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百七十一章 曲终

第四百七十一章 曲终

  酒宴一直到深夜才算结束,吴勉的面前出现了这样一幅画卷:归不归从金陵城带来的美酒暍光了一半。酩酊大醉的百无求抱着同样喝多了的小任叁在桌子下面呼呼大睡起来,高如柏蹲在远处默默的吐着,焦大郎在一边给他拍打着后背。清醒的只有归不归一个人,老家伙笑眯眯的看着面前的一片狼藉。好像再看什么有趣的笑话一样……吴梅儿和邵思圆母女俩很早便被吴勉叫回休息了,服侍酒局的下人们也被赵文君吩咐早早回去休息。难得刚刚苏醒的吴夫人竟然没有一点困倦的意思。还拉着吴勉诉说当年他们俩第一次见面时候的情形,这位曾经的长公主越说眼睛越亮。哪有一点点只剩下两天寿命的样子。
  
  好容易将肚子里面能吐的东西都吐了出来之后,高如柏晃晃悠悠的来到了归不归的面前。一向以沉稳著称的高管家竟然冲着老家伙傻笑了一声,说道:“老人家……该办好的东西都办好了……我在元寿堂定下了细丝的锦缎寿衣……还有一口金丝楠木的棺……”
  
  高如柏的话还没有说完,归不归在他的嘴巴上面点了一下。高管家的嘴巴自己闭上,将后面还没有说出来的话咽回到了肚子里。
  
  制住了高如柏的同时,归不归急忙回头向着吴勉、赵文君那边看去。看到了两个人的目光都在自己身上之后,老家伙嘿嘿一笑,说道:“老人家我昨天给自己算了一卦,卦象上说我老人家有血光之灾……”
  
  “归叔叔,你不用瞒着了,三天的寿命……我已经知道了。”赵文君好像在说别人身上发生的事情一样,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还能像现在这样陪伴吴郎三天,我已经很知足了。”
  
  归不归灌进赵文君嘴里的药丸效果奇佳,药末和着口水进入到了她喉咙的时候,虽然吴夫人还没有睁开眼睛。已经能清楚的听到二人的对话,只是她没有丝毫的显露,连归不归这只老狐狸都没有看出来破绽。
  
  听到了赵文君已经知道自己的寿命只剩下最后的两天半,归不归也沉默了起来。老家伙想要说几句话安慰一下赵文君的,不过嘴巴动了半天,还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看着归不归尴尬的样子,赵文君轻轻的笑了一声之后,在此说道:“能多出来三天,文君已经十分感激归叔叔了,原本十几年前我就应该走了的。现在托你们的福,我还多活了这么多年,心里已经感激不尽了……”
  
  说话的时候,赵文君端起来自己的酒杯,走到了归不归的身边。亲自给老家伙到了杯酒之后,举起来自己的酒杯说道:“文君这些年来,多蒙归叔叔的照顾。
  
  无以为谢,这杯酒就算是我感激您对文君、梅儿和思圆的关照……”
  
  说到最后的时候,赵文君直接仰脖将杯中酒喝了下去。一杯酒下肚之后,她的脸上更加红润起来。正要再对归不归说几句感谢的话之时,身后响起来了自己夫君的声音,你我夫妻一场,不打算和我喝一杯吗?”
  
  “你我夫妻三十四年,我便连累了你三十四载。这杯酒是我给你赔罪的……”说话的时候,赵文君笑吟吟的给自己的夫君斟满了一杯酒。两个人轻轻碰杯之后,吴勉看着自己的夫人一饮而尽,随后这才跟着喝了杯中的酒水。
  
  “该我敬你了……”吴勉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给赵文君倒了杯酒。随后白发男人开口继续说道:“你我两世夫妻,前世我们分离了四十年。承蒙你既往不咎,今世肯再嫁我……原本我还想和你后世再续前缘的,现在看来恐怕是不行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吴勉没有和自己的夫人碰杯,自己先暍完了杯中酒。没等他动手,归不归已经过来,亲自给白发男人倒满了酒。
  
