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百六十一章 丹方的破绽

第四百六十一章 丹方的破绽

  童戚振说完之后,吴勉从怀里掏出来了一张绢帛扔给了他。随后说道:“这个是首任大方师燕哀候亲笔写下的丹方,你看着是不是很眼熟?”
  
  白发男人说话的时候,童戚振看了一眼绢帛上面所写的内容。他是替徐福看管典籍的方士,自然认得上面所写的骨文。只是看了一眼童戚振脸上的笑容便开始凝固了起来。
  
  “眼熟吧?我可是花了不少的力气,才看懂了这张丹方的。”吴勉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上面是燕哀候亲笔所写的丹方,竟然和你给我的一摸一样。不过后面还有一句话你为什么隐去了?”
  
  吴勉拿出来的丹方是燕哀候亲手所写,当年想要治愈自己女儿快要湮灭的魂魄,他冥思苦想了多年才想到了这张丹方。不过后来反复验证过多次,却无法达到预期的效果。
  
  最后燕哀候终于明白过来这张丹方无法治愈自己的女儿,不过也许日后再出现一位不世出的天才,能够改良这张丹方。到时候或许不用轮回几世,便可以治愈她受伤的魂魄。这张丹方一式两份,一份藏在燕哀候送给女儿的箱子里面。另外一份则收藏在徐福手中,当年大方师还没有出海的时候,便已经看过了这张丹方。不过徐福也看出来丹方当中无法弥补的错漏。如果以这张丹方为基础,根本无法达到可以弥补魂魄的度程。
  
  原本这样的丹方是要被当作废方处理掉的,不过这毕竟是首任大方师亲手所写。徐福只是将它当作一件纪念品收藏,当年童戚振离开船队的时候,带走了不少的秘籍、丹方,其中就有这张无法使用的废方。
  
  原本他以为吴勉也不知道这张废方的事情,上面所写炼制方法,和产生的效果如何可以弥补魂魄。写的头头是道,如果不是徐福那样的大方师,谁也看不出来当中的破绽。童戚振正好用它来作为筹码,让吴勉来打开自己身上的禁术。
  
  现在被白发男人当场说破,童戚振倒是没有露出什么意外的神色。他微微一笑之后,对着吴勉说道:“这是一张废方?这个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原本想着用丹方来赎罪的,想不到还是一场空……既然这样的话,我便不打扰吴勉先生了。我再去找找看,或许还可以找到真正可以治愈尊夫人魂魄的方法。”
  
  说话的时候,童戚振已经开始施展五行遁法。眼看着他就要消失的时候,白发男人突然对着童戚振挥了挥手。随后一股巨大的力量将他推了个踉跄,马上就要完成的遁法被打破,童戚振还是站在了吴勉的面前。
  
  童戚振苦笑了一声,随后对着白发男人说道:“吴勉先生这是一定要我死了……不过尊夫人就在后堂,你不担心会惊扰到她和梅儿小姐吗?”
  
  确定了赵文君和吴梅儿就在王府,也是童戚振敢只身赴约的底气所在。现在吴勉心中最大的事情便是自己的妻子,她们母女俩在的话,这个白发男人不会冒然对着自己下手的。
  
  “有件事情我想通了……”吴勉没有理会童戚振的暗示,他自顾自的说道:“只要你还活着,我才会担心她们俩收到惊扰……”
  
  说话的时候,吴勉身后飞出来了那柄斩鲲。电闪一般的向着童戚振的刖心、射了过去……童戚振已经在时时刻刻的提防着吴勉,见到了长剑对着自己飞过来之后。身体瞬间冒出来一股绿光,斩鲲在接触到绿光的同时,竟然自己绕过了他的身体,贴着童戚振的胸口飞了出去。
  
  “我们俩这样争斗下去的话,难免不会伤害到尊夫人和梅儿小姐。”躲过了长剑之后,童戚振对着吴勉继续说道:“现在我是在勉强控制禁术,这禁术越来越不稳定了。随时随地可能都会脱离我的控制……”
  
  “禁术?你还想瞒多久? ”吴勉微微一笑之后,继续对着童戚振说道:“种子的力量我身上也有,徐福只不过是改变了它的气息,就可以改名叫做禁术了?你不过是第二个鲸蛟,只是当年他借走的是术法,徐福借给你是种子的力量……”
  
  之前童戚振和广仁大战的时候,吴勉亲眼见过他身上的古怪力量。虽然气息发生了变化,不过吴勉还是认出来着就是变了形的种子力量。这力量只有吴勉、徐福二人独有,如果还有第三个人可以掌握的话,那一定和他们俩脱不了干系。
  
  不过吴勉也有些冤枉徐福了,大方师将自己的一部分种子的力量提取了出来。存放在童戚振看守的多宝阁当中,童戚振叛离方士一门的时候,顺手将它和一份徐福施展种子力量的心得带了出来。原本他的体制并不适合这种子的力量,不过看过了大方师书写的心得,他也有了施展种子力量的想法。
  
  说穿了,就是找到具有种子力量的人来替自己将这股力量灌输到身体的各个位置。童戚振不止一次打过吴勉的主意,几次失败之后只能想办法另辟蹊径。原本以为自己找到了打开种子力量的另外一条捷径,想不到兜兜转转尝试了无数次之后,才发现那样只能打开一小部分种子的力量,而且还极不稳定,这股巨大到可怕的力量很容易便可以脱离自己的控制。
  
  童戚振打压妖山、地府的计划还差最后一步,需要强大的种子力量配合。无可奈何之下,他只能回过头来继续打吴勉的主意。想不到这次白发男人直接说破了自己的心思。
  
  “你就那么着急吗?”童戚振苦笑了一声之后,对着吴勉继续说道:“我说过的,不用太久我办成了大事之后,会到你面前领死的……再等我几天不可以吗?再过几天,我就可以彻底的了断妖山和地府的隐患……”
  
  “关我什么事? ”吴勉冷冷的回答了一句之后,继续说道:“我只是想陪着夫人走完她最后的时光,你的野心为什么要牺牲别人来完成?”
  
  “你这么做,也许是在缩短尊夫人最后的时光”童戚振看了吴勉一眼之后,身体表面浮现的绿光大盛。随后他一步一步的向着白发男人的方向走去,边走边说道:“尊夫人和小姐距离这里太近了,你不担心她们的安危吗?”
  
  “你距离术师爷爷我太近了,你就不担心自己的安危吗?”就在这个时候,空气当中传来了一个许久不见的声音,随后两个老人一前一后的出现在了童戚振的面前。
  
  站在前面的正是刚刚从财神岛回到陆地的大术士席应真,另外一个是几天之前和吴勉翻了脸的归不归。老家伙看到了童戚振之后,嘿嘿一笑,说道:“娃娃,看不到老人家我,是不是心里一直没底?现在知道中计了,你的心也可以放下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老家伙顿了一下。冲着吴勉眨巴眨巴眼睛之后,继续说道:“你在妖山、地府纵横捭阖的差不多了,当年的广孝都做不到你这样。可以了……妖山也好、地府也好都是和人世一样的存在,它们真的被你连根拔起的话,对人世间也没有什么好处。”
  
  “老家伙你的废话说得太多了,看在徐福的面子上,术士爷爷我不动你的魂魄。”席应真有下不耐烦的看了归不归一眼,随后继续对着童戚振说道:“要动手就赶紧点,术士爸爷还赶时间去见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