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百五十一章 报账

第四百五十一章 报账

  从这天开始,焦大郎甥舅二人便成了王府的管家。邵择元知道之后倒是落得了一个清闲,原本他就是已经死了的人,本来就不应该拋头露面的做管家。而且他也确实不是作管家的材料,当下他继续藏在后宅的寝室当中,等着老丈人、丈母娘带着自己的娘子回来。
  
  而焦大郎甥舅二人好像天生就是作管家的料,这些年来焦大郎冒充徐福大方师的身份。在招摇撞骗的过程当中,有不少管理弟子和信徒们的经验。他们俩一直在和人打交道,干起管家再合适不过了。
  
  两个人做了管家之后,只是半天的时间便将一切都打理的井井有条,比起高如柏来有过之而无不及。只是让他们俩心烦的事那几个打手一直在王府外面转悠,他们俩不敢轻易的离开王府,这就耽误了不少事情。
  
  看出来焦大郎甥舅二人的烦恼之后,归不归嘿嘿一笑,将焦大郎叫到了身边。
  
  说道:“你连徐福那个老家伙都敢假扮,外面那几个人你就应对不了?看着挺聪明的人,这点小事还要老人家我给你们出主意……他们有打手,咱们家就没有了吗?你们贴张告示,就说家里在请护院。请他十个八个护院来,你们爷俩出门带上护院,他们敢动手就打。打不过就去找百无求,就说那几个打手骂它了。明白了吗……”
  
  焦大郎这才彻底的放下心来,不过这个老家伙和黑大个子不是父子吗?他怎么连自己的儿子都糊弄?不是亲生的?
  
  当天晚上,在焦大郎的安排之下,王府的生活终于步入了正轨。晚饭的时候,焦大郎安排了一大桌子菜肴,比高如柏做管家的时候还要丰富的多。趁着他们几个人、妖用晚饭的时候,焦大郎开始对归不归报账。将百天花掉的钱一笔一笔说的井井有条。
  
  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对着焦管家说道:“你是管家,怎么花钱你说的算,不用和老人家我说的。”
  
  “报账一定要的,不过还有件事要和您老人家说一下。”焦大郎一边给两只妖物和邵姑爷斟满了酒,一边继续陪着笑脸说道:“是这么回事,咱们家里的各类下人加上我们俩一同是八十六个人,明天还要再招募一些护院。等到吴老爷他们回来,还要买一些小丫鬟来服侍夫人和小姐。这些孩子守着夫人和小姐只能是家养奴,不好在外面聘用。这么多人人吃马喂的,加上先给了三个月的安家费……照这样的花法,您给我的那些金子可撑不了多少天。”
  
  “原来你想说这个……”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明天老人家我再给你一些,别怕花钱……还是那句话,你是管家怎么花钱你说的算。别有事没事就拿着账本来跟老人家我报账,家里的事情多,我老人家可没有心思管你的烂账。”
  
  听了归不归的话,焦大郎心里直乍舌:真是住在王府的有钱人,就是和一般人不一样。当初自己行骗也赚了几十万贯钱,不过那时候每一笔账他都查的清清楚楚的。除了那个败家外甥之外,他谁都不相信。谁能想到最后自己就是倒霉在这个外甥的身上,连自己人都不可信,更加别说外姓旁人了。
  
  再看看面前这个老家伙,竟然连查账都不查。而且话里话外的意思是老人家我不在乎你手里沾沾油水……自己做骗子的那条路已经堵死了,现在看起来给他们做管家,做个十年八年的弄不好挣的钱不比做骗子少多少……明白了归不归的意思之后,焦大郎这才笑呵呵的向正在用餐的人、妖告辞。看着他离开之后,百无求将嘴里的一口羊肉咽了下去之后,对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这俩骗子做管家倒是个材料。比起来高如柏来差不了多少,找个厨子起码就比以前的厨子手艺好。你看看这羊肉炖的酥烂,老子一口能吃掉一整只羊。”
  
  说到这里的时候,百无求喝下了一口酒送了送羊肉。随后他继续说道:“现在家里的事情完了,你什么时候带着老子去找你叔叔、婶婶和大妹子?”
  
  “去找的话就能找回来吗?”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再说了现在什么线索都没有,去哪里找?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在家里等着,你小爷叔不会无缘无故失踪的,过不了多久,他一定会想办法传递消息过来的。如果我们贸然出去寻找,再错过了他送回来的信息,那才叫得不偿失……”
  
  虽然百无求还是觉得老家伙这话有问题,不过它又找不出来什么问题。当下只能稀里糊涂的继续吃喝起来,这时候,一直牵挂着自己娘子的邵解元忍不住开口对着归不归说道:“归叔叔,我娘子他们不会有什么危险吧?这么多年都找不到人……我娘子还怀着我们的骨肉,可不能有半分的闪失……”
  
  “姑老爷,你现在还看不出来吗?你老丈人早就看你不顺眼了,他这是带着老婆孩子,去给小梅花再寻一个婆家。”这时候,看着愁眉不展的邵解元,百无求忍不住再次拿它调笑起来。笑了一身之后,二愣子继续说道:“不过你放心,小梅花肚子里那孩子还是你的。只不过生下来之后就要喊别人爸爸了……”
  
  邵解元虽然明白这是百无求在取笑自己,不过心里还是有些发虚。当下带着哭腔对归不归说道:“老人家……要真是那么回事的话,那我也不用赖在府上了……您这就放了我走吧,让梅儿回来好好养胎……她们娘俩好就行,我没什么……”
  
  “你别听傻小子瞎说……”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拍了拍邵解元的肩膀,随后继续说道:“老人家我虽然不知道当中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不过他们这么久没回来一定是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姑爷你放心……孩子是你的,娘子是你的……丈人爹也是你的……”
  
  说完这几句话之后,归不归脸孔一板,对着百无求说道:“看看你把咱们家姑爷吓得,老人家我要罚你……一会吃完晚饭之后,你和老人家我走一趟,去府尹衙门取点钱花。”
  
  百无求听到之后,看了远处阎君正在养伤的寝室一眼。随后对着归不归继续说道:“老家伙,咱俩都走了,阎王爷怎么办?
  
  现在是大晚上的,你就不怕那些小鬼知道了它的下落,赶来抢夺?”
  
  “现在谁能来抢夺?”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老人家我猜得没错的话,此时下面已经打成一锅粥了。地府的几大势力都在你争我斗,就算知道了阎君躲藏在这里,谁也不敢冒然分兵来这里抢夺……咱们知道吴勉消失了,地府里面的猫猫狗狗可不知道。想要对付吴勉,弄不好自己的家底都要搭进去。这笔赔本的买卖谁会做?”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再次笑了一下,继续说道:“而且童戚振送蒋合先的脑袋,说明他也不会让外人轻易去动阎君的。现在的阎君反而是最安全的……”
  
  听着他们俩要去府尹衙门偷钱,当下小任叁也兴奋了起来,它将自己油汪汪的小手在桌布上擦了擦之后,对着面前的一人一妖说道:“不行,这么好玩的事情,我们人参也要去。老不死的,比起来偷东西,你们俩绑在一起也不是我们人参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