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百四十五章 人头

第四百四十五章 人头

  不过蒋合先毕竟还是在格杀令名单上的人,他也不敢轻易冒头。当下只能将这些年收下来的弟子派了出去,还不能派出有术法底子的弟子,以免让人发现自己的行踪。犹豫再三之后,只是打发出去几个刚刚收入门下不久的弟子,试探着去刺杀阎君。
  
  原本蒋合先也没有想过这样的弟子一次便能刺杀了阎君,只是想惊扰一下阎君和归不归,等到他们不厌其烦的时候,自己再突然下杀手来了结阎君。为了不让阎君和归不归查到自己,蒋合先不惜事先封住了这些弟子们的一魂二魄,只要他们一死,这一魂二魄便会自动消亡。
  
  只要这些弟子们被阎君、归不归抓住,他们便会马上自杀。为了能让这些弟子们放心去死,蒋合先又画了一张大饼。
  
  许诺他们死后下一世可以投胎到富贵人家,这些弟子们大多都是穷苦出身,修炼术法的资质不是太高,下一世能到富贵人家重新投胎也是一个极好的选择了。只不过他们不知道的是,他们这位师尊有没有本事让他们去投胎还在两说之间。而且少了一魂二魄下辈子投人胎也会早早夭折……现在童戚振亲自找到了自己,几句话说完,蒋合先也知道自己这次是做错了事情。如果阎君真死在自己的手里,或许能给徐福大方师带来更大的麻烦。
  
  看着沉默不语的蒋合先,童戚振继续说道:“原本放阎君来到人世,是腾出位置来让地府闹个不可开交……现在你惊到了阎君,说不定会逼它早早回到地府。这样一来,我这些年来的布局便都被你打乱了。
  
  合先,你说我应该怎么办……”
  
  蒋合先迟疑了一下之后,两只手缩回到了袖筒里,冷冷的看着面前这位昔日同门。随后幽幽的说道,多年不见了,再见面你就要了结我吗?就好像当年你了结韩中仙那样。”
  
  “我是来让你离开这里的……”童戚振轻轻的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刚才归不归已经看穿了你的把戏,阎君是鬼物,趁乱已经附身在其中一个被打倒的恶少身上。如果不是我帮忙,现在他已经到了你这里。正面对上归不归,你有几分胜算?”
  
  几句话说完,蒋合先再次闭上了嘴巴。顿了一下之后,他才再次开口说道:“多谢了……这件事是我莽撞了,我不在心存妄念。这就找个地方继续躲起来。”
  
  “你好自为之吧……”童戚振说完这句话的时候,长长的出了口气,随后他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随后对着蒋合先继续说道:“还有件事,当年我存放在你那里的东西,你要还给我了。有了它,我才能给你收拾残局。”
  
  “你有东西存放在我这里?”蒋合先愣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我怎么不记得有这回事了?你的法器和阵法都是自己看管的,什么时候交给我了……”说话的时候,蒋合先紧绷着的神经微微有些松懈,他怎么也想不起来童戚振有什么东西交给自己看管了。
  
  “你连这么重要的东西都忘了?”童戚振微微的皱了皱眉头,随后从怀里摸出来一个小小的铜盒递给了蒋合先,嘴里继续说道,看看这个,想起来了没有?”
  
  蒋合先没有多想,条件反射一样的接过了铜盒。就在他接触到铜盒的一刹那,童戚振身上突然绿光一闪,随后这段绿光顺着手里的铜盒传导到了他的身上。等到蒋合先反应过来的时候,身体已经完全被绿光包裹着。别说活动了,就连说话都说不出来。
  
  “现在想起来了吗?就是你的人头啊……这么多年了一直存放在你的脖子上,现在该还给我了。”看到蒋合先被制住之后,童戚振微微一笑,伸手在昔日同门的袖子里将一个小小的竹筒拿出来。
  
  “当年我可是替大方师管理藏宝阁的,你以为偷走了七魄针,我会不知道吗?”童戚振一边把玩着手里的竹筒,一边继续说道:“拿走你的人头容易,不过百无求就在对面的大街上。我可不想动静太大,把它招惹过来。你的魂魄离开这里之后,赶紧去投胎吧……”
  
  说话的时候,童戚振将手里的竹筒对准了蒋合先的胸膛。随后他在昔日同门满脸惊恐的目光之下,按动了机关。一根锈迹斑斑的铜针从竹筒里面射了出来。无声无息的钉在了蒋合先的胸膛上……看到蒋合先身上被铜针射中之后,童戚振收了他身上的绿光。随后就见蒋合先的身体快速的溃烂,在几个呼吸之间大半个身体化成了脓水。
  
  “原本我也不想这样,不过你自己犯的错,还是自己承担的好。”童戚振说话的时候,手里出现了一柄长剑,直接将蒋合先的人头斩了下来。随后抓住了这颗人头催动五行遁法,消失在了黑夜当中……就在这座民宅不远处的街道上,黑大个子百无求正在来回的穿梭着。刚才他跟踪两个要行刺阎君未果的刺客到了附近,想不到两名刺客竟然活生生的在它的眼前消失。不甘心的二愣子在大街上来回奔跑,想要找到两个人的下落。结果转了几圈还是一无所获。
  
  就在它准备要回到归不归身边的时候,一个手里提着木盒的童子从对面的民居当中走了出来。小孩子走到了百无求的面前,规规矩矩的鞠了个躬之后,双手将手里的木盒送到了二愣子的手上,说道:“陛下,我家主人说他行事不周,给您和归不归先生添麻烦了。这里面就是您一直再找的东西,您把它交到归不归老先生的手里,他老人家自然什么都明白了。”
  
  “小娃娃你知道老子是谁?”百无求皱了皱眉头之后,想要将手里的木盒打开。不过这木盒是特殊手段制造的,二愣子想尽了办法也打不开它。当下瞪着眼睛对小童子说道,你家主人是哪个王八蛋?让他出来,就说百无求老爷爷在这里等他……”
  
  “是,百无求老爷爷您稍等,我这就去把我家主人请出来。”说完之后,小童子再次对着二愣子鞠了个躬。随后转身回到了宅子当中,留下百无求站在大门口等着。
  
  二愣子等了半响都不见有人出来,当下也不管其他的,直接一脚踹开了大门走了进去。不过它在前院后院都转了一圈,也没有发现有半个人影。这时候它才明白过来自己是上当了,无奈之下只能带着手里的木盒回到了百无求的身边。
  
  此时,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归不归和小任叁已经驾驶着马车出了城。原本此时早已经关了城门,不过老家伙还是施展手段迷晕了守城的官军之后,驾驶着马车出了城。
  
  在这里等了半响之后,才看到百无求提着一个木盒从城里跑了出来。二愣子将刚才发生的事情和归不归说了一遍,随后将手里的木盒也递了过去:“早知道的话,老子就把那个小崽子一起带过来了。老子整张脸就能吓得它什么都说出来。老家伙你先看看盒子里面什么?老子摆弄一路了,怎么也打不开……”
  
  归不归根本就没想打开盒子,老家伙直接将木盒摔在了地上,随后从里面滚落出来一个沾满了石灰的人头。
  
  看到了人头的相貌之后,归不归嘿嘿一笑,对着百无求说道:“看来不用我们出手了,有人帮老人家我料理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