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百五十三章 半张丹方

第四百五十三章 半张丹方

  “谁会嫌钱少呢?”童戚振微微一笑之后,对着归不归继续说道:“不过归老先生不要误会,这次我不是为了他来的……”
  
  听到童戚振的话之后,广瑱明白这两个人有话要说,自己在这里不大方便。当下他低着头便向着库房外面走去,不过还没有走出去几步,便被童戚振叫住:“广瑱你留下……稍后我还有话要对你说。”
  
  叫住了广瑱之后,童戚振继续对着归不归说道:“归老先生,不知道吴勉先生哪里去了?如果方便的话请他出来,我有件事要向吴勉先生打听。”
  
  听到了童戚振的话之后,归不归嘿嘿一笑,随后继续说道:“老人家我之前还怀疑他们一家三口消失,和娃娃你有关系。
  
  现在看起来,好像最关心吴勉生死的人是童戚振你啊……怎么?是不是还是绕不过种子的力量?”
  
  童戚振沉默了片刻之后,冲老家伙笑了一下,随后他的身体突然发出了一阵绿光。被绿光包裹着的童戚振对着归不归说道:“看来归老先生你要失望了,我找吴勉先生有件私事要问一下。不过看样子老人家你好像也不知道他去了哪。”
  
  “是,老人家我确实不知道。”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不过吴勉知道的事情,我老人家多多少少也知道一点。你问老人家我也是一样的,说吧,或许你的难题我老人家能说明白也不一定。”
  
  童戚振轻轻的摇了摇头之后,说道:“我还是等吴勉先生回来吧,有劳归老先生了。你要做什么自便,我还有一点事情要办,就不打扰老人家你了。”
  
  对着归不归说了两句话之后,童戚振转头看着广瑱,随后对着他说道:“我让你留在金陵,可是不记得说过让你这样出风头的话……当时我的话是你要谨慎、小心,不可任意妄为是吧?”
  
  “这件事怪不得我,实在是愚民百姓送钱来,我不接受的话,他们会怀疑我的身份。”广瑱有些紧张的解释了几句,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我也是为了完成您老人家交代的事情,只是没有什么进展……”
  
  当初假徐福焦大郎被广仁、火山拆穿偷偷摸摸的逃出了金陵城之后,广瑱也是要逃走的。不过就在这个时候,童戚振突然出现找到了他。在广瑱的面前卖弄了一点术法之后,让广瑱安安心心的代替‘徐福大方师’留在金陵城,替他盯住住在王府的吴勉、归不归等人。
  
  看到了童戚振的术法之后,广瑱便答应了继续留在这里看着王府的众人、妖,为了让他能安心的继续待在这,童戚振还在府尹大人的面前演了场戏。让广瑱‘抓’住了府尹大人身边的一只恶鬼,让这位金陵城的父母官深以为然,确信这位徐福大方师的高足也有了不起的艺业。
  
  不过没过多久,王府里面的人便一个接一个的失踪。童戚振交代的话是让广瑱看住王府的那几个人、妖,现在人都消失了,广瑱也没有能力去寻找,只能继续待在金陵城等着那些人回来。
  
  虽然徐福大方师不在了,不过前来送钱换取下一世锦绣前程的愚民还是络绎不绝。在广瑱看来这都是小事,焦大郎能挣到钱为什么自己挣不到?反正有童戚振那样的活神仙护着,天塌下来也有这位未来的师尊顶着。当下,广瑱继续焦大郎留下来的计策,发出明码标价开始公开贩卖后世的前程。
  
  后来焦大郎突然出现,吓了广瑱一大跳。原本此时花点小钱就能摆平此事。不过广瑱认定了这位昔日的师尊看到自己挣了大钱眼红,准备回来讹自己的。当下一个子没给不说,还差点派人将焦大郎甥舅俩灭了口。
  
  后来看到焦大郎去了王府,广瑱这才感觉出来事情有些严重。昨天归不归和两只妖物回到金陵城的消息他已经知道,也派了人监视着王府里面的一举一动。甚至还在王府招募的下人当中安插了自己的眼线,原本想着等到童戚振回来以后在详加禀告的,想不到这么快自己未来的师尊便赶到了。
  
  现在听到童戚振在质问自己,广瑱虽然有些慌张,不过心里还是觉得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这么说的话,是我错怪你了。”童戚振微微一笑之后,对着广瑱摆了摆手,说道:“那你可以走了……”
  
  广瑱还是有些不甘心,他是做惯了骗子的,心里没有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当下还想继续对着童戚振解释一下:“我这么做也是为了方便办好您交代的事情,您老人家知道的,在金陵城没有根基的话,什么都做……咳咳……”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虽然被自己的口水呛了一下,咳嗽个不停。咳嗽了几声之后,广瑱的嘴里便满是鲜血。随着咳嗽的加剧嘴里的鲜血一口一口被喷了出来……广瑱被吓得脸色煞白,想要求童戚振救命的时候,却因为猛烈的咳嗽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最后倒在了地上,一边咳嗽一边剧烈的喷着鲜血。片刻之后,他咳嗽的声音突然消失,人已经气绝身亡。
  
  看着地面上被喷得到处都是鲜血,归不归轻轻的皱了皱眉头,对着童戚振说道:“老人家我得说你一句了,想要灭口的话只是砍掉他的脑袋就行了,干嘛弄的这么血腥?看看这一地的血……”
  
  “这也是他罪有应得”童戚振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我这也算是替被他坑了的百姓们报仇了,这样的死法应该可以了……归老先生,如果吴勉先生回来的话,请和他说一句,我有办法可以让赵文君的魂魄恢复如初……这也算是我弥补一下当年做的错事。”
  
  “娃娃你有办法可以让文君那孩子的魂魄恢复如初?这话说的大了,你那位老师尊徐福都不敢说这样的话……”归不归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如果你真有这个法子的话,早不拿出来晚不拿出来,一直等到吴勉那一家三口消失了才拿出来。到底是你真想救文君那孩子呢?还是找不到吴勉着急了,用这个来诓他出来?”
  
  “老人家你为什么不能当作我良心发现,突然找到了可以弥补当年错事的方法?”童戚振嘿嘿一笑之后,对着归不归继续说道:“当年文君小姐虽然不是被我亲手所伤,也和我有莫大的关系……现在大事将成,我不想带着这个遗憾离开人世。”
  
  说完之后,童戚振从怀里摸出来一张锦帛,拋给了归不归之后,继续说道:“这是一半的丹方,如果吴勉先生肯出面的话,我便把另外一半的丹方拿出来……至于你们信不信,那我就没有办法了。”
  
  归不归看了一眼绢帛上面的丹方,上面果然密密麻麻的都写着滋养魂魄的天才地宝名称。不过丹方只有一半,剩下如何炼制,还有丹引的方向都在另外一张丹方之上。
  
  归不归这时候也不敢乱说话了,他收好了半张丹方之后,对着童戚振说道:“这件事情老人家我做不了主,你等着找到吴勉之后吧,这件事还是你们俩谈……我老人家插不上话。”
  
  “那就麻烦归老先生了”童戚振微微一笑之后,当着归不归的面施展五行遁法消失的无影无踪。看着他消失之后,老家伙古怪的笑了一下,对着藏在角落里的小任叁说道:“看来童戚振也有着急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