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章 恶僧(一)

第四章 恶僧(一)

  “是,广孝和尚便是陛下信中所提到的姚广孝。”朱允文说了一句之后,看了一眼被百无求放在地上的杨总旗。犹豫了一下,随后对着归不归继续说道:“归老仙长,您老人家还是先救人。有关这姚广孝的事情不是一两句话能说明白的,您先救人,允文慢慢向您老人家道来……”
  
  此时的杨总旗已经气若游丝,脸色苍白的好像白纸一样。归不归笑眯眯的点了点头,让百无求将他抱到了一间石屋当中。老家伙当着这位皇太孙的面,掏出来一颗丹药捏碎,随后和水将丹药末化开,然后把药水灌进了杨总旗的嘴里。
  
  内服之后,归不归亲手将杨总旗的衣服撕掉,用干净白布沾上他特制的药水,随后开始擦拭他身上的伤口。也不知道这药水使用什么天才地宝调配的,原本还痛苦万分的杨总旗脸上痛苦的神情慢慢消退。等到老家伙擦拭完毕的时候,他竟然已经沉沉的睡了过去。
  
  看到杨总旗的伤口开始以肉眼所见的速度愈合之后,归不归笑眯眯的转头对着朱允文说道:“这人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那么皇太孙殿下,现在是不是可以说说这位姚广孝和尚的事情了?”
  
  “原本允文便要向您说的”朱允文微笑着点了点头之后,继续说道:“说起来此人也是和陛下有几分渊源的,早年陛下还没有起事之前,曾经在皇觉寺出家为僧。当时这姚广孝便是寺中的主持方丈……”
  
  当时年逢大灾,原名朱重八的朱元璋家人大半饿死。无奈之下他只能去皇觉寺出家为僧,希望可以混一顿饱饭吃。皇觉寺的主持大和尚便是这位姚广孝……当初蒙古人进犯中原,广孝和尚便改了名字,随了自己俗家的姓氏叫做姚广孝。这也算彻底和之前方士的生涯划清了界限,改了姓名的姚广孝一直隐居在皇觉寺当中。蒙古人久闻他一代高僧的名号,曾派来汉人官吏几次来请,想要请这位传说当中的高僧到京城大都讲经说法,不过都被这位当年的广孝和尚婉言谢绝。蒙古人请了几次未果之后,想过动粗抓这位高僧回去。结果进了寺庙的官兵便再也没有出去……后来姚广孝的凶名传了出去,蒙古人也不再敢轻易的打他的主意……朱元璋进了皇觉寺之后,并没有和其他人一样拜在姚广孝的门下为徒。按着当时主持和尚的话说,朱元璋日后是接管天下之人,普天之下没有人能做他的师父。
  
  朱元璋被姚广孝安排做了一名给佛像填香油的小和尚,每天只要三次给佛像面前的长明灯填满香油,剩下的时间他便自行支配。朱元璋想做什么便做什么,庙中大小僧侣不得干涉。
  
  而每天姚广孝给弟子们讲解佛经也不许朱元璋旁听,每次讲完了佛经之后,这位传说当中的高僧便将朱元璋拉到自己的禅房当中,向他讲解历代王朝的开国皇帝是怎样一步一步走上帝王之路的。
  
  这样的故事总比枯燥的佛经有趣的多,朱元璋做了两年和尚,佛经没有背诵一步,有关历代帝王的丰功伟业他却了解的不少。一转眼两年过去,一天姚广孝将刚刚填完香油的朱元璋找了过去。告诉他两年的佛缘已满,朱元璋可以还俗了……刚刚吃了两年的饱饭,眼看着又要被赶出寺庙。朱元璋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过错,才会受到这样的惩罚。当下他跪在了姚广孝的面前,苦苦哀求这位高僧可以留下来自己。
  
  “傻孩子,这不是我故意刁难你。实在是你的佛缘已了,你的帝王之像已经显现,这个时候正是建功立业谋图江山社稷的大好时机。”说话的时候,姚广孝也对着朱元璋跪了下去……朱元璋虽然不信自己有什么帝王之相,只当这个和尚一直都在敷衍自己。这只不过是找个借口,想要将自己从皇觉寺中撵出去。见到自己苦苦哀求无果之后,朱元璋只能从皇觉寺当中出来……当时,蒙古人建立的元朝已经末路。
  
  天下各地到处都是反元的义军,朱元璋本着混饭吃的心思,投靠到了当时一股义军郭子兴的军中。没有想到他到了军中之后竟然如鱼得水,事事顺利。没过多久竟然成了义军的二号人物。
  
  不久之后,郭子兴病死,朱元璋变成了这股义军的领袖。当时几路义军开始明争暗斗,朱元璋带领义军左突右杀。几次身临险境的时候,都是这位姚广孝突然出现,替他想好了对策。结果朱元璋化险为夷,大败了当时最大的两股义军张士诚、陈友谅两支军队。直到这时,朱元璋才明白过来,原来当初姚广孝并非有意将自己从寺中赶走。
  
  打败了各路义军之后,朱元璋听取了姚广孝的计策。开始向元朝的蒙古人发动了总攻,几次大战之后,朱元璋终于将元人从中原赶回到了漠北,建立了大明朝廷,自己坐上了皇帝的宝座。
  
  登基之后,朱元璋原本想册封姚广孝为封圣禅师。想不到他也拒不受封,朱元璋知道这位高僧的脾气,当年蒙古人软硬兼施,都没有让他就范。既然这位高僧不看重名利,那也不要难为他……原本朱元璋以为姚广孝身为一代高僧,并不看中名利二字。没有想到的是,自打明朝建立之后,这位高僧便一直居住在京城,时常在皇帝的面前晃悠,时不时的向他提出一些要求。
  
  开始,朱元璋看在姚广孝当年辅佐自己登基的功劳上也不计较。但凡是这位高僧提出的要求,他总会想方设法的答应。
  
  不过姚广孝慢慢提出来的要求越来越过分,甚至还插手储君的废立……朱元璋登基之初,便指定自己的长子朱标为太子。想不到姚广孝几次三番向他进言朱标的身体羸弱,没有长寿之像。倒不如改立朱元璋的四子燕王朱棣为太子,原本姚广孝说太子没有长寿之像,朱元璋听着就不高兴。后来见到这和尚竟然仗着之前的微末功劳,胆敢插手自己立储的大事。这位皇帝陛下心里十分不悦,不过碍着昔日的情分,朱元璋也没有明说,只是暗示高僧要遵守出家人的本分,不可以插手皇家立储这样的大事。
  
  见到皇帝不悦,姚广孝便没有再说什么。过了几天之后,这件事好像没有发生一样,朱元璋和高僧都没有再提。姚广孝趁机向皇帝辞行,要去外地的寺庙讲经说法,朱元璋给了一大笔路费,又带领满朝文武亲自将姚广孝送出了京城……又过了半月有余,朱元璋突然偶感风寒大病了一场。当时宫中的太医想尽了所有的办法,都不能治好皇帝的病症。一个多月过去,朱元璋的病情非但没好,反而愈来越重,最后连床都下不了。
  
  这时,外出归来的姚广孝听说皇帝病了,急忙进宫求见。他只是守在皇帝身边背诵了一段经文之后,一个多月没有下床的朱元璋竟然可以下地自由行走。转眼之间大病消除……这次之后,朱元璋每次患病都要将姚广孝招进宫中,只要和尚念出一段经文,他的病症便自己愈合,不需要医生、药物的治疗。慢慢的,朱元璋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