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八章 效忠

第八章 效忠

  “出去看看……”吴勉喃喃的自言自语的一句,当初他的夫人离世之后,白发男人便想过留在这里永不出谷。原本以为世间再没有什么可以牵绊他的事情,现在看起来流落在金陵的血脉还是要让白发男人操心不少。
  
  不过犹豫了半晌之后,吴勉还是摇了摇头,对着归不归说道:“还是再辛苦老家伙你一趟吧,你去和广孝说,别打我血脉的主意。什么后果他是知道的。”
  
  归不归也想趁机让吴勉出去走动一下,听了白发男人的话,老家伙嘿嘿一笑,说道:“你让老人家我去和广孝说这个?你又不是不知道广孝是什么人,你不给他吃点苦头,那和尚会把你的话当回事吗?就算他答应了我老人家,还是会想到变通的法子。这次你听老人家我的,我们再去金陵一趟,吓唬吓唬这个和尚,给他—点记性也好……”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有意无意的看了朱允文一眼。这位皇太孙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当下也跟着一起说道:“广孝和尚连皇帝都不放在眼里,如果吴勉先生不亲自走一趟的话,恐怕他还会对邵家小姐有些企图。邵家的女眷们一直一脉单传,一旦被这和尚挑唆着出了家,恐怕邵家一脉从此就要断了。”
  
  这时候,小任叁的小脑袋从吴勉的脚下露了出来。它冲着白发男人咯咯—笑,说道:“我们人参也想你和妞儿的孩子们了,就当陪我们人参出去一趟。教训了广孝那个贼和尚,再看看你的孩子们,咱们就回来,不在外面耽搁。”
  
  被归不归和小任叁一顿劝说,吴勉终于被说动。白发男人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罢了,这次我听你们的,出去一趟给广孝个警告也好。老家伙,你准备一下,我们明天就走……”
  
  听到吴勉终于松了口,归不归嘿嘿一笑,对着门外的高如柏说道:“如柏啊,你去准备一下,咱们明天一早就出门。泗水号的马车应该就在下面,一会你辛苦一趟,把马车归置好,留着我们路上使用。”
  
  高如柏答应了一声之后,开始准备明天出发的事宜。
  
  朱允文这时也跟着松了口气,不管怎么样,先把这几位活神仙请回京再说。当下他看到归不归开始对吴勉和小任叁诉说之前他只身一人去往京城,见到有关邵家的一些趣事。老家伙说的话有关吴勉和邵家的秘闻,皇太孙留在这里偷听不大合适。当下他起身告辞,回到了自己刚才所在的石屋休息,准备明天出发回到京城。
  
  回到石屋之后,才发现那位杨总旗已经被安置在了这里。此时他已经醒了过来,见到皇太孙回来,急忙挣扎着想要起来向皇太孙殿下行礼。
  
  “你还是老老实实的躺着吧,今天你我主仆就要在这里过夜,明天一早我们跟着几位仙长一起回京。”按住了杨总旗之后,朱允文叹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想不到我们几十个人出京,回去的只有你我二人……”
  
  “他们为殿下尽忠,死得其所。”杨总旗躺在床上,看着面前的朱允文继续说道:“殿下这次请了几位仙长回去,恶僧姚广孝便不能在威胁陛下和殿下。如果这次能将他一并除去……”
  
  “那几位仙长只是说进京,可没说要替陛下解决姚广孝。”和杨总旗有了死里逃生的关系,朱允文也不把他当作外人。
  
  当下直接了当的继续说道:“不过只要几位仙长跟着我一起回到京城,便是表明了态度。广孝的胆子再大,也不敢继续操控陛下的安危……”
  
  说到这里的时候,朱允文看了杨总旗一眼。随后转了话题继续说道:“我记得没错的话,你叫做杨军是吧?是锦衣卫的总旗?”
  
  “是,属下是锦衣卫北府的七品总旗杨军,承蒙殿下还记得我……”说话的时候,杨军再次挣扎着起来要对这位皇太孙行礼。却被朱允文再次按回到了床上……“你不在是总旗了,从现在开始你是锦衣卫的千户。”朱允文看着杨军,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回去之后,我会把你调到身边,你我有了同生共死的交情,我自然不会亏待你的……”
  
  在锦衣卫的官职当中,总旗之上还有试百户、百户和副千户三个官职,之后才是正五品的千户之职。只是想要从总旗升到千户,杨军凭着自己的实力,怎么样也要在熬个十年。今天皇太孙一句话,便让他少了十年的煎熬。
  
  看着杨军激动的样子,朱允文微微一笑,随后继续说道:“世间之人,谁都以为我这个皇太孙的日子最逍遥。不过又有谁知道我身边连个说上话的近人都没有,这次如果不是我向陛下请命出京,还是只能面对着那些太监、宫女。哪有认识你们锦衣卫的机会……杨千户,你说我能信任你吗?”
  
  杨军还在自己连升四级的喜悦当中,冷不防听到了皇太孙的最后一句话。他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咬着牙挣扎爬了起来。
  
  这次朱允文没有拦他,看着这个男人跪在面前,对着自己说道:“臣杨军起誓,今生今世效忠皇太孙殿下。如果殿下需要,杨军肝脑涂地在所不辞……”
  
  听着杨军发完了誓之后,朱允文点了点头,说道:“既然你发誓效忠于我,那我便将身家性命交到你的手上。杨军,今天你我相连在一根绳子之上,我若死没等皇太孙说完,杨军已经接口说道:“那必定是臣已经死在了殿下的前面,臣是殿下身前的一道屏障,想要对殿下不利,先要了结臣的性名。”
  
  朱允文轻轻的笑了一声,说道:“别说的我好像随时有什么危险似的,不说这些不相干的了。杨军,你先休息,我们等到明早还要赶路……”
  
  当天晚上,高如柏将两个人的饭食送到了石屋当中。还特意向皇太孙解释归不归原本要摆下酒宴宴请他,只是第二天就要远行,所有人都在准备明天的行程。现在只能简单的凑合一口,还请皇太孙殿下不要怪罪。
  
  能将这些人请到京城已经算是意外之喜,朱允文哪里还会在意这些。当下客气了几句之后,他亲自照料杨军吃了晚饭。
  
  随后主仆二人在石屋当中凑合着休息了一晩。
  
  等到第二天天光微微亮的时候,还是高如柏将他们俩叫了起来。说道:“殿下,我家几位主人已经准备齐全,现在就要下山了。请殿下准备一下,稍候我们一起下山……”
  
  朱允文想不到一大清早就要下山,好在他没有什么要携带的东西。只是杨军重伤未愈,不知道要如何安置他。就在皇太孙向高管家询问如何安置杨军的时候,黑大个子百无求走了进来。当下他一手一个,一个肩膀扛着一个人,好像上山那样扛着朱允文和杨军一起向着山下跑了下去。
  
  朱允文在一阵风驰电掣当中,终于回到了山脚下。此时,昨天那些死尸已经消失不见,想来应该是高如柏昨夜将他们都掩埋了起来……这时,昨天泗水号留在山脚下的马车上,已经坐下了归不归、吴勉和那只人参娃娃,就连那个老头子焦大郞也被安排在了另外一架马车上。真不知道这样的一个老人是怎么下山的看到了百无求带着朱允文下来,归不归招了招手,说道:“殿下来得正好,我们这就出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