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百六十四章 一明一暗

第四百六十四章 一明一暗

  刚才那巨大爆炸声,归不归又不能不信童戚振已经自己炸死了自己。当下,老家伙和吴勉对视了一眼,看着此时整个金陵城都成了一片废墟。也不好再请大术士到厅堂里面休息了,当下吴勉、归不归带着席应真去了金山上的山洞。见到他朝思暮想的人参娃娃……他们父子俩相见,自然是有说不完的话。趁着席应真对着小任叁问长问短的时候,吴勉去见了自己的夫人,和听说夫君亡故正在痛哭流涕的吴梅儿。百无求说漏了邵择元为了保护吴梅儿身亡,当下吴家小姐哭的死去活来。
  
  “不要哭了,你来世还会和他再有一世情缘的。”看着哭得差点背过气去的女儿,吴勉只能劝了几句。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你先把他的孩子养大成人,等到下一世,我亲自安排你们俩见面。”
  
  听了自己父亲的话,吴梅儿这才算是止住了悲声。想到自己肚子里还有们他邵家的骨肉,便和母亲商量,要如何将自己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来,然后将他抚养成人。
  
  看到了吴梅儿不再哭泣,吴勉走到了洞府里面,看了一眼正在逗小任叁的席应真之后,对着老家伙说道:“这就是你说的万全之策……是在哪里见到的大术士?想要逼童戚振自爆不用麻烦他的。”
  
  “不管怎么说也算是买了个险保,如果这个爸爸不来的话。刚才那样的场面还真是有些麻烦。”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老人家我是在泗水号的码头上见到了大术士,老人家我的运气好,大术士从财神岛离开之后,没有直接回来,先去了波斯、大食转了一圈。回到码头的时候,正巧被老人家我遇到。还好没有误了正事……”
  
  归不归说到后面两句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突然变得无奈了起来。虽然这个表情一闪而过。不过还是被白发男人看到,当下吴勉对着老家伙说道:“归老兄,不是带回来了大士术了吗?怎么好像还有什么不顺心的事情?”
  
  “老人家我现在才知道一句话,什么叫做有得就有失……”说话的时候,归不归突然叹了口气。随后冲着吴勉苦笑了一声,继续说道:“我老人家在等大术士的时候,遇到了徐福的神识。就是最没有正行的那个……他二话不说,把老人家我藏在身上的帝崩带走了……原本以为有个大杀器可以傍身,现在看起来后面的日子我老人家还是只能先傍着你了……”
  
  之前吴勉带着老婆、孩子回来的时候,曾经用传音之法事先和老家伙商量过有关童戚振的事情。虽然他们俩都老老实实的待着金陵城中,不过树欲静而风不止,还是三番四次被童戚振算计。吴勉、归不归也是一等一的聪明人,连续几次被这个人算计,这一切的根源无非就是敌暗我明,让他们吃了这个大亏。
  
  归不归想了一条计策,他和吴勉装作翻脸。白发男人留在府中负责吸引童戚振的注意,而老家伙想办法带回来一个帮手。当初童戚振和广仁大战的时候,吴勉已经发现他施展的是种子的力量。而且童戚振还无法自如的控制这股力量。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将他引到自己府中,等到归不归带着帮手突然出现……因为童戚振太狡猾,吴勉冒险将自己的老婆、女儿留在家中。想不到两只妖物亲自看守,最后自己的女婿还是惨死。
  
  好在归不归在千钧一发的时候,将大术士带回来了。不过虽然将席应真带回来,归不归却将那件传说当中的法器一一帝崩拱手让人了。
  
  就在老家伙在码头等着席应真的时候,突然见到了另外一个熟人。徐福大方师那个笑嘻嘻的神识,之前徐福衰弱期的时候,已经将所有的神识全部收了回去。现在看起来海外已经稳定,这才让徐福有精力将神识一个一个的放了出来。
  
  神识见到了归不归之后,可不说什么客气话,直接了当的说要带帝崩回去看守海眼。虽然对方是神识,归不归也不敢得罪。
  
  当下只能将帝崩给了神识让他带走……因为帝崩的攻击范围太大,不适合在金陵城这样的场合使用,可怜老家伙也没用几次,也就是吓唬吓唬童戚振,想不到只是在手里暖和了一下之后,就交还到了徐福的是手上。
  
  “早知道这样的话,老人家我上次就应该直接把童戚振轰了。”归不归有些愤愤不平的说了一句之后,继续说道:“可惜了,谁能知道徐福那个老家伙这么不要脸,本来就是你我找到的法器,借给他不还也就罢了,现在还有脸上门要……”
  
  听了归不归的话,吴勉又问了几句。他们俩正在一问一答的时候,抱着小任叁的席应真走了过来。看着面前的两个人说道:“老家伙,术士爷爷我该帮你们的也帮完了。原本想着在你们的王府里住几天的,现在别说王府了,连整个金陵城都没有了……尤其是吴勉你,现在都拖家带口了,更麻烦。术士爷爷我也不在你们这里了,等到你们找到了新的地方居住。术士爷爷我再过来蹭几天……”
  
  想不到这个大术士说走就走,吴勉、归不归都是一脸诧异的表情。这可不是这位大术士的一贯作风,当年听说有个赶出门的弟子居住,他能厚着脸气在去蹭吃蹭住。
  
  不过就算是这样,那些弟子也巴不得请昔日的老师尊来家里坐坐。
  
  “术士爷爷,这怎么话说的……”归不归讪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别看金陵城没有什么了,不过这里可是江南。您老人家随随便便出金陵城走走,便有数不清的娼馆。您这么着急回去,不打算到处走走看看?”
  
  “术士爷爷我可是刚刚从波斯回来的,那里什么样的美女看不见?”席应真哈哈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原本术士爷爷我就说了,这次就是短暂的逗留一下。帮你们个忙,再看看术士爷爷我的儿子小任叁……该看的都看了,还是早点回去找张松和饕餮的好。”
  
  “那怎么行,这次说什么术士爷爷你也要在这里多住几天。一会我们就搬到杭州去住……”归不归陪着笑脸说了一句之后,看了看身边的吴勉,随后继续说道:”还有,我们家人参这些日子以来,时时刻刻都在挂念着您老人家。术士爷爷你就这么心狠?要把它一个人参娃娃继续留在这里?”
  
  “老家伙你不要说了。”席应真摆了摆手,随后他继续说道:“术士爷爷还有事情要办,不能在这里耽误的太久。任叁一一我的儿,要不然这次你就随了我的心愿,跟着术士爷爷一起走吧。”
  
  小任叁愣了一下,随后看了看面前着两个人,小家伙咯咯一笑,搂着席应真的脖子继续说道:“老头儿,我们人参再在这里呆几年,什么时候被这个老不死的欺负了,我们人参马上就去投奔你……”
  
  听了小任叁的话,席应真虽然有些失望,不过也是早就预料到的。当下他有些不舍得对着小任叁说道:“别让这个老家伙真欺负到了你的头上,他说话声音大了,你就来洛阳找我……说完之后,大术士当着面前几个人的面,施展了遁法消失在了吴勉、归不归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