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百七十四章 别无选择

第四百七十四章 别无选择

  “我要吴勉先生从此之后不得进入地府……”阎君看了一眼白发男人之后,继续说道:“地府是好是坏都和你们无关,你在人世,便有尊夫人的久安。”
  
  “我在人世,文君会久安吗?”吴勉冷冷的笑了一声之后,走到了阎君的面前,几乎脸贴着脸对着这位地府之主继续说道,用我夫人的魂魄来要挟我……阎君,还是你留在这里,用文君的魂魄来交换吧。”
  
  “那就要看尊夫人的魂魄耐不耐得住人世了”阎君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尊夫人魂魄靠着地府的至阴之气才凝结不散,如果到了人世间或许直接便魂飞魄散了……到了那个时候就算是我再想将魂魄凝聚起来,也是无能为力了……”
  
  “那么我们又怎么知道文君的魂魄是真是假?”这个时候,归不归跟上来一步,站在一人一鬼的对面,继续说道:“阎君陛下,你也说了文君的魂魄现在不能言语,没有心智,不能行走。如果你随随便便在地府找一个魂魄,封住了它的口耳,打散了这魂魄的心智,断其手足。说它就是文君的魂魄,我们又能如何证明?”
  
  归不归刚刚见到阎君,听它说已经重塑了赵文君的魂魄时,老家伙心里以为是地府当中有他们人世间不知道的手段。现在听到了阎君的话,老家伙心里便开始怀疑这位地府之主话里的真假。
  
  “别说你们,就连我都证明不了。除了相信我之外,你们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走。”阎君转头看了归不归一眼,随后继续说道:“现在吴夫人的魂魄已经不是棺椁里面的模样,重塑魂魄原本就要损耗一些。
  
  现在吴夫人相貌被毁,几位就算面对面也认不出来她就是吴勉先生的夫人。你们几位只能相信那就是吴夫人的魂魄……”
  
  “相貌也被毁掉了”吴勉突然失声笑了一下,随后对着阎君说道:“这样的话,阎君你也敢说。真以为我们都是三岁的小孩子吗?”
  
  “如果各位不相信的话,我这就回去毁了它。”阎君也跟着笑了一声,顿了一下之后,它继续说道:“为了支撑魂魄不散,我还要花些力气的。不过既然吴勉先生你不相信,我也不用自讨苦吃了。今日就当我没有来过……”
  
  说话的时候,阎君转身向着门外走去。眼看着它就要走出门口的时候,吴勉眼角的肌肉没有规律的颤抖了两下。在阎君的脚迈出灵堂台阶的一刹那,白发男人突然开口说道:“好!我答应你……只要文君的魂魄在地府一日,我便不踏入地府一步!”
  
  听到了吴勉的话,阎君站在了原地。
  
  随后它回头看了白发男人一眼,微微一笑之后,说道:“吴勉先生,你不怀疑我了?”
  
  “你说的对,除了相信你之外,我的确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走……”吴勉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不过如果你真是在骗我的话,阎君,从此之后地府便永无太平之日。”
  
  听完吴勉这句话,阎君微微一笑并没有接话,它再次转身离开了灵堂。走出了灵堂的一瞬间,外面的雪吹了过来,阎君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这个时候它才发现自己里面的衣服已经被冷汗湿透,想起来刚才吴勉最后一句话,阎君便开始不安起来……看着阎君走出去之后,施展了术法回到了地府。归不归这才对着吴勉开口说道:“你真的相信那个魂魄就是文君吗?”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吴勉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看着棺椁里面自己夫人的尸体,说道:“就算是假的,只要不拆穿我便当她是真的……起码我还有一个希望,或许千百年之后,文君的魂魄还可以恢复回来……地府当中还有我的一个希望。”
  
  归不归原本打算自己亲自下地府去查看一番的,不过现在听了吴勉的话之后,老家伙便打消了这个念头。如果真拆穿地府里面的魂魄是假的,那白发男人连最后一个自欺欺人的希望都没有了……当下,归不归轻轻的叹了口气,带着两只妖物离开了灵堂。只留下吴勉自己一个人孤零零的陪伴着他夫人的遗骸……第二天一早,赵文君的遗体终于下葬。在坟头哭了一阵之后,他们这些人回到了石屋。虽然谁也没有胃口吃饭,不过焦大郎还是做了几碗素面,劝着吴梅儿和邵思圆母女俩吃了几口。
  
  看着自己女儿、孙女被冻得发青的脸蛋,吴勉开口说道:“这里不是你们俩居住的地方,现在文君已经入土为安了。差不多也该暂时搬出去了……”
  
  吴梅儿听到之后,马上放下了碗筷,对着自己的父亲说道:“我们都走了,我娘亲便孤孤零零的待在这里了……我要在这里陪着她,不能让她自己待在这里。”这几句话触动了吴梅儿自己的心肠,还没有说完她已经止不住的哭了起来。
  
  “你在这里陪你娘,思圆呢?她是你的女儿。她也不出去,不嫁人生子了?”吴勉看了自己的女儿一眼之后,继续说道:“文君生前最挂念的就是思圆了,她临走之时的遗憾就是没有亲眼看到她嫁人、生子……我们先出去,等到思圆嫁人之后,你再和我回来一起陪着文君。再也不走了……”
  
  “外祖母刚刚过世,我怎么有心思想这些不相干的?”邵思圆红着眼睛看了自己的外祖一眼,顿了一下之后,她继续说道,我也不打算嫁人了,就在这里守住你,守着我娘挺好的……”
  
  吴勉的性格不会劝人,这已经是耐着性子说了这么久。当下看了在一边默不作声的归不归一眼,说道:“老家伙,你来替我劝劝这个孩子……”
  
  文君刚走,白发男人便对自己恢复了老称呼。当下归不归苦笑了一声,对着思圆说道:“老人家我说一句,文君刚走,你外袓心里也是难过。我们陪着他出去走走散散心,也不说一定给你找个婆家。走走看看嘛,有好的咱们就留心一下。什么时候娃儿你想嫁人了,咱们出来找也不迟。
  
  再说了,你外袓和老人家我一样,都是百无禁忌的,也没有什么守孝之说。你嫁人不会有什么冲撞的……”
  
  赵文君走后,百无求和小任叁都大哭了一场,就连老家伙归不归趁着没人的时候还掉了两滴眼泪。只有吴勉一滴眼泪没落,不过谁都能看出来最悲伤的人却正是这个白头发的男人。
  
  现在归不归提出来带着吴勉出去散散心,邵思圆便没有什么好说的。看到这娘俩都没有什么意见之后,归不归吩咐焦大郎准备一下,一个月之后他们便要离开这里。
  
  焦大郎这些天也是冻得直打哆嗦,听到归不归说要暂时离开这个鬼地方。他自然是高兴不已,当下收拾了一些钱物和路上吴梅儿母女俩的替换衣服。一个月之后,他们这些人、妖去坟前拜祭了赵文君之后,便离开了山谷,临走之前,归不归重新摆下了阵法,防着不相干的人发现这里。
  
  说来也怪,别看山谷里面大雪皑皑。
  
  出了山谷之后天气便越来越好,等到他们下山之后,哪里还有一点下过雪的痕迹。
  
  在山谷的时候,他们便商量过去哪里好。
  
  想来想去还是打算先回金陵王府看看。当下,焦大郎施展了他三寸不烂之舌的本事,竟然在兵荒马乱的世道当中弄来了两架马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