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百五十章 新管家

第四百五十章 新管家

  好容易劝住了邵解元,看着他去书房写告示之后,百无求凑过来对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老子越看这个小白脸越不顺眼。你说说小梅花怎么就看中他了?老子就看城里铁匠铺家那孩子不错,长得又高又壮还会打铁。要不你想想办法让小梅花做个寡妇吧……”

  “傻小子你你可别乱来,邵解元的性子虽然弱了一点,不过那也是梅儿亲自挑选的姑爷。”归不归被百无求的话吓了一跳,当下急忙拦住了它,随后继续说道:“邵解元死在我们手里,他丈人马上就会知道。

  傻小子,小心到时候你小爷叔要你给他女婿偿命。”

  “凭什么!老子堂堂正正一个妖怪,去给那个小白脸偿命?呸!美死他……”百无求淬了一口之后,继续说道:“那算了,给他偿命老子太赔了,不干。等着耗死他吧,再给小梅花找个更好的。”

  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不在搭理这个胡说八道的二愣子。虽然邵姑爷做饭不成,不过他毕竟也是前科的解元,去写招下人的告示那是大材小用了。没有多一会,告示便被写好贴在了王府的墙上。

  全金陵都知道在这里做工挣得多,之前那些下人不知道怎么想的,敢偷盗王府的钱财私逃。而且人家王府家大业大,竟然都没有追究那些下人的意思。现在王府开始招下人,一些酒肆、饭铺的大师傅,伙计都赶过来。一时之间,王府大门口人满为患,排起了长长的队伍。

  邵解元虽然暂做管家,不过他的相貌金陵城人人都见过。不合适出头露面,而且他也不知道应该如何挑选下人。当下还是归不归亲自过堂,挨个见了这些人。在当中挑选了小廝、厨师、更夫和花匠等一干下人,还有几个当初在王府做工的下人,后悔了想要回来碰碰运气,结果被百无求和小任叁认出来,一顿打骂之后撵出了王府。

  眼看着下人挑选差不多的时候,两个熟悉的人影走进了王府。原本下人已经挑选的差不多了,百无求准备赶人了,不过见到了这两个人的相貌之后。先是一阵大笑,随后亲自带着两个人到了厅堂来见归不归。

  “老家伙你出来看看谁来了?老子刚才还以为认错了人……”一阵大笑之后,百无求指着两个人继续说道:“老子知道当年徐福那个老东西经常给你小鞋穿,现在报仇的时候到了。假的徐福那也是徐福……看见了归老爷,不知道磕个头吗?”

  被百无求带来的人正是那位假冒徐福大方师的焦大郎,此时他虽然戴了帽子遮挡了面容。不过这个人的相貌是在太熟悉了,还是被百无求一眼认了出来。

  见到了这位‘大方师’之后,归不归也跟着大笑了起来。当下他看着假徐福甥舅二人给自己磕头,老家伙一点客气的意思都没有。笑眯眯的看着两个人磕完头站起来之后,这才说道:“这不是大方师吗?怎么礼贤下士到这种程度了?你怎么还对老人家我磕头……这怎么说的?今天就这一次啊,今天在磕头就不许了……唉,谁能想到老人家我也有今天……”

  归不归说笑的时候,焦大郎甥舅在一边陪着,笑脸点头哈腰。百无求看到之后,忍不住说道:“不是老人家我说你们俩,好好的骗子你们俩不当。来我们家干什么?

  你们俩不是想要做下人吧?我们可是雇不起……”

  “百老爷您说笑了,我们甥舅俩求一顿饱饭就好了,什么钱不钱的不提也罢……”说话的时候,焦大郎叹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我知道您几位都是老神仙,我以前是钴进了钱眼里,不知道怎么作好了。后来被广仁大方师点化,原本想着回去务农的,不过家里的房子、地都换了这小畜生的赌债,实在是没有营生的手艺……后来听到我以前的弟子还在这里做买卖,便打算过来借点钱,没想到那个畜生翻脸不认人。还打算灭了我们甥舅俩的口,没办法……金陵城我们是出不去了,只能靠着老人家您这棵大树活命……”

  和假徐福焦大郎说的一样,当初差点死在了广仁、火山的手里之后。他们爷俩也不敢继续装扮徐福骗人了,当天晚上趁这广仁、童戚振和吴勉大战的时候,偷偷摸摸的离开了金陵城。

  虽然没有敢带钱回来,不过焦大郎身上佩戴的美玉、玛瑙等饰物也是一等一的上等货色。他们俩乔装改扮去了杭州,将这些东西都变卖掉。回家给焦大郎的外甥还了外债,原本想着家里还有百十来亩地。后半辈子靠地租也够活了。

  没有想到的是,焦大郎外甥的几个老婆也不省心。听到他们俩没了来钱的手艺,没过两天便席卷了家资带着孩子跟外面的野男人跑了。这个时候,焦大郎的外甥才明白过来,这些孩子也不是他的亲生骨肉。

  几个女人逃走之前,还将家里的房子和田地都作假卖了出去。想不到焦大郎甥舅俩行骗一生,最后竟然落得这样一个下场。当下他们俩的生活便变得艰难了起来,连吃饭都成了问题。

  就在这个时候,他们俩听到金陵城还在外售转世投胎的事情。细打听之后,才知道自己甥舅二人偷偷离开了金陵城之后。他以前的弟子大半都散了,只有知道他们俩底细的那名大弟子董贤还留在金陵城的府尹衙门。

  董贤借口大方师被仙友召唤,去海外仙山参加仙会去了。他是大弟子代表师尊继续留在金陵造福百姓,董贤做事不像焦大郎这样遮遮掩掩,直接明码标价说明下一世投胎到什么人家需要多少钱。一时之间,这里的生意兴隆。传说董贤这几天便富可敌国,钱多的已经超过了焦大郎没走的时候。

  虽然铁了心不再做骗子了,不过去向昔日的弟子借点钱度日这总没有问题吧?

  当下他们甥舅二人再次乔装打扮混进了金陵城,找到了已经今非昔比的董贤。没有想到说明了来意之后,董贤竟然对二人破口大骂。还威胁他们俩不要坏了自己的好事,要不然的话别怪他不讲昔日的师徒情分。

  说话的时候,董贤从外地招来的打手也出来吓唬他们甥舅俩。只是碍着这里是府尹衙门,他们不敢下手至于焦大郎甥舅二人死地。

  当下又气又怕的焦大郎带着自己的外甥从府尹衙门里跑出来,见到那几个打手在后面一直紧紧跟随。他们俩也是被吓破了胆,看到王府门口人多,当下便挤了进来。知道里面这是在招聘下人之后,他们俩想起来当初归不归在宴会上面的手段。

  当下便决定进来躲躲,起码要躲开外面的打手。

  听到了焦大郎的诉说之后,归不归嘿嘿一笑,对着他说道:‘大方师’,看在你这幅好皮嚢的份上,老人家我就收你们俩做个管家,你外甥也留在府上,你是大管家,他是二管家。以后府里的大大小小事情你们俩做主了,你们俩既然是我王府的管家,那么你们的事情就是王府的事情。外面的打手,府尹衙门的孽徒老人家我替你们俩料理了。做得好,还有天大的好处,做的不好,广仁大方师的手段,老人家我也会使……”

  这一对骗子甥舅听到了归不归的话,当下感激的又跪在地上对着归不归磕起了头来。老家伙也不拦着,笑眯眯的看着这个和徐福大方师一摸一样的人,自言自语的说道:“这要是让广仁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