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百三十章 焦急

第四百三十章 焦急

  “童戚振……”吴勉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之后,看着归不归说道:“你来找我,是要我一起去搭救阎君的吗?”
  
  “这个你误会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我们早就说过的,你陪着文君就好,其他的事情老人家我来做。老人家我只是来和你说一声,一会带着阎君回来。
  
  你准备一下也是好的。”
  
  吴勉看了老家伙一眼之后,说道:“其实你不需要亲自跑一趟的,阎君对童戚振来说也是个烫手的火盆。他自己早晚也要让出来的,现在阎君在哪里,祸水就往哪里引……”
  
  “老人家我也知道这个道理,不过还要防着童戚振狗急跳墙。虚无的阎君有虚无之后的用法……”归不归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不管这么说,阎君以前做判官的时候,和老人家我有点交情。我老人家不能看着它变成虚无……”
  
  说道这里的时候,归不归顿了一下,冲着吴勉身后的寝室看了一眼之后,继续说道:“老人家我离开之后,如果家里出了什么事情的话。记得还有个老熟人就在金陵城外的山上,她可是连广仁都要忌惮三分的人。”
  
  “走你的吧……”吴勉了看老家伙一眼之后,继续说道:“除非你们不打算回来了,否则不会出事的。”
  
  “老人家我可舍不得你们小两口和梅儿那孩子。”嘿嘿一笑之后,归不归转身向着厅堂的方向走了过去。走了几步之后,他回头看了吴勉一眼,最后说道:“一旦老人家我中了童戚振的计,回不来的话你也不用去找。
  
  每年正月初三的时候给我老人家送点纸钱就行,原本这个生日早就忘了,刚才怎么突然想起来了……”
  
  “正月初三是吗?我还绐你准备三牲贡品。”吴勉看着归不归,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还需要什么记得托梦……”
  
  “老人家我就是客气客气……”归不归咕哝了一句之后,苦笑着走出了院子。
  
  看着归不归的背影,吴勉收敛了脸上的笑容,随后自言自语的说道:“太容易了,童戚振到底想要做什么……”
  
  回到了堂厅之后,归不归吩咐高如柏看家。他带着两只妖物由井然引路,各自施展了遁法前往了阴阳交汇之地。原本归不归不打算带着小任叁,不过这个小家伙一直闹着要跟着,最后老家伙这才无奈之下带上了这个小拖油瓶。
  
  他们消失之后,高如柏便将那位地府阳使送到了寝室当中。随后他又到吴勉这边,见到白发男人并没有什么吩咐之后,他便回去做准备迎接阎君的准备。
  
  高如柏离开之后,吴勉还是一个人坐在凉亭当中。原本他手里拿着那本谁也看不到字的《冥人志》,不过翻看了几页之后,白发男人便将将它收了起来。后随眼睛看着刚才归不归做过的位置,就好像这里有个人一样。
  
  半响之后,吴勉身后的寝室大门突然打开。赵文君举着一支蜡烛从里面走了出来,吴勉听到响动之后,急忙从凉亭里面走了出来。迎着自己的夫人走了过去,边走边说道:“昨晚你就没有休息好,还以为你已经睡熟了……”
  
  “你应该和归叔叔他们一起去的,我在你身边好像成了你的拖累。”赵文君苦笑了一声之后,对着吴勉继续说道:“有高管家在这里,也不会有一般的毛贼来送死。你还是跟着归叔叔去看看吧……”
  
  “别替你归叔叔操心了,那个老家伙七窍玲珑心,这个心你操不了的。”吴勉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我刚才也没有在想这件事,只是夜里觉得闷,出来透透气,结果还让你担心了。”
  
  “我们是夫妻,知夫莫如妻。”赵文君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如果不是因为我,这个时候你已经和归叔叔他们一起去了。虽然我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不过还是能感觉到你在担心他们……”
  
  “你想多了,你那位归叔叔走到哪里都不会吃亏的。如果我去做的话,未必能有他做得好。”吴勉冲着自己的夫人笑了一下之后,拉着她的手向着寝室走了过去:“你要多休息的,等到一会他们几个回来,说不定又要变得乱乱哄哄。到时候你想要去休息都不成了……他们几个你还不知道吗?办了点什么事情,百无求和任叁一定会囔嚷的身边人都知道。百无求那大嗓门我都受不了……小爷叔!刚刚老家伙背后又说你坏话了,我们当晚辈的都看不下去了。看在老子的面子上,你打两下出出气就得了,千万别下死手啊……”
  
  看着吴勉学得百无求的样子惟妙惟肖,赵文君捂着嘴笑了起来。随后看着自己的夫君说道:“天下除了我之外,恐怕再没有人会看到你这幅样子了……”
  
  原本以为归不归出马,两三个时辰便会将阎君带回来。没有想到的是直到天亮,也还是没有见到他们几个带着阎君回来。那位地府阳使急得在厅堂当中走来走去的,如果不是高管家拦着,恐怕他早就冲到后宅,去哭求吴勉再去查看一番,为什么过了这么久,他们还是没有带着阎君回来……着急的人不止是韦一方一人,和赵文君待在一起的吴勉也开始反常起来。他的话开始越来越多,好像在预防着自己的夫人要说什么一样。赵文君看到之后,担心自己说了什么反而让夫君更加着急。当下她索性好像忘了还有归不归和那两只妖物一样,说话都避开了他们三个的名字。
  
  一直到了午时,还没有见到归不归带着阎君阎君回来,那位地府阳使开始自己躲在角落里吧嗒吧嗒的掉起了眼泪。好像阎君和归不归他们再也回不来了一样,而吴勉的话还是变少,只要赵文君不注意的时候,他便眯缝着眼睛盯着昨晚归不归坐着的凉亭。
  
  直到过了申时,天色开始慢慢转暗的时候。一个小小的人影从王府厅堂的地面下钻了出来,出现的正是吴勉一直都在挂念着其中一只妖物任叁。此时的人参娃娃浑身上下都是鲜血,它用尽了自己最后一丝力量遁地回到了王府。从地下钻出来的时候已经晕倒了,还吓了正在流眼泪的韦一方一跳……就在那位地府阳使看清了这个浑身上下都是鲜血的小家伙,就是人参娃娃的时候。
  
  身后突然听到一冷冰冰的声音说道:“躲开……”声音响起来的同时,身后一人已经将他一把推开。这时,韦一方才看清退了自己一把的人真是白发男人吴勉。
  
  吴勉也顾不得小任叁身上的血污,直接将它抱到了桌子上。随后吩咐高如柏准备干净的清水和伤药,随后撕掉了小任叁身上的肚兜和裤子,开始检查它身上的伤势。
  
  好在人参娃娃本身也有自愈的能力,这时候它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都开始愈合。就在高管家带着伤药赶过来的时候,小任叁身上的伤患基本上都已经复原。只是它现在紧闭着双眼,还在昏迷当中。
  
  “怎么就这个小孩子回来了?阎君呢?阎君怎么样了……”此时,韦一方急得凑在吴勉的身边,不停的对着他和还在昏迷当中的小任叁喊叫。此时的吴勉已经不见了这几年的好脾气,冲着这位地府阳使吹了口气之后,韦一方眼睛一翻白眼,当下晕倒在了地上。
  
  几乎就在韦一方晕倒的同时,小任叁突然睁开了眼睛,对着面前的白发男人大吼大叫:“老不死的……你怎么就死了……我要回去找吴勉……救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