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百八十章 纵横捭阖

第四百八十章 纵横捭阖

  “我的脾气真是越来越好了,竟然能让你这么和我说话……”吴勉用他特有的方式笑了一下之后,对着阎君继续说道:“亡了你的地府与我何干?不是谁都哭着闹着要做阎君的……”
  
  “你们还想狡辩是吗?我手下阴司已经査到了……”对着吴勉说完之后,阎君回头对着自己身后继续说道:“何章,你出来和他说!你都査到了什么,对我怎么说的就对他们怎么说。”
  
  “何章领命……”这时候,从阴兵堆里走出来一个矮小的阴司。对着阎君行礼之后,转身指着吴勉、归不归说道:“当初,金陵府尹秦子安在酒馆调戏吴家小姐之时,童戚振就在酒肆当中。当天晚上秦子安满门便死在了他的手下……后来大理寺卿前来查案,童戚振混在金陵府接待的官员当中。大理寺卿得罪了你们,当晚又死于童戚振之手。还有肃王的家眷……”
  
  “你左一个童戚振替我们杀人,右一个童戚振混在这里、那里的。你看见了童戚振为什么不向阎君稟告抓入,还要看着他杀人?你说不是他的同伙,有人会信吗?”
  
  “我说过是我亲眼看到的吗? ”这个叫做何章的阴司冷笑了一声,对着空气说道:“都出来了吧……告诉这个人是谁杀了你们的……”
  
  话音刚刚落下,它的身后便浮现出来几个鬼影。看这些鬼影死时的束装,其中有府尹衙门的衙役。还有那位大理寺正卿,还有一个正是跟着肃王家眷起来闹事的管家。
  
  这几个魂魄不是都被人带走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看到了这几个鬼影之后,吴勉马上明白了过来。自言自语的说道:“好计策啊,杀了这么多的人,其他的魂魄都带走了,单单留下这几个作证的。好,老人家我等着看你们能说什么。”
  
  这时候,那位跟着秦子安死在一起的役衙魂魄开口说道:“那天是我跟着秦府尹在酒肆遇到的吴家小姐,秦府尹言语之间轻薄了几句。当时我看着坐在吴家小姐隔壁座的一个男人别扭,想不到几天之后就是他去了府尹衙门,将秦子安连同我们几个不相干的都杀光。临走还带走了我们的魂魄,要不是我趁乱逃走,还不知道要被这个人带到什么地方去。”
  
  何章等到这个人说完之后,对着吴勉、归不归说道:“既然两位口口声声说和你们没有关系,那么就请吴家小姐出来对质一下……”
  
  “谁说我的孩子可以让你们这样欺负的?”吴勉冷冷一笑之后,继续说道:“思圆不见外客,有话我替她说……”
  
  何章之前没有接触过吴勉,以为对他的传说都是添油加醋的。这人既不是徐福大方师又不是席应真大术士,怎么可能有传说中那样的本事?现在仗着阎君的势,更加不将白发男人放在眼里。冷笑了一声之后,说道:“你家小姐见不见外客,这个由不得你吧……现在阎君陛下已经……”
  
  何章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看到吴勉对着自己抬起了手,随后虚抓了一把。这个动作做出来的同时,一股强大的吸力将它放吸到了吴勉的手中。等到阎君等鬼物反应过来的时候,何章阴司的脖子已经被白发男人抓住了。
  
  “今天我的心情好,再重复一遍思圆不见外客,有话我替她说。”说话的时候,吴勉又看了阎君一眼。顿了—下之后,白发男人继续说道:“一句话说两遍已经是极限了,第一句说给活人听,第二句说给死人。你们占了这个便宜,如果有谁想要烟消云散的话,我倒是可以再破例一下,再说第三遍的……”
  
  说完之后,吴勉将何章的身体提了起来,看着它说道:“第二遍你听清了吗?”
  
  “听清了……思圆不见外客,有话您替她说。”现在何章才明白过来之前听到有关吴勉的种种传说不一定都是杜撰的。
  
  起码在这个白发男人的面前,阎君根本没有反应的机会。他如果想用同样的手段对付阎君的话,估计结局也是和自己—样。
  
  听到何章服了软,吴勉这才将它扔了回去。这个时候,百无求和小任参从内宅走了出来。看到了眼前这架势之后,二愣子直接冲着阎君骂了过去:“阎王爷你这事情做的真是地道啊,当初我们几个怎么舍命把你从阴阳交汇之地救出来的?那个时候你差点就管老子叫爸爸了,现在怎么回去做了阎王,就开始想要回来整治我们这些老乡亲了?你这脸翻的是跟回春楼的老鸨子学的吧?”
  
  “傻小子,这里没你们俩的事。回去看着梅儿和思圆。”这个时候,归不归担心有人趁乱对着吴梅儿母女俩下手,急忙将两只妖物赶到了后院。百无求虽然愣,不过它身边还有一个小机灵鬼,小任参当下急忙拉着它到了后宅吴梅儿和邵思圆居住的地方。
  
  看着两只妖物离开之后,归不归又对着高如柏使了个眼色。高管家心领神会,当下也跟着百无求和小任叁一起去了后宅。
  
  高如柏走了之后,归不归冲着阎君嘿嘿一笑,说道:“陛下,老人家我多句嘴。除了刚才的何章阴司之外,还有谁说过童戚振就在我们这里的? 一个小小阴司的话,应该不至于让阎君你这样的兴师动众吧?”
  
  听了归不归的话,阎君微微犹豫了一下。随后对着归不归说道:“确实还有人提到童戚振和你们勾结在一起,你们几个人在明他在暗。之前童戚振在地府纵横捭阖的计策也是归不归你出的,徐福打算清洗地府,一个童戚振根本做不到。除非有你们暗中协助……”
  
  “能说出来这话的人不多,老人家我猜猜是谁,是广孝和尚吧? ”归不归自己说出来了答案之后,继续对着阎君说道:“这和尚以前吃过童戚振的亏,原本不会再和他走到一起的。不过在这个和尚的眼里,天下大事原本就是分分合合的……没有什么了不得。阎君陛下,老人家我说的没错吧……”
  
  阎君疑惑的看了归不归一眼,随后点头说道:“的确就是广孝说的,不过他说的是真是假暂且不论,替你们连杀三家满门的是童戚振无疑了。这个总是没错的吧?他为什么会替你们出头?你们不是不共生死的仇人吗?什么时候关系又怎么好了……”
  
  “老人家我明白了……”归不归没有回答阎君的话,却说出来另外一件事情:“那么说起来的话,之前阎君到山谷拜见我们几个之时,说的话也是广孝教的吧?这么多年了,他纵横捭阖的手段真是一点都没变……”
  
  “老家伙你说文君重塑魂魄的事情是假的……”这个时候,吴勉的眼角的肌肉开始没有规律的跳动了起来。顿了—下之后,那柄闪烁着秋水一样光芒的长剑出现在了吴勉的手上。白发男人深吸了口气之后,冲着阎君说道:“那你还记得我说的话吗?”
  
  这时候,阎君心里开始后悔自己冒然带着阴兵来找吴勉、归不归兴师问罪了。
  
  现在看起来是自己搬起来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这时候它也明白过来八成是中了童戚振和广孝挑拨离间之计了。
  
  看着吴勉随时随地都会对着自己下手,阎君急忙对着何章说道:“你夫人的魂魄已经重塑……何章!是你亲眼看到的。和吴勉先生说我都干了什么?”
  
  “我作证!陛下果真重塑了尊夫人的魂魄,我是亲眼所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