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百五十五章 熟人

第四百五十五章 熟人

  金陵城的骚乱结束之后,京城很快的派来了新的府尹。这位大人一上任便在金陵各地严查以方士之名招摇撞骗的骗子,便有府尹衙门的衙役找到了金陵王府。
  
  原本还以为是冲着归不归来的,没有想到他们进府之后直接拿住了当初的假徐福--焦大郎。根据当初见过‘徐福大方师’的人证明,王府的这位新管家长相和那位‘大方师’及为相似。虽然知道王府的几位老爷都不好惹,不过新上任的这位府尹老爷还是派出了衙役,将焦大郎拿到衙门问话。
  
  听到焦大郎被带上了锁链准备押到衙门,刚刚过了几天舒心日子的百无求不干了。当下二愣子直接从王府当中冲了出来,在大街上拦住了拖着焦大郎的几个衙役。骂道:“你们是哪块坟地里面呲出来的狗尿苔?什么话都不问,直接就上来拿人?
  
  当我们家人都死绝了吗?说的就是你……你还敢冲着老子瞪眼?是不是你也花钱从死鬼那里买了下辈子的往生券?不知道管不管用,打算让老子送你们一程?”
  
  冲着百无求瞪眼睛的是跟着府尹大人一起上任的三班班头,他不是本地人,不知道金陵王府当中藏龙卧虎。听到这个黑大个子一顿骂,惹得周围百姓都出来看热闹。现在如果不打掉这个黑大个子的气焰,以后自己也就别在金陵地面混了。
  
  当下,这位班头抽出来了自己腰刀,二话不说对着百无求的脖子砍了过去。原本只是打算吓唬吓唬这个黑大个子,稍微在它身上见点血就行。没有想到的是,百无求见到刀刃冲着自己砍过来,它非但没躲。反而迎着刀刃将自己的脖子凑了上去。
  
  一阵金属相击的声音响了起来,班头手里的腰刀当的被崩飞出去十几丈远。这位班头的虎口被撕裂,鲜血瞬间便流淌了起来。这个局面吓的班头连退了几步,想不到这个黑大个子竟然会有这样的身体。
  
  这时候他也知道自己八成是撞到铁板了,现在别说能不能带假徐福回到衙门。
  
  就说今天自己这条命还能不能保住,也在两说之间……就在百无求狞笑着走过来要和这几个衙役动手的时候,一边的本地衙役突然陪着笑脸拦在了百无求的面前,百老爷,还认识我吗?我就是衙门里的孙大头啊……上次在您和归老爷去衙门吃酒席,还是小的我服侍的您。小的和您府上的高管家相熟,您是老爷,小的身份太低不敢惊扰百老爷。”
  
  “大头啊……高如柏是提过你,今年过年的时候,大年初一一大清早就来拜年讨红包。”百无求哈哈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你别担心,今天没你们的事。老子就要整治一下这个用刀砍老子的王八蛋……老子生下来这么多年了,也不是没被人砍过。不过砍了老子的人、妖、鬼有一个算一个,都死在了老子的手上。今天这个王八蛋也不能破例,去……老子再给你一次机会,再找一把锋利一点的刀,再给老子来一下……砍不死老子,死的就是你!”
  
  这位班头哪里还敢对百无求下手,正打算找个机会逃命的时候,突然听到身后有人开口说道:“大街上你们这是做什么?
  
  大白天的你们就喊打喊杀的……傻小子,你不要乱来。这几位都是衙门的公人,有什么话咱们衙门去说……大郎,你也不用担心,你是老人家我府上的管家,自然不会让你随随便便的被人欺负。”
  
  说话的正是老家伙归不归,听到下人们回来禀告,说焦管家被衙门里面的官人带走了。百无求少爷追了出去,老家伙担心二愣子手上没有轻重,再闹出人命多多少少有些麻烦,当下这才追了出来。
  
  看到归不归追了出来,百无求皱了皱眉头,说道:“老家伙你来的倒是时候,再晚来一点点,老子就弄死这个王八蛋了……老子跟你去衙门,老焦,你进去待不了多一会,晚饭还指望着你张罗呢。”
  
  “百少爷您放心,有您、有归老爷,我焦大郎便吃不了亏。”虽然心里没有什么底气,不过知道有归不归和百无求在,也不能让自己这个管家真留在大牢里。
  
  当下,看在了归不归和百无求的面子上,金陵城本地的衙役将焦大郎身上的锁链都取了下来,空着身去了府尹衙门。
  
  此时,公堂之上府尹大人正在审理广瑱被刺的案件。堂下都是看热闹的百姓,听说了那位‘徐福大方师’被追拿归案之后,纷纷迎了上来。冲着低着头的焦大郎指指点点,一些亲眼见过焦大郎的人此时有些不敢确定这人就是那位假徐福。
  
  之前假扮徐福的时候,焦大郎每次拋头露面都要化妆打扮一番。要做出来大方师威严、庄重的样子来,不过改做了归不归的管家之后,焦大郎的相貌也开始发生了一点点变化。长须变成了短髯,雪白的头发也变成了花白,不用装模作样的端着,当初亲眼见到徐福大方师一两面的人也不敢肯定面前这个人就是大方师。
  
  听到了假徐福被带了过来,府尹大人马上散了堂上的人。吩咐将假徐福带上堂来,看到了被衙役带上来的人是一个管家模样打扮的人。看样子也不像传说当中那位仙风道骨的大方师,再审案之前,府尹大人对着三班衙役当中见过假徐福的人问道,你们自己看,这个人是那罪魁祸首‘徐福’吗?”
  
  副班头是本地人,他上下打量了焦大郎一眼。不知道为什么原本看了他第一眼的时候,副班头几乎脱口而出这就是假徐福无疑。不过再看了一眼之后,他心里对假徐福的模样又开始模糊了起来。等到他再看第三眼的时候,跪在堂下的这个人怎么看都不像是徐福了。再看其他见过假徐福的衙役,他们和自己的样子都差不多。
  
  都不敢肯定这个人就是假徐福……犹豫了半响之后,副班头对着堂上的府尹大人行礼,说道:“回大人的话,此人相貌、气质却有几分好像那个假徐福的骗子,不过小人也没有见过假徐福几次,实在不敢轻言这人是真是假。”
  
  府尹大人又找来原府尹大人的下人,这些人都是负责服侍‘徐福大方师’的。当下他们一一被带了出来,亲眼看到了跪在堂下的焦大郎。这些下人和衙役们的反应差不多,好一阵端详之后,也说不出来这个人到底是真还是假的。最后府尹大人只好自己来审,他拍了一下惊堂木,说道:“人犯,你叫什么名字,籍贯在何处?为什么此时会出现在金陵城?”
  
  “回大人的话,小的姓焦名大郎,是住在金陵王府的归不归老人家的远方外甥。”焦大郎到底是骗子出身,当下顺口编出来一句谎话。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小的籍贯在河北金作,家里闹了荒这才来舅舅家找点事情做。正巧舅舅家少个管家,便留在府上做了管家。小的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几位公差大哥进来就要抓人……”
  
  就在焦大郎对着府尹大人夸夸其谈的时候,归不归突然将目光转到了衙门大门口另外一处角落里。就见一个身穿黑衣的男人出现在百姓当中,这人发觉到归不归再看自己。当下回头冲着老家伙笑了一下,轻轻的点了点头。
  
  这个人正是和吴勉一起消失之后,指使乞丐胡说八道的高如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