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百三十三章 归不归的成就

第四百三十三章 归不归的成就

  此时的归不归、百无求身上都是一身的鲜血,诡异的是老家伙胸口的一个手指大小贯穿前后的血窟窿还在不停渗血,他长生不老的体制好像失效了一样。除了胸口这个伤口之外,身上大大小小还有七八处伤患也没有复原。
  
  而百无求比归不归也好不了多少,它前心的位置一片焦糊,好像被火烧过一样。一直胳膊古怪的擎在胸口,看这胳膊严重变形的样子,应该是已经骨折。二愣子的背后还插着一个箭头,不停的有黑血从里面渗出来。也就是百无求皮糙肉厚一定硬挺着,换个普通人的话就算不死也什么都做不了。
  
  最后吴勉低头看了一眼站在它身边的小任叁,这个小家伙早就做好了准备,抱着白发男人的大腿哭道:“我们人参也说不能骗你过来的……那个老不死的不听啊……我们人参还是个小孩子,不敢得罪这个老不死的……你别和我们人参一般见识,都是他的错啊……”
  
  归不归讪笑了一声,对着吴勉说道:“这件事和它们俩无关,都是老人家我的错。你也不用看在海眼那里我老家人救过你那次,更不要看这些年老人家我守着你们家梅儿长大的情分上……你大婚的时候,我老人家命都不要了保你们俩口子那件事你就当没有发生过。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看了一眼这一人一妖身上的伤势之后,吴勉好像回到了十六年前的样子。当下他也不理会小任叁和归不归的一哭二闹,直接冲着归不归和百无求说道:“老天爷终于开眼了,可惜还是差了那么一点点……姓百的你回来,我和你说句话……”
  
  百无求不知道个这白发男人想要做什么,当下提心吊胆的来到了吴勉的身边。就在它站到了白发男人身边的时候,冷不防吴勉突然抓着了它骨折的胳膊一拉一伸之间,疼的二愣子直接跳了起来。
  
  “白头发的你想弄死老子吗?老家伙都说让你弄他了,你弄老子算是怎么回事……”百无画求疼的眼泪都流了出来,当下躲出去老远。就在它忍不住要对着吴勉骂街的时候,被归不归拦住:“傻小子,你小爷叔在给你正骨。你这个不知道好歹的东西,这就是你小爷叔不和咱们一般见识了……别惹你小爷叔不高兴,要不老人家我可是不答应……”
  
  “谁说我不和你们一般见识了?”吴勉似笑非笑的看着面前这个老家伙,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说说吧,你们是怎么被童戚振算计的?说出来大家开心一下……”
  
  “左右不过是老人家我打了眼”归不归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道说:“我们几个和井然那个愣头青都被他当成棋子了……我们三个跟着井然到了这个阴阳交汇之地之后,很快便找到了被关在这里的阎君和冯佐的魂魄。正想要带着它们走的时候,这两个鬼物突然对着我们下了手……”
  
  根据归不归所说,就在他们要带着阎君和冯佐的魂魄离开这个阴阳交汇之地的时候,先是冯佐的魂魄突然自爆。好在百无求反应的够快,用自己的身体挡在了归不归的面前。不过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那位阎君又对着归不归下手。它的手腕里面绑着一支小小的弩箭,箭矢直接射穿了归不归的胸口。
  
  而归不归反应及时,躲开了要害之后,反手了结了这只鬼物。就在他反应过来中计,想要带着妖物离开这个阴阳交汇之地的时候,突然从四面八方不停的有鬼物冲杀了出来。
  
  刚才两只鬼物自曝、暗杀的手段都带着特殊的手段,归不归和百无求他们俩受伤之后,伤势便恢复的极为缓慢。再想要对付这些鬼物便有些吃力,最后在归不归的带领之下,退到了这个山洞里面暂避。利用地形的优势,和外面的鬼物们僵持了起来。之前吴勉看到的那一地的残尸便是鬼物们冲进来的代价,这还是被鬼物们自己清理出来了几次,要不然的话,死尸早已经将山洞口堵住了。
  
  原本归不归和百无求只要在这里待上几天,伤势便会自己慢慢愈合。到那个时候再冲出去的话,外面的鬼物也拦不住他们几个。不过归不归担心这都是在童戚振的算计当中,将他们拖在这里,还不知道有什么其他的诡计。当下这才将小任叁放了出去,让这个小家伙回去报信,请吴勉过来帮忙。
  
  只是现在谁都能看出来,白发男人的心思都在自己的夫人身上。如果听说他们几个只是被困在这里,吴勉八成不会赶过来。当下只能编个大点的理由,最后便让归不归这个老家伙暂时牺牲一下了。
  
  听完了归不归的诉说之后,吴勉皱了皱眉头,对着老家伙说道:“整个阴阳交汇之地都被封住了,单单留了一条遁地之路?”
  
  “不是留出来一条遁地之路,是老人家我生生为了人参打出来的。”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嘿嘿一笑。看了白发男人一眼之后,继续说道:“这些年老人家我也不是什么都没做,我老人家想起来这么多次我们都被困在五行禁制当中。心里一直想要破了这个禁制,虽然不能真的破解禁制,不过还是想到一个变通的法器。老人家我可以打开一个缺口,让人参从禁制里面逃出去……”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再次笑了一声,随后继续说道:“不是老人家我自夸,天下能这样破解禁制的人,老人家我算是第一个。就连徐福那个老家伙,也只是能毁了禁制,他也做不到老人家我这样的,保留禁制的同时还能送一只人参娃娃出去。”
  
  看着归不归沾沾自喜的样子,吴勉用他特有的笑容表达了自己的意思。随后他对着老家伙说道:“今天的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我进来的时候,听到外面的鬼物说一会会有判官赶过来。如果我猜的没错,童戚振已经将阎君困在这里的消息散播了出去。现在这里就是地府争夺王位的战场了。”
  
  “如果谁能先一步找到阎君,便可以学前朝人世间的曹操那样,控制着这个地府之主,在用它的旗号要挟其他的判官、鬼王。就算不这么做,亲手杀了阎君也可以树立自己的威望,好算计啊……”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童戚振这个小娃娃真是把什么都想到了,等到地府的几大势力把阴兵都调出来之后。
  
  他再把苦幽之地剩下的那些聻放出来,到时候地府的主力都在这里,根本没有抗衡这些聻的力量。不出一个月,地府便是第二个妖山……”
  
  归不归终于推算出来了童戚振的真实意图,顿了一下之后,他苦笑了一声,对着吴勉继续说道:“其实凭着他的这份心智,根本就用不到那个禁术。看看……到现在为止他都在借别人的势,完成自己的计划。老人家我都忍不住想夸他几句……”
  
  “地府的事情和我们无关,老家伙,我们该走了。”吴勉看了一眼归不归之后,继续说道:“童戚振还是走错了一步棋,他惹到了我……”
  
  说话的时候,吴勉转身向着山洞洞口的位置走了过去。此时洞口外面响起来一阵狂风刮过的声响,随后一个阴森森的声音响了起来:“阎君陛下,下臣来接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