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百三十五章 三方混战

第四百三十五章 三方混战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吴勉面前的鬼物们一面一面的倒下,看的判官心惊肉跳的。他几乎将自己的全部人马都带了过来,原本以为可以趁先手抓住了阎君。到时候有这张王牌在手上,自己或者挟天子令诸侯,或者直接杀了它立威。都可以给自己一统地府打下绝佳的基础,想不到最后竟然败在了一个白发男人的手里。

  什么时候吴勉有这样的本事了?他莫不是徐福大方师假扮的的吧?判官越看心里越没底,当下心里准备暂时避开白发男人的锋芒。它要带着剩余的鬼物们撤回地府,吴勉不是它一个判官的力量能解决了的。

  不过就在判官准备后队变前队回到地府的时候,它身后的队伍突然开始乱了起来。一阵一阵厮杀的声音从他的背后响了起来。

  就在法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正在发愣的时候,一个满身血污的鬼物从后面跑了过来:“尊判……雷判的大军也杀过来了!现在它们的前锋已经和后军交战……我军伤亡惨重。”

  “雷钧到了……”听到了另外一名判官也到了这阴阳交汇之地,法源原本凉了半截的心彻底凉透了。两位判官原本就不和,现在更是为了阎君大位公然的撕破了脸。原本它们俩的实力相当,只是现在法源被吴勉打的了伤元气。后面再有雷钧夹攻,这次自己想要全身而退真是比登天还难了。

  虽然和吴勉是敌我矛盾,与雷钧判官是内部矛盾。不过法源深知一个道理,往往是自己人对自己人才会下死手……

  当下法源也顾不得吴勉了,它亲自带队到了后军,指挥着自己的阴兵和雷钧判官的人马打在了一起。一时之间,两股势力的阴军打在了一起,喊杀声震天。反而吴勉这边冷清了起来,片刻之后,白发男人便将留在这里垫底的鬼物屠戮的一干二净。

  这时候,归不归这才带着两只妖物从山洞里面走了出来。老家伙冲着吴勉嘿嘿笑一,说道:“好手段,老人家我都忍不住要夸夸你了……这纵雷之术已经高绝,就连徐福那个老家伙也不敢说比你的更好。你也别怪老人家我把你诓过来,看到了吗?你在晚来一会,我老人家就要被业火烧的一干二净的。老人家我算到了地府的人马马上就要杀过来,这才麻烦人参找你过来救命的……”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吴勉并没有搭理他。白发男人走到了那个喷发出来黑色火焰的铁块旁边,此时业火已经喷了个干干净净。而那块黑铁遍体挂满了冰霜,连周围的地面上也挂满了白霜……

  而那柄斩鲲也掉在了黑铁旁边,好像一个喝得微醺的大孩子,正在回味着美酒入喉的感觉。吴勉好像和这个吃饱喝足了的长剑失了去联系,两次尝试着召唤这柄长剑都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当下,吴勉亲自弯腰将这柄长剑拿到了手中。出了剑身有点温热之外,在感觉不到其他什么不对的地方。

  就在吴勉感觉到有些怪异,打算找归不归询问一下为什么会出现这样情况的时候。远处交战的阴兵当中突然爆发出来几阵巨响,随后砍杀的声音猛的大了起来。好像下面发生了什么重大的变故一样……

  “老家伙你们过来看看,下面这是怎么了?”这时候,站在山顶高台上的百无求指着山下的雾气说道:“它们怎么自己人和自己人打起来了?这下手重的……比刚才对小爷叔下手可重多了,就好像是在和杀父仇人拼命一样。怎么又来了一波小鬼……现在是三拨人马混战在一起了。”

  百无求的目力并不受这雾气的影响,山下发生的事情它看的清清楚楚。就在两位判官的大军混战在一起的时候,从另外一边的地府入口又冲出来第三波人马。这只人马冲出来之后,马上和之前两位判官的大军混战在了一起。百无求连说带比划的将山下发生的事情对着吴勉、归不归和小任叁说了一遍。

  “又来了第三波鬼物?”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那正好,它们打它们的,咱们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回去……看来那位阎君也不省心,和老妖王疆卞也差不多。一个被儿子们坑,另外一个被手下的阴官坑……”

  现在起山下又来了某位鬼王的大军,当下三支鬼物的队伍们混战在了一起。原本法源已经被雷钧打的只剩下了一口气,现在见到了鬼王的大军赶到。它这才苟延残喘的片刻,带着自己的本部人马撤出了战场。打算趁着对面两路阴兵大战的时候,自己带着这些残兵败将回到地府休整。

  山下打的异常惨烈的时候,吴勉、归不归趁机带着两只鬼物顺着上山的原路向着阴阳交汇之地的出口走了过去。一路上还是遇到了不少被打散了的阴兵,对付这样的小杂兵,吴勉已经懒得出手,还是百无求冲过去,将这些鬼物的脑袋一一拍碎。后来虽然远远的有鬼物看到了他们几个,不过见识了那个黑大个子是怎么对付它们同族鬼物的之后,再没有哪个鬼物敢冲过来送死。

  直到他们几个走到了半山腰的时候,远处突然闪过了几个鬼影,百无求见到了之后就要往上冲。就在这个时候,归不归突然拉住了二愣子。随后压低了声音说道:“对面的是阎君陛下吗?”

  这句话一出口,远处雾气当中的几个鬼影突然顿了一下。片刻之后,一个声音从对面响了起来:“是归不归老人家吗?我是冯佐……陛下就在我这里,您老人家……吴、吴勉先生您也在啊……”

  说话的同时,一个鬼影从雾气当中走了出来。正是死在了童戚振手里之后,便一直被关押这阴阳交汇之地的冯佐。原本它还满脸堆笑,不过等到看到了站在归不归身边的吴勉之时,冯佐脸上的表情开始变得尴尬了起来。

  “冯佐……为什么你还没有烟消云散?”吴勉也跟着皱了皱眉头,随后继续说道:“你在这里见到我,算你是自杀的。明白了吗?”说话的时候,白发男人得身上已经泛起了隐隐的雷电之光。

  看着这个差点就成了自己老岳父的男人身上泛出了杀气。当下急忙解释道:“吴勉先生您看在阎君的份上,暂时绕我这一下。陛下现在受了重伤,再不医治的话,恐怕它就要先烟消云散了……”

  说话的时候它身后从雾气当中走出来两名鬼物,其中一鬼的背上,还背着那位已经失踪了两天的地府之主。

  现在的阎君脸色煞白,顺着嘴角不停的有鲜血流淌下来。这位地府之主已经陷入了昏迷当中,看着样子冯佐说的话不虚,它可能随时随地都会咽气化为虚无。

  归不归看到了阎君之后,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当下吩咐背着阎君的鬼物将它放到了一片丛林当中,扯开了阎君身上的长袍,就见它的心口插着一枚钉子。这枚钉子已经整颗插在了阎君的心口,只留下来一个小小的钉尾。

  阎君的身上只有这一处外伤,而且胸口虽然被插进了钉子。不过却连一滴鲜血都没有流淌出来,看到了阎君的伤势之后,归不归眉头皱的好像一个疙瘩。轻轻的叹了口气之后,他转过头来,冲着吴勉说道:“阎君这次没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