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百六十六章 搬家

第四百六十六章 搬家

  高如柏真是奔着讲道理来的,他还准备了一把金锞子。原本以为送了钱之后再说明这里是金陵王府,这些当兵的会见财眼开放过他们的。想不到这一把金锞子还没有送出去,这些当兵的直接抽刀就砍。没有丝毫防备的高如柏当场倒在了血泊当中。
  
  百无求看着这些当兵的比自己还不讲理,当下也是疯了。直接冲了出去将刚才拔刀砍人的那几个当兵打倒,剩下的官兵看到竟然有人反抗,当下纷纷抽刀向着二愣子扑了过去。
  
  百无求也不管什么人命不人命了,一阵打杀之后,几十个官兵倒在了地上,大多数当场便气绝身亡,剩下的几个人也没有什么救活的希望了。看到这个黑大个子这么生猛,其他当兵的不敢过来,当下四散奔逃回去报信去了。
  
  百无求追赶了一阵,又打死几名官军之后,这才回到了归不归面前。瞪着眼说道:“老家伙你别说什么饶他们性命的话,老子亲眼看见的,高如柏刚刚说了一句话,对面当兵的丘八就想要他的命。这还是他高如柏,吃过长生不老药的,一般人死了几个来回了。这样的畜生留着他们嘛干?”
  
  “老人家我也没说什么,,归不归嘿嘿—笑之后,继续说道:“这次傻小子你做的好,刚刚我老人家在这里的话,八成也要大开杀戒了。不过这就一次就好,其他的当兵的八成已经被吓萎了,不敢在这样的放肆了。”
  
  当下归不归带着高如柏和百无求回到了厅堂,看到赵文君、吴梅儿母女俩已经回避。这才将刚才的事情对着吴勉说了一遍,说完之后,老家伙叹了口气,说道:“当年的太袓、太宗我们都是见过的,想不到这才一百多年过去,竟然已经糜烂到这个样子了。京城丢了,官军不敢对抗金兵,对自己的百姓却好像仇人一样……”
  
  吴勉看了满身是血,衣服上满是刀口的高如柏一眼,说道:“树欲静而风不止,归老兄,看来金陵城我们是待不下去了。准备—下,我们换个安静一点的地方住吧……”
  
  “小爷叔,你还在乎那几个当兵的? ”百无求听到吴勉的话之后,当场瞪起了眼睛,随后继续说道:“你们住你们的,外面就算有刀山火海。还有老子我呢!这样的丘八老子随随便便就能弄死个万八千的。让他们来!来—个死一个……”
  
  “我想安安静静的过完最后这几天,打打杀杀什么时候都可以,除了现在……”吴勉说话的时候,脸上露出来一丝没落的神情。他看着刚才赵文君所坐的位置,微微叹了口气之后,想要再说几句。不过最后还是叹了口气,将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什么时候见过白发男人这样过,当下在场的人都有些不知所措,几双眼睛都转向了归不归的脸上。
  
  老家伙这时也收敛了脸上的笑容,顿了一下之后,对着吴勉说道:“老人家我明白你的意思了,这几年也是难为你了……老人家我去找个安静的地方,这几天我们就搬走。傻小子,等我们回来的时候,不管这里住的是谁,都交给你了。”
  
  百无求虽然愣,也听出来了吴勉话里的苦楚。顺着归不归给的台阶,说道:“老家伙,你的意思是老子可以放开了杀是吧?那行,老子这次就看你们的面子了。跟着你们做几天的和尚,不杀生……”
  
  “老不死的,现在天下大乱了,咱们不是以前了,现在还有妞儿,梅儿和小思圆。
  
  咱们拖家带口的能去哪里?”小任叁看了一眼吴勉之后,继续说道:“现在兵荒马乱的,咱们就算不怕事,也不大好找地方搬家吧?”
  
  “我们回到吴勉和文君大婚的山谷去,那里人迹罕至,里面还有现成的房子收拾一下就可以住人。”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前两天老人家我还听文君对梅儿说起来那山谷,听文君的意思,还想要回去看看。这次正好随了她的心意……”
  
  虽然他们已经从山谷搬出多年了,不过老家伙心里一直惦记哪里。几年前他曾经带着百无求偷偷回去过一次,里面的家具虽然老旧,不过住人还是没有问题的。
  
  既然金陵住不了,那就回到山谷当中居住。
  
  不过归不归也不打算将王府白白便宜了别人,到了晚上,趁着全家人都在收拾行李的时候,他悄悄地施法将当初和程咬金结拜的三位阴司一起招了上来。当年的井然消亡在了阴阳交汇之地,剩下的丁三郎、贾璐和崔吉这些年还是常来常往。
  
  归不归还帮着它们了结过几个难对付的恶鬼,逢年过节的三位阴司也能来拜望一下这位老盟父。
  
  三位阴司出现之后,看到府中都是打包好的行礼。当下都有些意外,还是丁三郎首先开了口:“老盟父,你们这是要搬家?这里住了几十年了,也再没有人骚扰,何苦搬来搬去的?”
  
  “不是老人家我想搬,是不搬不行了。
  
  吴勉想要他夫人换个更好的地方居住,我老人家有什么办法?”归不归也不想解释太多,当下嘿嘿一笑之后,对着崔吉说道:“小崔吉,老人家我存放在汴梁城皇宫的东西,没什么大碍吧?”
  
  崔吉急忙行礼,回答道:“老人家您放心,我在那里安排了无数的冤鬼看守您的宝物。只要有人敢窥视宝物,便会被那些冤鬼索命。”
  
  听到自己的家底完好如初,归不归嘿嘿一笑,对着生前是方士的崔吉说道:“你办事,老人家我自然是放心的。不过这次把你们哥仨请过来,还有另外一件事情,也想要你们三位帮忙。我们搬走之后,这座王府恐怕会落入到心术不正之人的手里。这里还需要你们帮帮忙,放出千八百只恶鬼看守王府。这次不怕死人,不死几个人怕是拦不住那些人的贪心。”
  
  有些矮胖的贾璐这个时候也上来凑趣,陪着笑脸对归不归说道:“这个是我们的本分,老人家您放心,你们走后,我们哥仨就在这里住下了。不管是谁,只要敢住在这里,保管他们活不过夜。”
  
  “那样最好,这里交给你们,老人家我就算放心了。”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对了,正好你们来了。现在地府的事情如何了?上次听你们说判官已经归顺阎君了,现在只剩下一位鬼王了,是吧?当初老人家我交给阎君的那些方士亡魂,没有什么损耗吧?”
  
  “现在阎君的大军已经攻陷了十殿当中的七殿,只剩下一位鬼王还在支撑。”丁三郎听到了归不归的问话之后,急忙抢着回答道:“当初阎君就是仗着手里的方士魂魄,地府又谣传徐福大方师已经和陛下结成了盟约。要相助阎君重新夺回地府之主的大权,当时地府的几只叛军就乱了。后来阎君的老臣纷纷回归,那些方士的魂魄只是在陛下面前撑场面的,陛下可舍不得用它们去冲锋陷阵。”
  
  归不归听了之后,嘿嘿一笑,随后话锋一转,对着三位阴司说道:“那么童戚振呢?这么多年找到他的魂魄了吗?”
  
  丁三郎回答道:“听说三个月之前,有阴司在大同见过他的魂魄。不过未经证实。我们赶过去的时候,魂魄已经消失不见了。阎君已经下了旨意,找到了童戚振的魂魄之后,一定要带回去,陛下要亲自处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