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百三十八章 童戚振的计划

第四百三十八章 童戚振的计划

  鬼王咬了咬牙之后,点头说道:“好,我们的恩怨回到地府再说。你说我们要如何联手?”
  
  雷钧指着吴勉身后的山洞说道:“吴勉是能守住前面,后面的山洞他却无能为力。你我联手驱赶法源、薛不平的残部正面去攻吴勉,趁着他不注意的时候,你们各自分出一支队伍,轰塌了山洞……听说阎君现在身负重伤,应该经不起这一下了。”
  
  鬼王也想不到更好的主意,当下点头说道:“好,就依你的计策。法源和薛不平的残部不用白不用,不过大阴司那部人马呢?不能让它们吃现成的吧?”
  
  听到鬼王说到大阴司,雷钧冷笑了一声说道:“那个墙头草已经撤了,它是看到了风向不对,刚刚带着它的那点人马逃走了。它也不想想如果阎君缓过来的话,它能逃到哪去?就算投了胎也要把它的生魂拉出来……”
  
  “不管它……”鬼王对着自己的本部妖兵说道:“你们去指挥法源、薛平不的残部正面去攻吴勉,如果它们有不从者,立杀不问……何忠、李辕你们俩分出一只妖兵来跟随雷钧判官去往山洞顶上,听从雷钧之命,不得违抗。”
  
  两员不明白自己的主公什么时候开始和雷钧这么好了,连自己的妖兵都能分出来一支交给雷钧统领,真的不怕这位判官吃了这只人马吗?不过它们俩都知道鬼王的脾气,当下只能领命带着自己的手下跟着雷钧的妖兵绕过来吴勉面前,从后山向着山洞顶上进发。
  
  雷钧临走的时候,也留下了自己的—只人马交给了鬼王。随后,鬼王的部属开始逼迫已经杀怕了撤回来的薛不平的部属,继续向着吴勉这边杀过来。还把要逃走的法源部下也围拢了起来,用刀枪逼着它们继续向着吴勉这边扑过来。
  
  按着鬼王所想,吴勉就算是铁打的人,也有术法干涸的时候。到时候他的术法续借不上,到时候要么他自己识趣逃走,要么也要和自己服软,将阎君交到自己的手里。不过吴勉的术法深厚完全出乎鬼王的意料,他的术法好像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一般,不停的勾引雷电形成网络。将冲上来的鬼物们直接化成了虚无,这样的术法就算那位传说中的大方师,也坚持不了这么长的时间吧……现在鬼王只能盼着雷钧那里顺利一点,眼看着法源和薛不平的人马就要拼光了。再就要用自己的老本了……眼看着法源的残兵就要拼光的时候,吴勉身后的山洞突然发出了一声巨响。随后山顶猛的向下一沉,整个山洞垮塌。一阵浓烟从里面冒了出来,将吴勉包围在了里面。
  
  “成了!三军听着,前阎君已经亡于修士吴勉的手上。通晓地府各部,阎君以亡……”看到了山洞倒塌之后,鬼王大吼了一声,随后不再理会给烟尘包围住的吴勉。急忙带着本部人马向着地府的方向逃去,现在回到地府还来得及给雷钧设下陷阱。等到它带兵回到地府的时候,自己给雷钧全力一击。到时候地府自己的势力最大,那个手里只有几个阴司和鬼差的大阴司完全不是自己的对手,如果它不臣服,那就是自己砧板上的鱼肉了。
  
  鬼王的大部一走,剩下的鬼物更加不敢待在这里。当下也跟在鬼王的身后,向着地府的位置跑了下去。片刻之后,将吴勉包裹住的烟尘消散,白发男人看到了面前无数的鬼物竟然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又回头看了身后的山洞一眼,对着空气说道:“老家伙呢?没死吧……”
  
  “就差了那么一点点……”这时候,从吴勉的脚下钻出来小任叁的人头。小家伙冲着白发男人咯咯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老不死的算到了它们会有这么一出,把阎君救过来以后,就让他儿子挖出来了一条地道。这边我们刚刚爬出来,那边这些小鬼便把山洞弄塌了。也是托了大雾的福气,也没谁发现我们……”
  
  听了小任叁的话,吴勉点了点头,随后将手里握着的三颗储金扔给了人参娃娃,说道:“把这个还给老家伙,让它把术法注满。下次兴许还能用得着……”
  
  小任叁笑了一声之后,对着吴勉说道:“你不跟着我们人参去见他们吗?这里的小鬼都撤了,我们也可以原路回去了。”
  
  “你们先回去,在金陵城等我就好,我还有点事情要办。”对着小任叁说了一句之后,吴勉看了一眼面前雾气最浓厚位置,随后对着人参娃娃继续说道:“和老家伙说,快点回去,有什么事情金陵城再说……”
  
  小任叁眨巴眨巴眼睛,顺着白发男人的目光看了远处一眼。小家伙明白了什么。当下也不再多说话,直接遁地消失在了吴勉的面前。
  
  小任叁消失之后,吴勉对着雾气最浓厚的空气说道:“已经看了大半天了,才死了一个判官和一个鬼王,你是不是有些失望?”
  
  吴勉的话音刚落,便听到空气当中传来一声轻笑,随后童戚振的声音从雾气当中传了出来:“这样也不错了,法源和薛不平的势力彻底铲除了。剩下来就是雷钧和孔煞争夺地府大位了,等到它们俩分出高下之后,你们再把阎君送回地府。到时候不管它们俩谁胜出了,都要和阎君再来一战。这一战打完,地府千百年之内,也没有余力想要染指人世间了。”
  
  “这还不是你的功劳吗?”吴勉冷冷的笑了一下,随后对着雾气当中的童戚振继续说道:“现在你的大事已经完成的差不多了,是不是应该话赴前言,死在我的面前了?”
  
  “还不到时候……”童戚振轻声的笑了一下之后,继续对着吴勉说道:“现在地府还有翻身的机会,如果它们和地府联手的话,还是对人世间的一大威胁。我不能让这种情况出现。不过吴勉先生你不要着急。差不多了,很快我在你身上的心结就可以解脱了。到时候对我也是一种解……”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吴勉身边的斩鲲突然消失。随后霉气里面的童戚振轻轻的“啊……”了一声,随后又笑了一声,对着白发男人说道:“这柄法器是大方师给你的,在我要做的事情没做完之前,他老人家怎么会看着你了结了我?吴勉先生,如果贪狼还在的话,刚才那一下或许已经让你我解脱了……”
  
  说到最后的时候,童戚振的语气当中竟然带出来一丝的哀伤。随后他轻轻的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吴勉先生,我还有事要做。等到大事完成之日,童戚振必定到您面前领死,以赎伤害了令夫人魂魄的罪过胃……童戚振这就告辞了……”
  
  童戚振的话说完之后,那柄闪烁着秋水光芒的法器再次回到了吴勉的身边。顿了一下之后,白发男人最后看了一眼童戚振说话的位置,随后他转身向着山下走了下去。
  
  差不多走到了刚才巧遇阎君、冯佐魂魄的地点,隐隐约约看到雾气当中出现了几个人影。随后,一个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是童戚振吗?老人家我猜到他会来亲眼看一下自己的计策成功。是他吗?”
  
  “是……”吴勉答应了一声之后,已经来到了归不归的身边,看到了百无求背在身上,还没有苏醒的阎君。随后继续说道:“差不多了,应该做个了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