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百五十二章 投胎的破绽

第四百五十二章 投胎的破绽

  只留下阎君自己在王府还是不大妥当,小任叁吵着闹着又非要去府尹衙门不可。让它们两只妖物结伴去府尹衙门,归不归又不放心。最后老家伙决定让百无求留下来看着阎君,他带着小任叁去将焦大郎那名弟子骗来的不义之财,取来一些花花。
  
  当下,老家伙带着小任叁溜溜达达的到了府尹衙门门口。这一人一妖隐去了身形,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现在焦大郎的那位大弟子广瑱还是居住在衙门的后院,自从‘徐福大方师’离开之后,他便代替了自己的师尊,继续明码标价的贩卖下一世投胎的人家。
  
  归不归很快便找到了广瑱藏匿钱财的地方,焦大郎的这位大弟子比起来他师尊来要聪明一些,这些钱财每到了一定的数量之后,便会以送到了‘徐福大方师’身边为由,由广瑱的亲信统一带回老家。
  
  而一些金银等物,还是由广瑱亲自看守。虽然只是短短的十几天,被信徒们送到手上的黄金差不多已经有了一万多两。
  
  而且广瑱还以黄金敬天为由,鼓励信徒们多多用黄金来购买下一世投胎的机会。用黄金的人会比用铜钱的人早进轮回,当下家里有黄金的将这点家底都拿了出来。希望在别人之前先买到一个锦绣的后世。
  
  找到了存放黄金的库房之后,就在老家伙带着小任叁准备开始运送黄金的时候,突然听到门口有人开锁说话的声音。
  
  当下这一人一妖急忙停止了手里的动作,看着库房的大门打开,一个穿着方士服饰的男人带着那位府尹大人走了进来。
  
  “府尹大人,你有什么话可以在这里说了。”进来之后,广瑱冲着这位金陵府尹笑了一下,随后说道:“这里是我家师尊收藏法器的所在,用阵法护卫,大人您不用担心有人会偷听的……”
  
  “广瑱方士,你那位师尊到底去哪了? ”府尹大人的话里明显带出来不信任的语气,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你师尊现在不在金陵,那么答应过我的事情怎么办……还有,这些天我师爷统计了一下你们卖出去的转世名额。最近十天你们就卖了五万余人,其中一半的人下一世投胎都会在诸侯王公的家里。两万多人去投胎,可是本朝有王公爵位的人也不过三十几人,加上陛下的皇子,和历代王公的后人,也不过几百人。现在你卖了两万多份……哪有那么多的王公贵族之家供他们去投胎?”
  
  听到了这位府尹大人说出来了问题,广瑱早就有了准备,当下恭恭敬敬的回答道:“大人,家师和我可没说是本朝的王公贵族之家……本朝的王公贵族虽然只有不到一千人,不过他国的王公可不止这么一点人……之前放出去的是本朝的王公贵族之家,后来放出去的则是天竺、波斯等地的王公贵族。加上交趾、百越和倭国这些国家,加上其他的一些小国一共是三万六干三百多个王公之家。”
  
  说到这里的时候,广瑱顿了一下,冲着府尹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家师远游之前,曾经和我说过,府尹大人转世之后要投到本朝的帝王之家。他老人家早已经安排妥当,也是府尹大人的洪福齐天,您投胎转世的时候,已经是下一任皇帝即位。这位皇帝没有子嗣,恭喜大人将成为陛下的独子……”
  
  听了广瑱的话之后,府尹脸上才见了笑容。他听说过海外诸国多如牛毛,如果这么说的话,也能说的通为什么徐福大方师师徒卖了这么多的王公贵族投生的机会。而且自己的投生帝王之家既然已经被徐福大方师早早的安排好了,那府尹大人便更加没有什么顾虑了。
  
  “我就知道,广瑱师兄你办事谨慎,要不然的话,咱们师尊也不会让你留在这里主事……”在说话的时候,府尹大人已经是满脸堆笑。对广瑱的称呼也从广瑱方士变成广瑱师兄了。
  
  广瑱倒是不以为意,他冲着府尹大人笑了一下之后,走到了库房尽头,从几件金玉打造的盒子当中找出来了一个小小的黄金盒子。随后他亲自将盒子拿到了府尹大人的身前,双手将盒子递过去之后,说道:“广大师弟,这是咱们师尊临走的时候交给我的。让我临走之前交给你的,不过为了打消师弟的疑虑,这个东西还是现在给你的好……”
  
  说话的时候,广瑱打开了锦盒,露出来里面一个大拇指大小的丹药来。这枚丹药被红色的蜡皮包裹着,广瑱将它拿在手中之后,继续说道:“这就是鼎鼎大名的成生不老之药了,师尊看出广大师弟你有长生不老的潜质。也有一代帝王的命格,这两件事都非同小可,师尊不能替你拿主意,还是师弟你自己做主的好……”
  
  听到了广瑱手里丹药的出处之后,府尹大人的眼睛马上就直了。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才算反应了过来。颤颤巍巍的接过了丹药之后,他对着广瑱继续说道:“师兄要不你来替我做主,到底是长生不老,还是随了命格,下一世去寻那帝王之命?”
  
  “这个咱们师尊都不能替你做主,更别说我这个小小的弟子了。”广瑱将空了的黄金盒子收好之后,对着府尹大人继续说道:“师弟你带着丹药回去,想好是否服药之后再来找我。如果定好要长生不老的话,再来找我,我教授师弟你服药的办法。”
  
  府尹大人现在脑中一片空白,当下机械性的点了点头之后,和广瑱方士告别,随后带着丹药一起消失在了黑暗当中。
  
  看着自己的这位师弟消失之后,广瑱这才松了口气。随后他直接坐在了地上,背后靠着一棵珊瑚树,擦了一把冷汗之后,自言自语的说道:“差不点就说漏嘴了……这里不能待了,要快点走了……再来三天,三天之后赚的钱十辈子都花不完……说起来还要感谢焦大郎,要不是他正火的时候突然消失了。这笔钱什么时候轮得着我……”
  
  说到这里的时候,广瑱从地上爬了起来,正打算离开这里,回到自己的寝室休息的时候,突然听到身后发出了一声异样的响动。就在他回头的时候,就见一个人影凭空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看到了人影之后,广瑱先是吓了一跳,随后他马上认出来这人影是谁。当下长长的出了口气之后,对着人影说道:“您老人家吓了我一跳不知道您深夜造访,有什么赐教吗?”
  
  “赐教?广瑱你误会了,我并非是来找你的。”这人影说话的时候,转头看了还在隐身状态当中的归不归一眼。随后他微微一笑,冲着老家伙的位置说道:“归老先生已经到了,我们是不是就可以见见面?我这么对着空气说话,还是觉得太别扭了……”
  
  这个人转过来头之后,竟然是那位归不归也在寻找多日的童戚振……谁能想到那么忙碌的人竟然还和这个骗子勾结?
  
  这时候,归不归嘿嘿一笑,从藏身的位置中走了出来。随后对着童戚振说道:“老人家我还在怀疑,焦大郎假扮的徐福大方师已经退了,这个叫广瑱的怎么还敢留在这里继续行骗?原来这都是童戚振娃娃你的功劳?怎么?南山堂的钱不够花的了?还打上这个骗子的注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