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百七十章 酒宴

第四百七十章 酒宴

  小任叁白了归不归一眼,说道:“老不死的你别招我们人参啊……看在妞儿的面子上,我们人参不和你一般见识。”
  
  小任叁、百无求称呼赵文君一直是“妞儿、妞儿”的叫着,吴梅儿和邵思圆从小听到大早已经习惯了,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当下赵文君捂着嘴巴笑了一下,说道:“还是任叔叔通情达理,咱们不和归叔叔一般见识。今天趁着高兴,一会我们这一家子陪着你喝两杯。”
  
  “两杯可不行……”小任叁走到了赵文君的身边,拉着她的手说道:“今晚看我们人参的面子了,谁不喝吐了谁不许回去睡觉!妞儿她们娘仨除外……”看到了小任叁不在闹脾气,当下他们这几个人、妖有说有笑的坐到了石桌旁,下人们将百无求做好的菜肴一道一道的摆在了桌子上。也难为了二愣子,半天的功夫便张罗出来一大桌子菜肴。
  
  等到大家都坐好之后,赵文君发觉高如柏不在当中。当下向归不归询问高管家的下落,老家伙嘿嘿一笑,说道:“老人家我打发他回到金陵城,处理一下咱们留在那里的产业。还有老人家我落在王府的东西,也要取回来。算着如柏也差不多该回来了……”
  
  听到归不归将高如柏打发回金陵城,赵文君微微一笑,不再说什么。当下归不归说了几句客套话,随后开席,大家开始品尝起来百无求的手艺。这些年王府里面都是厨子煮饭,很久没有尝到二愣子的手艺了。众人尝了几口之后,纷纷称赞起来。
  
  “百无求,你这手艺不错嘛。等着我大婚的时候,你来当厨子怎么样? ”邵思圆从小对百无求和小任叁没大没小,虽然赵文君和吴梅儿说过她多次。不过每次都被百无求护住:小圆圈管老子叫百无求,老子还没不乐意,你们横插一下算什么?还有你小梅花,你小时候百无求、百无求的少叫了嘛?
  
  你们家小圆圈随根,你们都别管,老子乐意……”百无求自己都这么说了,赵文君和吴梅儿便不再管。
  
  “老子不干!你大婚的时候,老子应该去吃席的。凭什么要老子给你们做饭?”百无求瞪了邵思圆一眼之后,继续说道:“不过这话说回来,娃娃你差不多也要成亲了。
  
  老子教你个乖,嫁人就嫁你姥爷这样的。别看他对我们从来没有什么好脸色,有什么不顺心的事儿还用雷劈我们出气。可是对你姥姥那可真是一心一意的,他那点好脾气这些年都给你姥姥了,老子和老家伙也算沾了你们的光。这几年他和我们也开始说人话了……”
  
  百无求说话的时候,邵思圆正喝了一杯甜酒。听了二愣子的话没忍住,一口甜酒全都喷在了百无求的脸上。随后笑的花枝乱颤,看了一眼自己的外祖之后,更加的笑个不停。
  
  “你这孩子,吃饭喝酒还不老实。”吴梅儿吓了一跳,急忙过来拿出手帕去擦拭百无求脸上的酒水。却被二愣子挡了回去:“没事儿,小圆圈这一口又不是毒药。
  
  老子当年被广仁喷了一脑袋血都不在乎,还在乎这点酒水?”
  
  邵思圆笑了一阵之后,拉住了百无求的胳膊说道:“我外祖那么欺负你们,你和归爷爷怎么就没想过散摊儿?他们都说你是妖王,都是王了干嘛还要受这个气?”
  
  这句话说的百无求一愣,二愣子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离开吴勉的身边。现在邵思圆问到这里了,他反而不知道怎么回答了。想了半天之后,这才抓了抓头皮开口说了三个字:“习惯了……”
  
  这三个字出口,连赵文君都笑的乱颤。
  
  吴勉也忍不住笑了一阵,想起来之前和归不归、百无求和小任叁的种种,就好像是昨天发生的事情一般。
  
  一阵大笑之后,之前的少许阴霾荡然无存。当下百无求和小任叁开始串场,端着酒壶去找吴勉、归不归喝酒,就连在一边服侍酒局的焦大郎甥舅二人也拉过来灌了几杯酒。
  
  酒过三巡之后,归不归笑眯眯的对着赵文君说道:“文君,老人家我有件事一直没有想明白。当初你跟着徐福大方师出去了一天避祸,你们是不是去了泗水号的财神岛?
  
  徐福那个老家伙见没见过一个叫做席应真的老头子?他们俩见面都说了些什么,你还记得吗?”
  
  听到归不归问自己这个,赵文君想了一下。毕竟是十几年前的事情,想了半晌之后,吴夫人开口说道:“大方师带着我是去了一座海岛,不过这海岛是不是叫做财神岛我就不知道了。岛主人是两个人,我听大方师管他们俩一个叫做殿下,一个叫做小川的。
  
  还有一个白胡子的老人,大方师称呼他大术士的。他们两个人好像早就认识,见面以后,大术士便将大方师带到了一间木屋里面。两个人在里面说了好久,差不多两三个时辰之后他们才出来。
  
  进去的时候,那位大术士好像还不大高兴。不过他们俩出来的时候,大术士便喜笑颜开,对着大方师连说了几句:想不到你徐福大方师也有求到术士爷爷我的时候……后来再对大方师,那位大术士便客气得多。”
  
  “老人家我明白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又看了一眼吴勉,随后对着赵文君解释道:“那位大术士就是席应真了,之前老人家我和你夫君打赌来着。老人家我说徐福那个老家伙一定是去财神岛找席应真保护了,你夫君还不信。怎么样?现在信了吧?”
  
  说话的时候,老家伙又和吴勉对了一下眼神。随后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下,继续看着两只醉醺醺的妖物在一边畅饮。
  
  眼看着酒宴到了尾声的时候,出去办事的高如柏回到了这里。他对着众人、妖行礼之后,对着归不归点了点头,说道:“您老人家吩咐的事情我已经办妥了,只是金陵城的几处房产都被恶兵们霸占了。王府还好,听说我们搬走的第二天,肃王便搬进去居住了。结果第二天他吓死在了吴勉先生和吴夫人的寝室里面,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我走的匆忙没有打听清楚。”
  
  “我们搬回去之后,王府要拆了重建。”吴勉听到了高如柏的话之后,皱着眉头说了这么一句。
  
  归不归跟着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回去之后还不知道什么样子了,重建是一定的。就看看重建之后是什么样子了。
  
  如柏,你辛苦了,来,坐下陪着百无求和人参喝两杯。大家都高兴,人参说了,你们今天不吐不归。”
  
  当下,醉醺醺的百无求和小任叁跑过来,抓住了高如柏便开始灌酒。最后吧一向稳重的高如柏直接灌到了桌子底下。多喝了两杯的邵思圆蹲在地上,看着他们哈哈大笑起来。让吴梅儿抓住之后又是一顿训斥。赵文君见到之后,连忙起身叫过来焦大郎去准备醒酒汤。
  
  看着酒席乱成一团之后,归不归笑眯眯的走到了吴勉的身边。亲自给白发男人到了杯酒之后,开口说道:“老人家我一直想不明白,当初徐福那个老家伙去了财神岛,见了席应真之后都说什么了。现在我老人家终于明白了……”
  
  吴勉看了老家伙一眼,随后喝了杯中酒,说道:“现在我不关心这个,我只有三天……没有时间关心其他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