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百五十七章 归来离去

第四百五十七章 归来离去

  “那还不是陛下一句话的事情吗? ”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不过话说回来,这些方士可不是一般的魂魄。老人家我给阎君陛下多少,你就要送多少魂魄去投胎,一个都折损不起……”
  
  “没有大事,我不会轻易用到这些魂魄的。”
  
  阎君心里明白如果这些方士的魂魄出了什么事情,徐福那里他是交代不了的。这些魂魄只能当作威慑来使用,让地府其他的几股势力产生一种错觉,阎君已经和徐福大方师联手了。
  
  “阎君你知道就好。”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等到陛下的身体调养好之后,我去联络你在地府的人马。先让那些冒头的打成几败倶伤,到时候你带着这些方士的魂魄回去,一举扫平残局。”
  
  听了归不归的话,阎君面无表情的看了这个老伙家一眼。半晌之后,说道:“这样的话,地府就和妖山一样伤了元气。你们人世间千年之内不会再有来自地府的威胁了,归不归,你是和童戚振商量好的吗?好算计啊……”
  
  “阎君陛下,你还有更好的主意吗?”归不归一句话便让阎君哑口无言,笑了一下之后,老家伙继续说道:”童戚振是童戚振,我是我。只要能消弱地府的势力,他并不关心地府之主是谁。老人家我关心地府之主是谁,只要还是阎君陛下你当家,便不会发生地府和人世间发生冲突的事情。”
  
  说到这里的时候,老家伙换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童戚振做的虽然不地道,不过码起替陛下挖出来了日后的隐患。这次该露头的都露头了,只要把它们打下去,陛下你的地府江山便是铁桶一块。”
  
  “把它们都打下去,地府就是铁桶了? ”阎君有些苦涩的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叛臣就像是韭菜一样,割完了一茬还有一茬……谁知道下一茬的判官、鬼王又会是什么样子。”
  
  和阎君商量好之后,归不归便让高如柏去回休息。现在阎君身体恢复的七七八八了,也不需要他带着两只妖物继续看守。当下老家伙也回到了自己的寝室,心里开始盘算着这盘乱棋下一步应该怎么走。
  
  一直等到快天亮的时候,归不归打算靠在椅子上眯一会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人在拍打自己的房门。随后焦大郎的声音响了起来:“东家……您老人家醒了没有?咱们家的吴老爷,带着夫人、小姐回来了,百无求少爷和任叁少爷都去迎接了……您起来看看?”
  
  听到了吴勉回府的时候,老家伙直接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他三步两步的到了寝室门口,正打算开门的时候,突然改了主意。对着外面的焦大郎说道:“大郎,你去和吴勉他们夫妇说,老人家我的年纪大了,昨晚睡的又晚。就不去迎接他们了……有什么话早上吃饭的时候再说吧。”
  
  焦大郎在门口答应了一声之后,便离开了寝室。归不归回到了椅子上继续闭目养神,这时候,外宅那边已经响起来了百无求那破锣嗓子一样的声音:“你们这么多天都去哪了?老子都被吓毛了……还说你们是被谁抓起来了,敢情你们这一家子出门躲清静去了……没有下次啊……太特么吓人了,老子是妖怪也受不了这个惊吓……”
  
  这时候,焦大郎的气息到了百无求的身边。他应该是对着吴勉、百无求他们说了归不归不打算出来迎接,随后,那破锣一样的嗓子又响了起来:“老子去拖我们老家伙过来,都黄土埋后脑勺的人了。还闹什么小性子……差不多得了,你叔叔什么人你还不知道吗?不拿雷劈你就算不错了,你还想怎么地……”
  
  片刻之后,归不归的寝室门口响起来有人用脚踹门的声音。“咚咚……”几下之后,二愣子的声音响了起来:“老家伙,差不多得了……给老子一个面子,不管怎么说你叔叔这也算是迷途知返了。
  
  你出去见一面,给他一个台阶下^老子这可是为了你好啊,你自己想想,你叔叔就是头顺毛驴。你现在争取一个好态度,日后他再拿雷劈你的时候,心里不还是觉得愧疚你一点,兴许劈的就不是太狠了……别给脸不要脸啊,再不出来老子踹开门再说话可就不是这个样子了……”
  
  百无求在门口连吓唬带骂的,终于让归不归开了门。老家伙装模作样的打了个哈欠,随后继续说道:“无求啊……老人家我刚刚睡着,有什么事情天亮再说吧……干什么,松手……你这是要忤逆不孝吗?”
  
  归不归刚刚说了一句话,便被百无求扛在了肩头。随后一阵风的将他带到了厅堂,归不归到的时候,就见白发男人吴勉已经坐在了上首。小任叁和高如柏他们俩正守着这个白发男人说话,赵文君和吴梅儿母女俩已经回到各自的寝室休息去了。还不知道邵解元见到自己的娘子半夜回来,会激动成什么样子。
  
  被百无求放下来之后,归不归也不搭理吴勉,老家伙沉着脸做到了另外一边。他也不说话,好像厅堂里面只有他一个人似的。
  
  “归老兄,这些日子麻烦你们了。”吴勉说话的时候,又变回了赵文君的夫君,不再是在阴阳交汇之地杀伤无数阴兵的模样。冲着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我和文君带着梅儿走的匆忙,没有和你们有所交代。归老兄不要怪罪。
  
  听了吴勉的话,归不归却抬头看着天棚,只回答了一个字:“嗯……”两个人的身份好像对掉,老家伙变成了当年的那个见谁怼谁的吴勉。
  
  看到了归不归的态度,小任叁都是一身的冷汗。它一边对着老家伙使着眼神,一边说道:“老不死的,可以了……别硬撑着,你也为以后打雷下雨的天气考虑考虑。”
  
  归不归根本不搭理人参娃娃,老家伙还是看着天棚,很是有几分当年吴勉初出茅庐那时的神韵。
  
  看到了归不归的样子之后,吴勉也不动气,他再次笑了一声之后,说道:“我只是想陪着他们母女俩出去走走,想不到吓到你们了,这个是我的罪过。归老兄,下次不会了。”
  
  什么时候见到吴勉这样低三下气的对人说话?
  
  百无求和小任叁惊愕的嘴巴张开,半晌都没有合拢。不过归不归还是刚才的样子,爱答不理的看了吴勉一眼之后,继续说道:“吴勉先生你带着老婆、孩子出门,老人家我有什么好说的?没什么事情的话,我老人家回去休息了……”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从座位上起来,向着自己寝室的位置走了过去。吴勉还是笑吟吟的看着他,却没有挽留他坐下来的意思。
  
  老家伙走到了厅堂大门口的时候,自己突然停下了脚步。回头看了吴勉一眼之后,再次说道:“当年燕哀候留下来的箱子就在库房里,童戚振送来的丹方在高如柏的手里。老人爱我也算大功告成了,明天也要告辞了。我老人家也是有后世子孙的,也该回去看看他们了……”
  
  “老家活,你走了老子我怎么办? ”听了归不归的话,百无求从椅子上跳了起来。看着老家伙继续说道:“老子看出来了,你这就是借口。什么想要回去找子孙?就是找机会要把老子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