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六章 请求

第六章 请求

  听完了朱允文的诉说之后,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广孝还是耐不住寂寞,都活了两千年的人了,还是那么想不开……”
  
  老家伙说话的时候,石屋大门被人从外面推开,走进来一个满头白发,脸上堆满了皱纹的老人。这人颤颤巍巍的走到了归不归的面前,咳嗽了几声之后,说道:“老爷……我睡过头了,不知道来了客人。这就去准备茶点,请您老人家稍等。”
  
  “大郞啊,你也是快三百岁的人了,没事就床上躺着去。你出来还不一定谁伺候谁呢。”归不归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有什么事情老人家我会吩咐如柏的,你好好休息就好,说不定还能多活几年。”
  
  老人正是当年跟随了吴勉、归不归,做了他们管家的焦大郞。这些年靠着归不归炼制的丹药,他竟然也活了将近三百岁。焦大郞当年的败家外甥也被他熬死了,虽然活得年纪长久,不过也是一个行将就木之人了。
  
  听了归不归的话,焦大郎苦笑了一声,说道:“这些年都是老爷您几位在照顾我……老了,不中用了。”
  
  说话的时候,焦大郎看了一边的皇太孙一眼。他犹豫了一下之后,继续对着归不归说道:“原本有客人在,这些话不应该说的,不过我怕再不说就来不及了……说不定今晚我就睡过去了,老爷……”
  
  看着焦大郎吞吞吐吐的样子,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原本后天是你的生辰,老人家我打算给你点意外之喜的。不过你既然这么执着,那我老人家现在就把药丸给你……”
  
  说话的时候,老家伙从怀里摸出来一枚裹着蜡皮的丹药。将它送到了焦大郎的手中之后,说道:“长生不老药给你了,不过老人家我还是要交代你几句。大郎啊,你这身子骨并不适合这药力。服药之后你有九成的机会直接离世的,你要想明白……长生不老药对你就是毒药……”
  
  “多谢老爷提醒,我得到这药丸也未必一定吃它。”焦大郎的手紧紧攥着那颗长生不老药,他的脸上兴奋地涨红了起来。看着归不归继续说道:“您老人家还不知道我吗?看着高如柏长生不老了眼馋,就算不能变成您这样的人,留着丹药也是个念想。焦大郎我给神仙做管家,东家没有亏待我……”
  
  说完之后,兴奋的焦大郎给石屋里面的几个人、妖行礼,随后颤颤巍巍的向着屋外走去。
  
  看着他走出了石屋之后,归不归笑眯眯的对着朱允文说道:“让皇太孙殿下见笑了,这是跟随了我们两百多年的一个老家人。一百多年前便开始琢磨起来那颗丹药,看着他没有几天了,老人家我今天就随了他的心愿。”
  
  朱允文微微一笑,说道:“能在几位仙长的身边服侍,也是他几世修来的福气了。不过归老先生,我们还是谈回正题的好。陛下的书信您已经看到了,现在允文的行踪已经暴露。姚广孝随时都会对陛下不利,还是请您和吴勉先生早早和我前往京城的好。”
  
  “和你回到京城?”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皇太孙殿下误会了,老人家我可是从来都没有答应你要回去除掉广孝和尚的。实不相瞒,我老人家和广孝多少还有些香火情。他又没有惹到我们,老人家我怎么好意思去找他的麻烦?”
  
  朱允文好像提前已经知道归不归的回答一样,他没有丝毫的意外。冲着归不归轻轻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姚广孝的确没有惹到老仙长您,不过他多多少少对吴勉仙长有些不恭敬了。这和尚在南京城广收门徒,还看中了城东一位叫做邵南华的姑娘,执意要收她为自己的弟子……”
  
  “谁?邵南华……”听到了这里,归不归脸上的表情变得古怪了起来。好像听到了一件有意思的事情一样,小眼睛顿时瞪了起来。顿了一下之后,老家伙继续说道:“老人家我有几年没去金陵邵家了,想不到广孝敢打她们家的主意。这次的事情有点大了……”
  
  “是啊,姚广孝和尚做的确实有些过分。”朱允文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允文也查过这位邵姑娘的底细,她这一脉家族旧居南京(金陵),十几辈一脉相承都是女人。如果姚广孝收了她做弟子,将邵姑娘点化出家的话,她这一脉的香火到这里也就断了。”
  
  “皇太孙殿下真是有备而来,连吴勉的底细都查的一清二楚,还查到了金陵邵家。”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不过这件事不是老人家我能做主了,殿下你在这里休息一下。我们这里的大主意都是吴勉做主,他说要去金陵找广孝和尚麻烦的话,陆地上便没人能阻止了他。”
  
  “那就有劳归老先生转告了。”朱允文说到这里的时候顿了一下,随后继续对着归不归说道:“不过是否能请老仙长去京城看一下,姚广孝这恶僧已经知道我在您这里,允文担心他会对陛下不利。”
  
  “这个殿下放心好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老人家我认识广孝和尚不是一天两天了,他现在不会对陛下不利的。广孝明知道殿下你在老人家我这里做客,再敢对付陛下的话,那老人家我一定会去找他的不痛快……”
  
  听了归不归的话,朱允文虽然心里挂念自己的祖父,不过也只能听归不归的,暂时在这里休息一下。但愿这恶僧不会趁机对自己的皇祖父不利……当下,归不归让百无求将朱允文带到了其他的石屋休息。他们俩刚刚离开,小任叁便从老家伙的脚下钻了出来。小家伙咯咯一笑,对着归不归说道:“老不死的,我们人参看这个小哥还算老实。要不你和吴勉张张嘴,咱们正好出去走走。这些年老不死的你到处乱跑到处收弟子,就是苦了吴勉,他一直憋在这里,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出去走走,也到金陵邵家去看看,看看他的子孙现在都是什么样子了。”
  
  归不归笑了一声,随后对着小任叁说道:“人参,出不出去的先不去说它。这次你可是打了眼,这位皇太孙不简单,也不怎么老实……”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从怀里又摸出来一颗长生不老的药丸。在手里把玩着继续说道:“刚才老人家我说了给大郎的那是长生不老的药丸,不过这位皇太孙殿下却好像没有听到一样。连问都不问一句。事关长生不老,他都不动心。这样的人能有几个……”
  
  说到这里,老家伙顿了一下,随后再次说道:“他原本就是皇储,这江山社稷早晚都是他的。天下君王人人都是怕死的,可是这位皇太孙却好像什么都看破了一样……”
  
  小任叁眨巴眨巴眼睛之后,回答道:“哪有什么?当年老不死的你那干儿子程咬金不是也看破了吗?江山社稷都不要,才活了几百岁就活膩了。哭着喊着要死去,这不都一样吗?”
  
  “程咬金是活的久了,看穿了世间百态。可是这位皇太孙就不一样了,他才活了多久?”归不归笑眯眯的看了一眼刚才朱允文所在的位置,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不恋权……那广孝做的或许没错,这孩子不适合掌管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