  白发男人这才和赵文君碰了碰杯,吴勉继续说道:“多谢你两世将身家托付于我……多谢你能容忍我的怪脾气……多谢你生下了梅儿……多谢你在船上将活命的机会让……”
  
  “可以了……你再这样多谢的话,天就要亮了。”赵文君微微的一笑,托住了自己夫君的手臂,看着他将杯中酒喝了下去。
  
  随后将自己的酒也喝了下去,酒水下肚之后,她冲着吴勉笑了一下,说道:“我们还能再团聚两天,这两天你不能休息,要无时无刻的陪伴我……”
  
  归不归实在看不下去,老家伙说道:“你们俩在这里看星星,老人家我要回去休息了。别担心人参和傻小子,它们俩睡着了杀猪都吵不醒……大郎,你背着高如柏回去休息。这里不用你们看着了,该干嘛就干嘛去……”
  
  老家伙回到了寝室之后,呆呆的坐在椅子上。盯着窗户外面透进来的月光,归不归一坐便是一夜。等到天光大亮的时候,这才从石屋里面走了出来。这时候,早起的下人们已经开始收拾昨晚剩下的残羹剩席,却不见吴勉、赵文君夫妇的踪影。而他们俩居住的石屋大门大开,并不像吴勉夫妇已经回去休息的样子。
  
  归不归正打算叫过来一个下人询问的时候,看到脸色还是有些微红的高如柏走了过来。对着老家伙说道:“老人家您是在找吴勉先生和夫人吗?他们去山谷那边看日出了,临走的时候吩咐,不会太早回来的。”
  
  现在的高管家和昨晚暍多了胡乱说话的高如柏好像是两个人一样,归不归冲着他笑了一下之后,说道:“如柏,以后少暍点酒吧。昨晚你差点坏了老人家我的大事……”
  
  早起的高如柏已经从焦大郎的口中知道了自己酒后胡言乱语的事情,当下吓得低下了头,不敢再接老家伙的话。
  
  这时候,百无求和小任叁也从桌子底下钻了出来。百无求捂着晕晕沉沉的脑袋,说道:“这天旋地转的……天怎么还亮了?老家伙,咱们继续喝……你叔叔和婶婶呢?老子记得昨晚好像就你们仨没暍多……”
  
  “你们可不能再喝了”这时候,吴勉带着赵文君从山谷的方向走了过来。吴夫人微笑着对着百无求和小任叁说道:“昨晚的酒宴是乔迁之喜,不过从今天开始谁都不能再喝酒了……百叔叔,任叔叔你们都要陪着我说话,你们喝醉了,以后可是要后悔的。”
  
  “不喝就不喝,那马尿一样的酒味,老子就不知道有什么好的。”百无求笑了一声之后,对着身后的焦大郎说道:“大郎,去把小梅花他们娘俩都叫起来。他们娘亲都醒了,她们俩睡什么?都起来……”
  
  当下,焦大郎将吴梅儿母女俩叫了起来。迷迷糊糊的母女醒过来,洗漱吃完了早饭之后,被自己的父母带着,由归不归和两只妖物陪同,去了山谷游玩起来。整整晚了一天,天色快黑的时候这才回来。
  
  赵文君好像有使不完的精力和气力似的,把她的女儿、孙女都熬的气喘吁吁,吴夫人还是精力充沛的和他们说说笑笑。
  
  这样的日子又过了两天,终于到了第三天的早上。清晨的阳光刚刚出现,赵文君便好像被抽干了精力一样,萎靡不振起来。
  
  就在百无求和吴梅儿母女俩错愕的时候,吴勉将自己的夫人抱进了石屋当中。
  
  这时,归不归在石屋外面将马上就要发生的事情告知了吴梅儿母女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