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百六十二章 控制

第四百六十二章 控制

  就在席应真说话的同时,童戚振身上的绿光分出来一股向着大术士的身体射了过来。随后他本人向着归不归这边扑了过来,老家伙已经做好了准备,在童戚振扑过来的同时,身子一闪已经到了吴勉的身边。
  
  看到老家伙躲到了白发男人身边之后,童戚振没有丝毫犹豫,向着大门外冲了过去。不过他还没有跑出去几步,身后已经传来了一个带着刻薄语气地声音:“说走就走,这么没礼貌……”
  
  说话的时候,吴勉已经到了童戚振的身后,伸手向着他的后背抓了过来。几乎就在白发男人做出来动作的同时,童戚振背上的绿光猛地向着吴勉的身上包裹了过去。
  
  就在绿光包裹住吴勉的一瞬间,白发男人的身体也泛出了一摸一样绿色的光芒。随后他竟然抓住了童戚振身上的绿光,好像楸着他的衣服一样,将童戚振向着席应真的方向甩了过去。
  
  此时,大术士已经一巴掌将冲到身前的绿光拍散。见到一个人影向着自己飞过来,当下没有丝毫的犹豫,反手一巴掌打在了童戚振的面上。“啪!”的一声脆响,童戚振身上的绿光直接被打散,他本人则被打的陷到了地下。
  
  原本以为童戚振有绿光护体,就算吴勉和席应真联手,也要纠缠一阵子才能将他打倒。没有想到战局结束的这么脆生,大术士一巴掌便了结了这个男人。
  
  归不归笑咪眯的凑到了大术士的面前,对着他说道:“还是老人家您,我估计就算是徐福那个老家伙动手,也要七八个照面才能解决这个童戚振。谁能想到术师爷爷您就是一巴掌……”
  
  “别拍这个马屁,术师爷爷我什么本事自己知道。”席应真看了一眼满脸是血的童戚振之后,继续说道:“这力量倒是和徐福大方师一路的,不过毕竟不是他自己的东西。这个小娃娃没有本事消受这个力量……好东西吃不出来好……”
  
  这时候,吴勉也到了他们俩的身边。
  
  白发男人已经握住了手里的斩鲲,他二话不说对着童戚振的脑袋便斩了下去。
  
  没有想到长剑在落下的一瞬间,竟然自己向左挪了挪,剑尖落在了地面上,将青石地面划出来一道长长的口子。
  
  “我说过的……大方师给你的法器不是用来对付我的……”童戚振惨笑了一声之后,一口鲜血喷了出来。随后喘了几口粗气,继续说道:“别用剑……亲手打碎我的脑袋不是更痛快吗?来……”
  
  “我干嘛要听你的?”吴勉冷冷一笑之后,对着归不归说道:“归老兄,你来送他最后一程吧。”
  
  归不归可是比狐狸都要精明的,他那里肯为了一个童戚振就得罪徐福?当下嘿嘿一笑,冲着席应真说道:“有术士爷爷您在,哪有我显摆的……大术士,您是和徐福齐名的大人物,替大方师教训教训这个小家伙,也是应该的。我那任叁兄弟还在地面等着你,了结他之后你们父子也好相见。”
  
  “你们俩一老一小两条狐狸,都不想得罪徐福是吧? ”席应真白了归不归一眼,随后对着趴在地面上的童戚振说道:“当初就是你把术士爷爷我困在阵法里的,是吧?
  
