬谢。梅姨,这几位就是大夫,你一惊一乍的报什么官?官差来了你把他们打发走,可不能慢待了这几位大夫……”
  
  能把自己的女儿救回来,妇人便认准了面前这几个相貌古怪的人就是大夫。他们可能是在附近路过的大夫,听到自己刚刚大喊大叫,这才闯进来救人。不过这位白头发的大夫手段也太高明了,只是看了一眼便将自己的女儿救了回来。
  
  吴勉看了妇人一眼,说道:“你女儿得的不是病,是被鬼魂冲了体。最近家里得罪了什么人没有……”这几句话虽然比他平时的语气缓和了不少,不过在外人听起来还是冒着寒气的那一种语调。
  
  白发男人的话,吓了妇人一跳。原本自己女儿得了疯病就够让人糟心的了,现在还被魂魄冲了体,她一个女人家怎么经得起这个,当下刚刚恢复了一点的脸色再次变得苍白了起来。
  
  这时候,后面的归不归嘿嘿一笑走了过来。他笑眯眯冲着妇人说道:“夫人莫怕,我们几个都是世外的修士。小姐虽然被冲了体,可是她体内的魂魄已经魂飞魄散了。再不会好像刚才那样发狂了,不过这样的事情必有因果,妇人你好好想想,最近得罪了谁没有?小姐冲体是被人暗算的……”
  
  “鲍锡安!南华也是你的侄女……你竟然下得了手……”说完之后,这妇人便捂着脸呜呜痛哭了起来。一边的老妇人叹了口气,走过来抱着自己的女儿说道:“冤孽……他这样的奸恶,早晚会有报应的……这样,我们惹不起还躲得起。他不就是要钱吗?我们将这祖宅卖了。再去其他的地方生活,这天大地大的,姓鲍的想找到我们也不是那么容易……”
  
  听这老夫人说要把租宅卖了,去其他地方过活。吴勉的脸色便难看了起来,他看着面前的两个妇人说道:“这祖宅是你们先祖留下来给你们栖身的,现在家徒四壁需要靠变卖祖宅过活吗?”
  
  这里是他和赵文君二人生活最久的地方,现在听到老妇人要变卖这里,他的脾气上来,已经顾不得面前的几个女人都是他的后代,张开便教训了起来。
  
  几个女人都愣了起来,是否变卖祖产是她们自己的事情,和这个外人有什么关系?这时候,归不归再次替吴勉打了圆场:“我这朋友的话没说清楚,实不相瞒,老人家我是你们先祖的朋友。这次前来金陵,也是为了过来看看你们几个故人的子孙。想不到遇到了这样的事情,不过既然遇到了那就不能不管。说说这个鲍锡安是怎么回事?不替你们了结这件事情,我老人家怎么好意思去见那位故友?”
  
  几个女人从小到大都是听先祖的神话故事长大的,不过毕竟传了将近三百年,这个神话故事也走了调。里面的白发男人虽然还是神仙,不过也变成了一个十五六岁的翩翩公子。他修仙得道之后走了凡心,遇到了王府家的小姐。于是二人谱写出来了一段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
  
  至于归不归和两只妖物的事情,可能是吴勉某一代子孙觉得自己先祖的爱情故事多了三个男‘人’不是那么回事,竟然直接将他们删掉,再向后代诉说这段神话故事的时候,已经没有他们三个了。要不然的话,他们四个一进府便被人认出来底细了。
  
  先祖本来就是活神仙,他的朋友也错不了。这里乱七八糟的不是说话的地方,当下老妇人将他们请到了厅堂当中,奉上了茶点之后,唉声叹气的对着面前的四个‘人’讲述家里的一段往事……”
  
  刚才被鬼魂冲体的正是吴勉这一代最小的子孙邵南华,而下手去害她的却是南华小姐的亲叔叔鲍锡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