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七章 游说

第七章 游说

  朱允文跟着百无求进了一间石屋之后,二愣子对着他说道:“皇太孙子,一会有个白头发的小白脸进来问你话。到时候你记住了,咬死了就说邵家的女娃娃被人欺负了。怎么惨就怎么说,那个小白脸最护犊子了。听说他们家的孩子被人欺负了,当场就能杀过去……别说是老子教给你的……”
  
  朱允文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多谢百仙长提点,允文也听说过京城邵家是吴勉先生的血脉。这么多年了,几位就没有回去看看吗?”
  
  “这个老子不瞒你,我们几个在这里也有二百多年了。那个小白脸自打进来之后就再也没有出去过。”百无求大大咧咧的坐在了石头椅子上,抓了抓头皮之后,继续对着朱允文说道:“刚才和你说话的老家伙倒是时不时的出去浪几天,回来就去小白脸那里说私房话。别看他二百多年没有出去了,外面的事情瞒不住……”
  
  百无求的话还没有说完,石屋门外传来了有人说话的声音:“殿下您也在这里?吴勉先生让我来请客人过去。您是一起过去呢?还是跟我到山下把泗水号运来的东西搬进来?”
  
  “你说的这不是废话吗? ”百无求听到了外面那个人的声音之后,立马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随后走到了门前,开门对着门外一个满头白发的矮个子男人继续说道:“那个小白脸这两天看老子不痛快,老子干嘛还要把热脸去贴他的冷屁股?老子先下山等你……”
  
  说话的时候,百无求当着朱允文的面施展了遁术,这位皇太孙眼睁睁看着黑大个子在自己面前消失。这时,门外的白发矮个子男人冲着皇太孙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客人,我家主人在等候您,请随我来……”
  
  说完之后,矮个子男人转身向着远处的最大的一间石屋走了过去。朱允文当下急忙跟在他的身后,路上皇太孙试探着向他打听了一下那位传说当中的吴勉大修士近况。不过这位管家模样打扮的矮个子男人嘴巴好像上了锁一样,一个字都没有回答。
  
  走到了那间最大的石屋门前,矮个男人轻轻的扣了扣门环。随后轻声说道:“先生,客人已经请来了。是现在进去,还是在这里稍候?”
  
  “进来吧……”石屋里面传来了一个懒洋洋的声音,矮个男人推开了房门自己却不进去。对着朱允文做出来一个‘请’的手势之后,看着这位皇太孙进了石屋。他立即将房门关上,随后对着石屋里面的人说道:“我就在门外,先生如果要我做什么尽管吩咐。”
  
  此时朱允文看到石屋当中的一张椅子上面,坐着一个满头白发,相貌却只有二十来岁的年轻男人。白发男人手里把玩着一个小小的玉石人像,屋子里的光线不好,看不清石像上面的相貌。看到了朱允文进来之后,男人用一种独有带着刻薄的语气说道:“听那个老家伙说你是来找我的?他没把话说清楚,金陵邵家怎么了?”
  
  白发男人说话的时候,朱允文已经看到他身边的桌子上摆放着刚刚自己亲手交给归不归的卷轴。
  
  看来这人已经知道自己是来做什么的,只是似乎相对皇帝拜托的事情,他更关心京城邵家孤儿寡母的事情。
  
  朱允文微微一笑之后,对着白发男人施礼,随后开口说道:“说起来也不算什么坏事,只不过是高僧姚……广孝看邵家的女儿邵南华慧根深厚,想要收南华姑娘为入室弟子。先生您也知道广孝和尚是个出家人,他的弟子也都是出家的化外之人。允文觉得邵家好好的一个姑娘,这就要出家为尼未免有些可惜了……”
  
  “广孝要收邵家的女子为徒……”白发男人吴勉冷笑了一声,随后继续说道:“之前的帐还没有算清楚,他还敢来找我的麻烦?真以为这些年老人们都不出来,他就为尊了?”
  
  见到自己两句话便起了作用,当下朱允文马上继续加了把柴火:“广孝和尚还不止为难邵家姑娘,这些年来他还妄图操控国运……”
  
  “国运管我什么事? ”白发男人翻起来眼皮看了皇太孙一眼,随后继续说道:“我问你邵家的事情,你说什么国运?国运怎么比得上邵家那几个丫头……”
  
  朱允文愣了一下,他没有想到白发男人竟然完全不在乎姚广孝控制皇帝的安危,继而操控国运这样的大事。反而对邵家几个孤儿寡母如此关心,就说邵家是他的血脉,可是这也有些太不顾大局了。
  
  这时,朱允文才明白过来刚才百无求对自己说那几句话的意思。之前他看到有关吴勉、归不归的信息有误,当年誊写他们生平的人对这几个人、妖有些误会,将他们写成了神话故事当中,那些得道神仙的脾气、秉性。加上刚才看到的归不归也是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朱允文心里一直当吴勉和归不归是一种人,现在看起来是自己想多了。
  
  好在这位皇太孙也是绝顶聪明之人,当下他马上转了回来。微微一笑之后,朱允文再次说道:“那就说说和国运无关的事情,广孝和尚这些年广收门徒。他什么样的弟子都收,当中有杀人的凶犯,还有寻花问柳的恶徒和采花的淫贼。当中有不少好人家的姑娘,就是被这和尚的几句花言巧语哄骗做了弟子。结果成天和那些乌烟瘴气的师兄混在一起,唉……听说他那寺庙里时常就能听到婴孩的啼哭声,可怜这些孩子连自己的生身父亲是谁都不知道……”
  
  朱允文一边说话,一边偷眼去看白发男人脸上的表情。果然,当自己说到孩子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的时候,这男人的眉头皱得好像个疙瘩一样。
  
  如果朱允文一开始就把屎盆子扣在广孝和尚头上的话,吴勉八成是不信的。说到广孝,说他施展阴谋诡计,挑拨离间是有的。不过这和尚平时也算是正派,怎么也不会去做那么乌七八糟的事情。但是这些年来,这和尚为了方便行事,也确实收下了不少层次不齐的弟子。只是不像朱允文说的这样严重罢了。
  
  白发男人正是吴勉,刚才归不归亲自将当今皇帝亲手写的卷轴送了过来。还说明了来送书信之人的身份正是当朝的皇储,老家伙不咸不淡的说了几句广孝和金陵邵家的事情。只是他说的不清不楚,吴勉这才将朱允文带过来亲自询问。
  
  眼前这个半大小子生长在帝王之家,又是当今的皇储,这样的人不会编造事情来诬陷一个和尚。
  
  当下朱允文说的话,加上事关自己的血脉,吴勉关心则乱。当下对这位皇太孙的话信了六七成……看着吴勉的样子,朱允文轻轻的叹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不过先生也不要担心,说到底广孝和尚还没有真正收邵家小姐为徒。兴许邵家小姐与佛无缘,不肯拜在他的门下为徒呢?”
  
  “如果真拜在广孝的门下,那就晚了……”这时候,石屋大门被人从外面打开。随后刚才朱允文见到的归不归从外面走了进来,冲着吴勉嘿嘿一笑之后,老家伙继续对着白发男人说道:“广孝收南华那孩子为徒,目标却是你我。不能让这和尚为所欲为,你在这里够久了,也该出去看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