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百二十八章 自投罗网

第四百二十八章 自投罗网

  吴勉就在等着归不归这几句话,老家伙这几句话刚刚说完,赵文君所在寝室当中发出来一点声响。担心自己的夫人在里面休息不好,他起身向着身后的寝室走了过去。
  
  看着白发男人的背影,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你不想猜猜阎君被关在哪里了吗?”
  
  吴勉头也不回的回答了一句:“和我无关,那是归老兄你要操心的事情了。我有我要做的事情,怎么去救阎君是你的事情。别打扰到我们夫妇就好……”说话的时候,吴勉已经走到了寝室门前,随后推门走了进去。
  
  看着吴勉进了寝室之后,小任叁对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你真知道阎君现在在哪里吗?”
  
  归不归冲着小家伙做了个鬼脸,说道:“老人家我虽然不知道,不过总有知道阎君下落的人会找上门的。人参,慢慢等着吧……等到天黑就知道了,不会太久的。”
  
  因为昨晚两只妖物也没有怎么休息,当下在归不归的安排之下吗,它们俩回到了各自的寝室休息,留下来归不归守在这里。
  
  百无求去回之后便呼呼大睡了起来,—觉醒来之后,看到天色已经夕阳西下,眼看着就要黑了下来。它这才从寝室出来,看到归不归已经不在吴勉夫妇的寝室门前。最后在已经摆满了菜肴的厅堂当中发现了这个老家伙。
  
  除了归不归之外,小任叁和地府阳使韦一方也已经到了这里。人参娃娃正在大吃大喝,见到了百无求之后,小家伙急忙连连招手,说道:“大侄子,快过来坐下。你尝尝这个蟹酿橙,这可是京城最近行流的菜肴。除了分量小了一点之后没别的毛病。”
  
  小家伙说话的时候,韦一方正在愁眉苦脸的催归不归赶紧启程去搭救阎君。不过老家伙只是笑着揺头,推说还不到时候,等天色完全黑下来再说。看到劝说无用之后,这位地府阳使只能眼巴巴的望着天边的夕阳,心里盼着它赶紧落下去。
  
  没过多久,天色终于完全的黑了下来。当下韦一方来了精神,在此拼命的催着老家伙带上吴勉一起将阎君陛下解救出来。
  
  “差不多了……”归不归笑眯眯的看了这位地府阳使一眼,随后将抬手搭在了韦一方的肩膀上,这才继续说道:“一会你不管听到什么,看到什么都不要出声。
  
  如果因为你胡言乱语错过了搭救阎君最好的时机,它有个三长两短的,那就怪得不我老老人家了。”
  
  归不归几句话说完,这位地府阳使已经自己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只是他不知道此时百无求和小任你都在用一种惊讶的眼神看着自己,就在归不归的手搭在了韦一方身上的一刹那,这位地府阳使身上的气息完全消失。随后他的身体也开始慢慢变淡,最后竟然变成了透明的,谁也看不到归不归的身边还有个人。
  
  就在百无求打算开口问归不归这是什么意思的时候,突然听到厅堂外面响起来一阵脚步声,随后就见高如柏带着井然走进了厅堂当中。高管家冲着归不归说道:“老人家,井然阴司到了。按着您的吩咐我直接将他带进来了……”
  
  现在的井然被凌晨那会稳重了许多,先给归不归行礼之后,他对着老家伙和两只妖物说道:“老人家,现在地府已经大乱了,阎君陛下到现在都没有找到……不知道您老人家这里有没有阎君的消息?”
  
  “你们都没有,老人家我上哪里知道去?”归不归笑着揺了揺头,随后继续用说道:“现在地府什么样子了?阎君的班底已经成型,不应该会有什么大乱吧?”
  
  井然苦涩笑了一下之后,回答道:“现在已经谣传阎君陛下已经遇害了,两位判官各自为政。它们分别拉拢了手下的阴司,现在还有两位阎君新封的鬼王也在蠢蠢欲动。如果阎君再不出现的话,那地府便真要一场大乱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井然顿了一下,随后对着归不归说道:“老人家,现在地府上下都不知道阎君昨晚来过您这里的事情,您千万小心,不要将昨晚的事情吐露出去。”
  
  “这个道理老人家我知道”归不归点了点头之后,突然想起来了什么。突然一拍大腿,随后对着井然说道:“除了我们之外,还有一个人知道阎君的事情。昨晚童戚振隐藏在这王府当中,偷听我老人家和妖王的谈话。看来这件事他是脱不了干系的,阎君恐怕已经落入到了他的手上,此时或许已经凶多吉少了。”
  
  听到了这个消息,井然愣了一下。片刻之后,它反应过来之后,对着归不归说道:“那就错不了……看来阎君陛下真的落到了童戚振的手上。我这就回去向两位判官禀告,要尽快的找到这个人,将陛下解救出来……”
  
  说到这里的时候,井然突然顿了一下,它好像也想到了什么。当下对着归不归继续说道:“还有个人请问老人家您留意过没有,阎君陛下最近亲封了一位地府阳使。这个人跟着阎君曾经多次往返人世和地方,阎君陛下失踪之后,我已经派了阳世之人打探他的下落。这个人也好像彻底消失了一样。我怀疑此事和他也有关系,或许是和童戚振里应外合……”
  
  “你说的是韦一方吗?他就在这王府当中……”归不归说话的时候,他手掌下面的韦一方吓得剧烈哆嗦了一下。而老家伙却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冲着高管家说道:“你把韦一方那孩子带过来,有什么话让井然问清楚。别让他钻了空子……”
  
  高如柏答应了一声之后,离开了厅堂当中。片刻之后,他便带着一个和韦一方年纪相仿的年轻人从外面走了进来。井然只看了韦一方一眼,便皱着眉头对归不归说道:“老人家您是在试探我吗?为什么找了一个假的韦一方来……”
  
  他的话刚刚说了一半,自己突然反应了过来。瞬间他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当下井然的脸色变得煞白,看着好像一张白纸—样。
  
  “知道自己说错话了是吧?”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后悔了吧?
  
  不用想办法补救了,韦一方白发的事情除了阎君和我们几个人之后,便没人再知道了。那么井然你是怎么知道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老家伙叹了 口气,随后对着井然继续说道:“想不到你才是童戚振的内应……程咬金那孩子也想不到他举荐的人,已经被童戚振收买了……说说吧,他给了你什么好处,能让你来替他卖命?”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井然的身体突然开始剧烈的颤抖了起来。不过老家伙几句话说完,这位阴司的身体反而停止了颤抖。沉默了片刻之后,井然知道童戚振不可能会貌似来救自己。当下索性直截了当的说道:“童戚振许我成为下一任的阎君……和您老人家许诺的来比,井然还是觉得地府之主更加实在一点……”
  
  “原来你的野心这么大……”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松开了搭在白发韦一方肩膀上的手,随后继续对着井然说道:“看在程咬金那孩子的份上,这次的事情老人家我不和你计较。只要你说出来阎君的下落,我老人家马上送你去轮回转世。给你找一个富贵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