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百四十章 刺客

第四百四十章 刺客

  “那你安排好了……”说完这句话之后,阎君心口的伤势又开始隐隐作疼。当下它不再理会归不归和两只妖物,闭上了眼睛养起神来。心里暗自盘算自己要如何夺回地府之主的大位,不过想来想去,不管它用什么手段,都离不了吴勉、归不归他们相助。等到再说话的时候,对归不归和两只妖物也客气多了。

  阎君醒过来之后不久,天色便慢慢的黑了下来。原本归不归和两只妖物是可以昼夜兼程的,不过阎君刚刚醒过来还需要修养。当下归不归在官道边找了一座镇店住下,这镇店当中只有一个大车店,好在只是一晚,将就一下也就过去了。

  看到了大车店里没有其他的客人,归不归摸出来一个金锞子扔给了掌柜,包下了整个客栈。

  客栈掌柜平时见到的都是铜子,什么时候见过有人掏金子来结账的。当下兴奋的脸色都红了起来,当下开始给这几位客官张罗起来吃食。只是这样的穷乡僻壤也弄不来出什么肉食,客栈还有几斤面,一颗大白菜和豆腐之类的东西。最后给这几位客官烙的大饼,又炖了一大盆的白菜豆腐。临出锅的时候,掌柜的狠狠在菜锅里倒了两勺香油。

  将饭菜端在了桌子上之后,掌柜的在自己的围裙上擦了擦手,随后陪着脸笑对着包店的大爷说道:“咱们这里原本是包伙的,不过大晚上的几位客官在附近也找不到吃饭的地方。您老几位避避屈,凑合着吃一口。明天您几位顺着官道一直往前走,差不多五十多里就是县城,里面酒肆、饭铺什么都有,几位老爷到那里再打打牙祭……”

  “有口吃的就行,原本就不是来找你这里吃山珍海味的。”归不归微微一笑之后,看了一眼正在狼吞虎咽的两只妖物。它们俩平时大鱼大肉的吃惯了,偶尔吃点这样的饭食,也是别有一番风味。

  掌柜的客气了几句之后,便走出了这间大通铺。归不归扶着阎君上了大炕,原本这样有些肮脏的地方,就连百无求这样不拘小节的都有些嫌弃。不过周围在没有还能住人的地方,也只能在这里委屈一晚。

  就在两只妖物刚刚将饭食吃的见了底的时候,老家伙正要喊掌柜的进来收拾。突然听到外面响起来有人说话的声音:“刘掌柜你这是什么意思?这大晚上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你让我去哪里投宿?”

  随后掌柜的声音响了起来:“我这也没有办法嘛,刚刚和你说了,我这小店被几位老爷花钱包了。什么叫做包店?就是我这小店只能招待这几位老爷……货郎,你再往前走走,到刘家村去看看……”

  “刘家村才有六户人家,哪有我住的地方?”那个被掌柜称呼货郎的人有些着急的继续说道:“刘掌柜,你帮着我和几位老爷通融通融。这样,我就在你这柜台前面呆一宿就成,您在赏我一副铺盖,明早该给您多少房钱一个子都不会少的……您帮帮忙,去和老爷说一声……”

  “这就是看在你常来常往的份上,你等着啊,成不成的我可不敢打包票。”掌柜的咕哝了一句之后,陪着笑脸来到了里面的大通铺当中,对着归不归说道:“几位客官……”

  “不用说了,你自己的房子能不能听到外面人说话,掌柜的你不会不知道吧?”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让那个货郎进来吧,只要不吵到我们几个,他在外面爱睡哪里就睡哪里……”

  “那我替他多谢您老人家了。”展柜的眉开眼笑的对着归不归他们举了个躬。随后走到了大门口,对着等着回信的货郎说道:“这次你的运气好……你就在这里忍一宿,一会我给你拿铺盖过来。记住了,千万不能去骚然里面的几位客官。”

  听到今晚不用露宿街头了,货郎也跟着松了口气。随后连连对着掌柜的道谢,不久之后,听到掌柜的给这人送来了被褥。外面进来的货郎也是累了,倒在铺盖上没过一会,小呼噜便跟着响了起来。

  这个时候,两只妖物也已经吃饱喝足。它们俩虽然嫌这里的条件简陋,不过刚刚听到有人差点连这样的客栈都住不下的时候,它们俩的心里这才好受了一点。当下也跳到了床上,准备休息。

  归不归直接坐在椅子上,靠着墙壁打算就这样坐着休息一晚。这一人二妖闲聊了几句之后,便听到了百无求的鼾声,随后小任叁也不在说话。看到两只妖物都没有了动静,老家伙也闭上了眼睛准备休息。

  又过了一个时辰左右,躺在外面柜台前的货郎突然睁开了眼睛。随后他的身体直挺挺的站了起来,随后慢慢向着里面的大通铺里面走了过去。到了大通铺门口的时候,货郎站住了脚步,随后手里凭空出现了一柄长剑……

  长剑在手之后,货郎深深的吸了口气,稳了稳心神之后,突然撞开了大门,举起来手里的长剑,对着大通铺上靠门一边的人影砍了下去。这个人是抱着必死之心。打算一剑了结阎君之后,自己被这几个人、妖杀死,也算是达到目的了……

  当下一剑砍在了门口人影的身上,随后这人也不管手里的长剑了,转头便向着客栈外面逃了过去。就在这人转身的一瞬间,身后突然响起来了一个苍老的声音:“谁让你来的?直接奔着它下手,那就是说你们已经知道它是谁了……”

  听到了这个声音之后,这人知道今天不可能逃脱了。当下从怀里摸出来一颗丹药来,直接就要往嘴里送。眼看着这颗丹药已经进了他的嘴,就等着下咽的时候。货郎的背后响起来一个粗旷的声音:“老子在这里,你还敢下手……”

  说话的时候,货郎的背后突然伸出来一双大手。托住了他的下巴。身后那大手的主人直接卸掉了货郎的下巴。因为嘴合不拢,刚刚进了嘴的那颗丹药又被他吐了出来。

  这时候,小任叁一个火球喷了出来。挂在了半空当中,货郎的真实相貌这才出现在了几个人面前、这人三十出头的年纪。身上感觉不到丝毫的修士的气息。看着好像是个普通人一样,实在无法想象谁给他的胆子,敢来行刺阎君……

  “你是个大活人……那你知道刚才行刺的是谁吗?”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老人家不和你废话,说出来谁指使你来的。你不过是个工具而已,犯不着替别人丧命。”

  此时货郎低着头一眼不发,虽然他不理会归不归和两只妖物的逼问。不过还是偷眼看了一眼大通铺上面的阎君,就见原本应该死在了自己剑下的阎君已经站在了归不归的身后,正在盯着自己。刚才那一剑自己明明已经砍中了啊,怎么会是这样的一个结果。

  看到货郎一言不发的样子,百无求皱着眉头将货郎的下巴安上了上去。随后对着他继续说道:“还是不打算说实话是吗?老子告诉你,刚才你要杀的人是阎王爷,你得罪了它,就算死了都不会让你安生的……”

  “我既然敢下手,那就是知道要杀的人是谁……”货郎终于开口说了话。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这件事败露了,那我端无生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