  现在术士爷爷了结你,也是你自作自受……”
  
  说话的时候,他举起来了巴掌,对着童戚振的后脑虚拍了下来。就在大术士的巴掌拍下来的同时,童戚振已经闭上了眼睛。看样子是在等着和这个世界作别。就在此时,他身上的绿光再次冒了出来,迎着童戚振拍下来的巴掌顶了上去。
  
  “轰!”的一声巨响,两股巨大的力量相撞在了一起,巨大的冲击力把席应真向后连退了几句,老家伙归不归直接身子向后飞了出去。吴勉站在另外一边,避开了力量的爆发点,不过也向后连退了七八步,才站住了脚步。
  
  这时候,整个金陵城都被这两股力量相撞影响,开始剧烈的颤抖了起来。百姓们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纷纷出了房屋避难。这时候王府的房屋也跟着巨响倒塌了大半。吴勉见到之后脸色大变,不再理会童戚振,身子一晃向着赵文君母女俩藏身的密室方向飞奔了过去。
  
  此时,归不归被打飞,席应真连退了数步,加上周围的房屋大面倒塌,四面八方都有惨叫的声音传了过来,场面显得有些混乱。
  
  就在这个时候,童戚振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冲着面前正在盯着自己的席应真说道:“你说的对……这力量原本就不是我的……我控制不住。”他说话的同时,从童戚振的身体里面一层一层的泛出墨绿色的光芒。片刻之后,他身上的绿光开始发黑,已经看不出来一点原本的绿色。
  
  看到了自己身体的变化,童戚振自己脸上也出现了一丝惊恐的表情。不过他还是勉强冲着席应真笑了一下,说道:“大术士,如果你杀不了我……那就赶紧疏散金陵城的百姓吧……一会我可能连这个身体都控制不了……”
  
  “你的身体是夺舍的,外人的身体你也敢操控这样的力量……”席应真明白了童戚振话里的意思,当下他对着再次回到自己身边的归不归说道,老家伙,这次麻烦了……你想办法疏散金陵城的百姓吧,术士爷爷我来顶着,可是顶不了多一会……”
  
  归不归听了席应真的话,也不敢细问。一边脱下了自己的方士长抱,扔给了还趴在了地上的焦大郎之后,对着他大声喊道:“徐福!你骗了整个金陵城的百姓,藏了十万两黄金,还想跑吗?”
  
  焦大郎愣了一下,从地上爬起来之后,说道,我什么时候……您老人家说的对!想要十万两黄金……就来抓我!谁能抓得住我徐福大方师,所有的金子都是他的……来抓我啊……十万两黄金啊,谁抓住我谁就是皇帝啊……”
  
  焦大郎不愧是行走江湖几十年的骗子,在老骗子归不归的暗示之下,马上明白了老家伙这是什么意思。当下穿上了归不归的长抱,打乱了自己的长发之后,拼了命的向着大街上跑去。
  
  这个时候,高如柏跑了出来,一边追赶焦大郎,一边不停的大喊:“抓住假徐福,他藏着十万两黄金。问出来地址大家分黄金啊……抓住他……十万黄金……”
  
  他们俩跑出了王府之后,一些被焦大郎打发出王府,还没有走远的下人们见到之后,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看着两位管家在冲着自己使眼色,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他们还是和高如柏一起追赶着披头散发的焦大郎。嘴里跟着高如柏一起大喊,抓住他……他就是假徐福……他有十万黄金,抓住他大家一起分……”
  
  原本在外面避难的百姓听到了这些人的喊叫之后,有眼尖的已经认出来跑在最前面的人正是假徐福。之前焦大郎穿着管家的服饰,加上王府的势力,也没人敢说他就是假徐福。现在不一样了,无数的人都在喊,当下这些看热闹的百姓也跟着一起在后面追赶。边追边喊:“他就是假徐福……假徐福又回来了……他骗了三十万两黄金,抓住他大家分钱……”“假徐福回来了,抓住他……他有五十万两黄金……”“抓假徐福啊……他有一百万两黄金……”
  
  黄金的数额越传越多,当下整个金陵城都轰动了起来。上到六七十岁的老人,下到七八岁的孩子都一窝蜂的在后面追赶。还是有百十来个抱着婴孩的女人,大家都怕这口肉吃不上,那一百万两黄金被被人分走。
  
  王府之内,童戚振一边急促的呼吸,一边对着席应真说道:“大术士……你有……把握杀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