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十章 告别

第十章 告别

  看着坐在吴勉身边的高个子男人,归不归嘿嘿笑了一声,说道:“这么多年不见了,老人家我还以为你已经烟消云散了。想不到还能在这里再见到你,这一身皮囊是新换的吧?难怪老人家我认不出你来。”
  
  “不是我说,昨晩刚刚夺的舍,原本打算找个地方躲几天,等到适应了这个皮囊再出来的。不过听说了你们下山了,这就赶紧过来看看。”高痩男人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我这也算是够朋友了吧?”
  
  “老家伙,这个王八蛋谁啊?老子看着他眼熟,怎么就是想不起来在那里见过了?”百无求看了一眼笑呵呵的高瘦男人之后,继续说道:“越看他越眼熟……”
  
  “他不就是张松吗?”归不归冲着高个男人做了个鬼脸之后,继续说道:“他刚刚夺舍换了皮囊,老人家我刚才也差点打了眼。”
  
  “张松……”百无求愣了一下之后,再看高个子男人时,果然他的言谈举止依稀有当年张松的影子。当下它冲着男人继续说道:“怎么就你自己在这里?跟着你的那俩龙种呢?”
  
  “它们俩还在大术士的身边”张松笑呵呵的看了二愣子一眼之后,继续说道:“夺舍不是小事,我可不敢让那俩龙种跟在我的身边。龙种毕竟也是畜类,夺舍的时候一个不小心,我这副皮囊毁了不说,魂魄也要变成孤魂野鬼了。”
  
  这时候,归不归笑眯眯的对着张松说道:“你来找我们,不会就是为了来显摆这一身的新皮囊吧?”
  
  “还有一点小事……”张松说到这里的时候,表情突然变得古怪了起来。看到酒肆里面的客人都被小伙计的叫声吓走之后,这才继续说道:“这件事情我想你们还是应该知道一下的……大术士已经收了广孝为徒了,现在他老人家是和尚的靠山。不是我说,没什么事情的话,你们还是不要惹他……”
  
  “难怪广孝最近这么出风头,原来是找到了靠山。”归不归对张松的话并不在意,老家伙嘿嘿一笑之后,看了一眼自己身后的小任叁,随后笑眯眯的对着张松继续说道:“你猜猜看,弟子和儿子哪个更重要一点?”
  
  “儿子也好、弟子也罢,都不是亲生的……”张松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别小看广孝,这个死贼秃这几年反了性,开始爱出风头了。这可不是当年那个什么事情都藏在最后的广孝了,老家伙,这次你听我一句,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
  
  “广孝不是当年的童戚振,对他老人家我还是有些手段的。”归不归笑眯眯的看了张松一眼,随后继续说道:“不说这个人了,张胖子你既然到了,那就不能轻易的放你走。你我两个脑袋瓜,他一个广孝应付不来的……”
  
  看着归不归要留下自己一起对付广孝和尚,张松笑呵呵的摇了摇头。说道:“晩了……老家伙,大术士给我安排了投胎转世的机会,再过几天我就要转世了。难得转世之前还能再见见老朋友,也算是了我一个心愿……”
  
  “你要转世? ”归不归愣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等一下……老人家我没有记错的话,当年你被关在阵法当中。还是大术士把你救出来的,我老人家记得那个时候你的魂魄被锁住,已经不能投胎转世了……是老人家我记错了吗?”
  
  “这么多年了,大术土一直在给我找转世的法子。一百多年前他从徐福大方师那里找到了这个办法……”说到这里的时候,张松收敛了脸上的笑容。有些落寞的叹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为了我这个过气的弟子,大术士还拉下来脸来亲自去了一趟大方师那里。要他还了这个人情……唉,他那么要脸面的人……”
  
  “要脸面的人天天泡在娼馆里面不出来……”听到了张松在感慨,后面的百无求忍不住低声说了一句。还好小任叁反应的快,直接窜到了二愣子的脖子上,一把捂住了它的嘴巴,才没有让后面更难听的话说出来。
  
  张松眼看就是要转世的人了,也不想再和百无求做口舌之争。当下只当作自己没有听见他在说什么,继续对着归不归说道:“我转世之后,大术士有个什么到不到的。你们几位看在我的面子上,让他一步……”
  
  “如果让了一步,他再走第二步呢?”这时候,一直默不作声的吴勉突然来了一句。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转世之后你便不是张松了,那我为什么还要看你的面子?”
  
  “那就看我任叁兄弟的面子。”张松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不管怎么说,任叁兄弟还是管大术士叫爸爸的。不是我说,看在他们父子的情分上,再让个二三四……五六七八步的。”
  
  吴勉看了张松一眼,随后用他特有的语调说道:“儿子也好、弟子也罢,都不是亲生的。这句话还没凉透,你这就不认帐了?”
  
  “刚才我说这个做什么……”张松轻轻的给了自己一个小嘴巴,随后继续说道:“咱们实话实说,你们和大术士没有解不开的仇。什么都是那个死賊秃做的好事,要不这样,咱们先想办法轮回了他。
  
  到时候你们把黑锅扣在我的头上,反正我都是要去转世的人了。大术士也不会和我一般见识。”
  
  听到张松献计要了结广孝,百无求立马来了精神:“这个行……张胖子,老子现在就去弄死那个死贼秀。到时候屎盆子扣在你的头上,你可要认账……”
  
  “傻小子,你觉得你和张松动心眼,是他的对手吗?”这时候,归不归一把拦住了百无求,随后继续说道:“老人家我和你打个赌,你这边弄死了广孝,张松那边就去投胎了。到时候转世之后他没有了今生的记忆,你这屎盆子只能扣在你爸爸我的头上了……”
  
  就在这个时候,酒肆外面响起来一阵嘈杂的声音。随后就见十几个衙差冲了进来,对着酒肆里面剩下的这一桌人说道:“谁死了?有人报官说这里死人了!
  
  伙计呢?刘掌柜呢?”
  
  这时,站在朱允文身边的杨军皱了皱眉头。隨后他走到了这群衙差的身边。掏出来自己锦衣卫总旗的腰牌比划了一下,低声说道:“锦衣卫办事,无关之人散了……今日之事日后锦衣卫自有公论,不关你们的事。”
  
  虽然杨军只是一个小小的七品总旗,不过锦衣卫这个金字招牌太赫人了。得知面前这个病病殃殃的年轻人是锦衣卫,吓得这几个衙差话都说不出来。而且这位总旗大人站在酒桌旁边连个位子都没有,坐着的那几个人还不一定是什么身份。当下,几个衡差做了个罗圈揖之后,屁滚尿流的逃出了酒肆。
  
  看着这几个衙差逃走的样子,张松呵呵一笑,対着吴勉、归不归岔开了刚才的话题:“说点正经的,今天这事也不是广孝的主意。这是他下面的弟子自作主张,广孝那个机灵鬼还不至于现在就挑起来这么大的事端……他现在是用人的时候,什么人都收……”
  
  说话的时候,张松站了起来,慢悠悠的向着酒肆门口走去。边走边说道:“该说的不该说的我都说了,任叁兄弟,日后你爸爸和他们有什么误会。你可记得一定要说开了……不是我说,大术士一直拿你当作亲生的,你可别胳膊肘往外拐……原本得知张松要去轮回,自己的老朋友越来越少。归不归还有些伤感,现在听了他的话,老家伙忍不住说道:“它的胳膊肘里面是我们几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