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百二十九章 消息

第四百二十九章 消息

  到了白头发的韦一方出现之后,井然最后一丝侥幸之心也荡然无存。看了一眼那位地府阳使之后,他深深的吸了口气,对着归不归说道:“多谢归老先生的好意了,不过既然被你看穿了把戏。井然也不会苟活,不过是化为虚无而已……只是有些对不起程咬金大哥了……”
  
  说话的时候,它从自己的腰后拔出来了一柄匕首,当着归不归的面,对着自己的心口扎了下去。眼看着匕首尖已经刺破了井然皮肤的时候,老家伙突然伸手对着阴司手里的匕首抓了一把。一股巨大的吸力将匕首吸到了归不归的手上。
  
  “童戚振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宁可华为虚无也不说出来他的下落。”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对着井然继续说道:“如果老人家我告诉你,你并不是童戚振唯一一个阎君的后继人选,你还会站在他那一边吗?”
  
  这句话说完,井然愣了一下。它的嘴巴了动动却什么都没有说出来……这位阴司的反应正在归不归的意料当中,老家伙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童戚振是天下少有的聪明人,就算要挑选阎君的后继之人,也会在判官、大阴司和鬼王当中挑选一个。你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阴司,他对你画出来这个大饼,无非也就是你和老人家我走的比较近,童戚振可以从你井然这里,探听出来我老人家和吴勉这边的消息而已……准备的说,现在你已经没有用处了。”
  
  说到里这的时候,归不归顿了一下,随后指着厅堂外面的角落对着井然继续说道:“昨晚童戚振就站在那里,他亲眼看到了韦阳使陪着阎君一起来的。为什么他不告诉你?因为井然你已经没有作用了……他让你过来打探消息,是让你来送死的。只要知道了韦一方就在这王府当中,你在公在私都是要死了。我老人家也只是替他灭口……”
  
  归不归说完之后,井然的脸色再次变得煞白。他自言自语的嘀咕道:“不可能……他说了奉我为地府之主,等到童戚振死后我要让贤给他……这都是骗我的?”
  
  井然也是一等一的聪明鬼,不过童戚振给他画的大饼实在是太完美。从确定阎君失踪之后,井然先来吴勉、归不归这里探听消息。随后它便去投靠其中一方势力较大的判官,童戚振也会暗中辅佐井然。
  
  等到它羽翼丰满的时候再然突下手,杀了这位判官独揽大杈。
  
  随后童戚振会讲苦幽之地藏起来的顰都放出来,引它们去攻击其他的几股势力。等到那边一团乱的时候,童戚振和井然再一鼓作气将其他几股势力一举荡平。
  
  这时候,它们再把囚禁起来的阎君释放出来。逼着它将地府之主的大位禅让出来,这样的话,井然便可以名正言顺的成为下—任的阎君。
  
  按着童戚振给井然规划的蓝图,十年之前他们俩便可以一统地府。然后井然先做上一二百年的阎君大位,等到童戚振的寿数尽了之后,井然再将阎君大位让给他。此后两个人共同执掌地府,每隔一百年一轮换。
  
  现在再听归不归的话,井然这才反应过来,童戚振只不过是在利用自己。这样的话他可能对那几个判官、大阴司和鬼王都曾经说过,它们这些鬼物不过都是童戚振手里的一枚棋子而已。老家伙说的对,童戚振根本就不关心谁会成为下一任的阎君,他只是想把地府搅乱而已。现在这位阎君不就是他帮衬着篡权得来的吗?
  
  看着井然一声不响的样子,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童戚振要的只不过是地府大乱而已,就算娃娃你真的成为了阎君。那么老人家我就要恭喜你了,你会是他的下一个目标。地府不大乱的话,人世间怎么安宁?”
  
  看着眼前这名阴司已经被自己说动了,当下归不归又加了一把柴:“这件事你不是主谋,只是和其他判官、鬼王和阴司一样,都中了童戚振的计。不过好在现在还不算晚,只要井然你迷途知返的话。
  
  将阎君请回来,到时候率先露头的判官、大阴司和鬼王都会被清洗掉。空出来的位置不给你还能给谁?阎君的位置风险太大,不过娃娃你最少还是能弄顶大阴司的帽子戴戴……”
  
  此时,井然的脑中正在飞快的计算着得失。最后它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对着归不归说道:“既然是童戚振算计我在前,那也不能怪我弃暗投明了。老家伙,井然愿带你们起迎接阎君陛下……”
  
  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说道:“既然娃娃你都想明白了,那老人家我也不多废话了。只要你带路迎回阎君,我老人家便说服阎君给你一个锦绣前程。”
  
  井然低着头叹了口气之后,说道:“什么阎君、判官和大阴司的,我已经不做那个梦了。井然只想能挽回过错,迎回陛下之后,我只要轮回转世便足够了。劳烦老人家您跟阎君陛下讲情,此时是我竟然一人所为,和我那其他三个兄弟无关,请陛下不要连累它们三位阴司。”
  
  说完之后,井然长长的出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阎君被童戚振的手下,和几只鬼物藏在阴阳交汇之地。和冯佐的魂魄藏在一起……你们要去的搭救陛下的话,我可以给你们带路。”
  
  “那现在就走吧……”终于听到了阎君的下落之后,那位地府阳使突然来了精神。他抓住了归不归的手,继续说道:“现在我们过去将陛下救回来,还不算晚……只要陛下无事就好……”
  
  “我们是我们,可不能算上你。”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阎君虽然看重你,不过娃娃你自己几斤几两心里应该有数吧?你去了只会给老人家我添麻烦,你就在这里等着。等到把阎君带回来之后,老人家我再护送你们前往地府……好了,井然你在这里等着我老人家一下,老人家我要去和吴勉商量一下。然后我们就出发……”
  
  “等等,老人家您的意思的是小……吴勉先生不去一起解救陛下吗?”刚才井然出现的时候,没有在厅堂当中看到吴勉,他心里已经感觉到有些意外了。现在听到归不归言语当中,吴勉似乎不会跟着一起前往搭救阎君,这位阴司的心里开始觉得没底了起来。
  
  “吴勉还有他的事情要做,这点芝麻粒大小的事情。老人家我去做就好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对着童戚振继续说道:“放心吧,童戚振那点家底老人家我都知道了,再说了,还有百无求这个前任妖王。没有问题……”
  
  说完之后,归不归让高如柏陪着这位阴司,他自己则来到了吴勉夫妇的寝室门前。老家伙故意没有施展术法,而是一步一步走过来的。等到他来到了寝室附近的时候,吴勉已经在院子里面的凉亭等着他了。
  
  “归老兄,这事儿太容易了点吧? ”吴勉直截了当的说了一句之后,冲着归不归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这个时候井然自投罗网,什么时候你和老天爷的关系这么好了?”
  
  “都是童戚振那娃娃的算计,井然被他派来打探消息,原本就是要领着我们去迎接阎君回来的。”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别看只过了一天一夜,地府那里还露头的的已经都露头了。阎君现在回去,正好大清洗一番。那些墙头草的看着害怕,不反也要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