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百六十三章

第四百六十三章

  席应真冷冷的看着面前的童戚振,说道:“现在你的身体里面已经聚满了这种力量,它早晚会从你的身体里面倾泻出来。
  
  我现在杀你的话,正好给了这股力量倾泻的通道……不过现在我不杀你的话,早晚这股力量也会冲破你的身体。你是死定了的人,就看你死后会连累多少人了……”
  
  看到了归不归守在自己身边,席应真对着老家伙说道:“去和吴勉说,让他快点带着老婆、孩子离开这里……一会这个人身体爆开的时候,他不会收到伤害。他的老婆、孩子可消受不了 我在这里看着他,能顶一会是一会……”
  
  席应真平时也是嘻嘻哈哈的惯了,归不归什么时候见到过大术士这样。当下老家伙不敢怠慢,身体在原地消失,随后来到了已经倒塌的密室。
  
  此时,刚才的爆炸已经让密室倒塌。
  
  好在百无求和小任叁反应的话,二愣子用身子挡住了上面坍塌下来的砖瓦。就在小任叁打算遁地去找吴勉求救的时候,白发男人从上面出现。徒手挖开了通道,将自己的老婆救了出去。
  
  赵文君此时虽然收到了惊吓,不过看到了吴勉之后便好了许多。当下急忙对着身后的废墟说道:“梅儿和姑爷还在后面,你去救他们俩……”
  
  听到了自己的女儿已经被废墟压在了下面,当下吴勉急忙继续去搭救自己的女儿、女婿。片刻之后,当白发男人扒开了上面的废墟之后,就见自己的女婿邵择元用身体护住了吴梅儿。
  
  吴勉的女儿只是被吓晕了过去,并没有什么大碍。不过邵择元的情况便有些危险,他的脑袋被砸出来了一个窟窿,鲜血顺着伤口流淌到他的身上。半个身子都被鲜血侵湿,已经昏迷人事不知。这时,邵择元的魂魄已经开始离体,不过马上又被白发男人塞回到了身体里面。
  
  看了一眼自己舍命护妻的女婿,吴勉叹了口气,说道:“我倒是小瞧了你……”说话的时候,百无求也跟了过来,白发男人抱着自己的女儿,二愣子背着血人一样的邵解元从废墟里面走了出来。
  
  到了安全的地方之后,吴勉将他们俩放在了地面上。随后瞬移到了自己夫人的面前,对着脸色惨白的赵文君说道:“别怕……梅儿没事,就是吓晕过去了。”
  
  听到自己女儿没事,赵文君这才稍微的松了口气,不过看到了血人一样的邵择元之后,还是紧张的说道:“那姑爷呢?他也没什么大碍吧?”
  
  吴勉犹豫了一下之后,对着赵文君说道:“没事……伤不了魂魄。”说完这句话之后,白发男人再次回到了自己女儿、姑爷的身边。
  
  白发男人的话音未落,邵择元突然睁开了眼睛,他茫然的看了一眼面前的老丈人,随后虚弱的说道:“梅儿……我娘子……没事吧……”
  
  “她晕倒了,没有什么大碍,梅儿的孩子也没事。你放心吧。”吴勉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婿之后,继续说道:“别担心,就算你不在了,他们娘俩也不会有一点委屈的。”说话的时候,白发男人的手按住了邵解元的胸口。一股暖流顺着他的手进入到了邵择元的心口。他这女婿开始清醒起来,再说话的时候也没有那么吃力了。
  
  “你这话说的……我是不是要死了?刚才我感觉到自己飘起来,又被丈人你按回来了。”邵择元看到自己的娘子就躺在身边,看她胸膛起伏,知道吴梅儿并没有什么大碍之后,这才松了口气。随后看着吴勉继续说道:“看在我叫了你几天岳父的份上……能不能在我死前答应一个请求?”
  
  “你说”吴勉看着将死的姑爷,心里虽然牵挂着前院的战事。不过那边有席应真坐镇,也不会让童戚振逃走。当下他对着邵择元继续说道:“你说吧,后世如果可能,我安排你们俩……”
  
  仗着自己活不长了,邵择元打断了吴勉的话,说道:“我没说这个,老岳父,看在我将死的份上……能不能给我一个准话。梅儿肚子里不管是男是女,都要随我姓邵?
  
  我是入赘的,原本第一个孩子应该姓吴……不过我没机会有第二个孩子了……”
  
  “我答应过你的,那是你们的孩子,自然是要姓邵的。”说到这里,看着脸上半信半疑的邵解元,吴勉索性继续说道:“我现在还答应你,从此之后,你和梅儿的所有后代,都要跟着你姓邵。你们邵家的香火不会断的……”
  
  “说话算话……”邵解元点了点头,当下伸手去抓自己娘子的手。等到他抓住了吴梅儿的手之后,身子震动了一下。随后看着吴勉最后说了一句:“你可不能骗我……”这句话刚刚出口,邵解元停止了呼吸……“这个小白脸就这么死了?”亲眼看着邵择元身亡,百无求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虽然平时看他不顺眼,还经常骂得这位姑爷躲起来抹眼泪。不过刚才看到他舍身护妻之后,二愣子对邵择元有了很大的改观。当下对着吴勉继续说道:“小爷叔,你把他救活不成问题吧?干嘛看着他死……挺好的孩子,除了动不动就哭之外没别的毛病……”
  
  “晚了一步,我可以把择元的魂魄封在身体里面,那他就是活尸了……梅儿和她的孩子怎么面对?”吴勉解释了一句之后,刚刚想带着自己的女儿去见赵文君的时候,突然看到了面前人影一闪。归不归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老家伙!你终于肯死回来了……”看到了归不归之后,百无求差点哭出来。不过老家伙却摆了摆手,转头对着吴勉说道:“带着文君和梅儿走……这次我们都想错了。席应真在前面顶着,我们赶紧……”
  
  吴勉的曈孔一阵紧锁,随后他也不问老家伙出了什么事情,抱着自己的女儿到了赵文君的面前。当下也顾不得许多,让归不归先施展遁法将昏迷的吴梅儿带到了金陵城外的金山上。随后他自己抱着赵文君一路逛奔,跟随其后也向着金山的方向跑了过去。
  
  片刻之后,吴勉已经抱着赵文君到了金山上广悌留在这里的洞府之内。将她们俩安置在这里之后,让两只妖物看守在这里。安慰了赵文君几句之后,他和归不归一起施展了遁法回到了王府当中。
  
  就在两个人出现在王府的一瞬间,一股惊天动地的力量突然爆炸。整个王府连同大半个金陵城的房子全部坍塌,一阵飞沙走石之后,就见席应真孤零零的站在这里。原本和他对峙的童戚振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你们俩来晚了一步,就差了那么一点点。”席应真听到了脚步声之后,回头对着他们两个人继续说道:“不过你们俩的烦恼也算是彻底消失了,就数这次消失的彻底了……”
  
  “大术士你是说童戚振已经死了?”虽然亲耳听到席应真说到童戚振已经被炸成了飞灰,不过老家伙还是有些不信。童戚振这个折磨了他们这么多年的人,说死就死了?
  
  “我还能骗你这个老家伙吗?”席应真皱了皱眉头之后,继续说道:“他是被自己的力量撑死的……一个小孩子,一定要动这么危险的力量。自不量力……术士爷爷我的人参儿子呢?在哪呢?刚才气息还在呢?现在哪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