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百二十七章 看穿

第四百二十七章 看穿

  “大白天的你哭什么?跟个娘们儿似的。”见到了韦一方痛哭起来之后,百无求皱着眉头对着他继续说道:“老子也纳闷了,你是个人,就算阎王爷死了和你有一个铜钱的关系吗?”

  “傻小子你不要难为他了。”这个时候,归不归嘿嘿一笑过来装起了好人。老家伙走到了这位地府阳使的身边,对着说道:“老人家我也没说不帮你救回阎君,不过你总要告诉我它现在在什么地方吧?你回来的时候,阎君没有告诉你我们应该去哪里找它吗?”

  这句话说完,韦一方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哇……”的一声又哭了出来。事情发的突然,他竟然忘了向阎君询问那是什么地方了。不过韦一方和阎君被伏击的所在绝对不是在地府,这个地府阳使还是知道的。

  看着韦一方的样子,归不归轻轻的苦笑了一声,随后他继续说道:“你也别担心,起码现在阎君并没有出什么危险。如果它已经不在了的话,人头早就送到地府立威了。他们最多也就是绑了阎君想要些好处而已。等消息吧,说不定现在地府已经拿到赎金的名单了。”

  这时,一直坐着没有说话的吴勉突然说了一句:“昨晚伏击你和阎君的人,他们是人是鬼,这个你总是道知的吧?”

  “是人……不过还有几个厉害的鬼物”韦一方抹了抹眼泪之后,继续说道:“阎君陛下带着我从鬼融道出来的时候,已经看到出口被人做了手脚。正想要带着我回来的时候,几个鬼物突然杀了出来,打了陛下一个措手不及。不过这几个鬼物并不是陛下的对手,后来眼看着它们就要不行了的时候,有两个道士杀了出来。他们用古怪的法器打伤了阎君陛下,还要过来抓我的时候,陛下舍身救了我。将我送回来的时候,吩咐我现在地府大小大小的鬼物都不可信。只有你们这些人可以救它……”

  “地府的鬼物都不可信……”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老人家我明白了,你先回去休息。等到晚上我老人家再带你去救阎君出来……如柏,你给阳使弄点吃的。昨晚下着他了,下面热汤面给阳使顺顺气。”

  “我不饿……救阎君陛下要紧。”听了归不归的话,这位地府阳使好像看到了希望一样。当下拉着归不归的衣袖继续说道:“现在就去搭救陛下吧……晚了的话恐怕阎君陛下会有危险。”

  “阎君所在的地方只有晚上能去,白天是去不得的。”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对着已经将全部希望都寄托在他身上的韦一方继续说道:“阎君让你来找我们,就是说它也相信老人家我的。你既然来报信,那就要听我人老家的。去,跟着高管家去吃点东西,然后去休息。等到晚上养精蓄锐之后,你跟着我们一起去救阎君陛下。”

  看着归不归胸有成竹的样子,韦一方只能点了点头,随后被高如柏带着找了一间没人的寝室住了下来。看着这位地府阳使离开之后,百无求冲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你还真的知道阎王爷在什么地方啊?你透个底,这件事是不是你和地府的人联手干的?”

  “老人家我做的话?还会放这个小娃娃回来搬救兵吗?”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对着吴勉继续说道:“来我们都错看了童戚振,他昨晚压根就不是来偷听我们和阎君谈话的。之前他说的那些话都是假的……童戚振动的不是人世,他要动的是地府……都被他骗了。”

  百无求听了个懵懵懂懂,当下它对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你说这些事都是童戚振那个王八蛋干的?他之前说要什么挑起战乱都是幌子?其实他想做掉的是地府……这小子怎么这么多的心眼?”

  “现在看起来,他的心智真在老人家我之上……”归不归酸溜溜的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现在这阎君就是在他的帮助之下,从判官篡权成为了地府之主。现在他只是故技重施而已,老人家我猜的没错,昨晚等着调换差事的两位判官当中,就有他的内应。现在阎君失踪了地府便会乱成一团。只要早做准备的话,便会有极大的机会篡权成为地府之主……傻小子,明白了吗?”

  看着百无求歪着脑袋还在寻思,归不归索性说的更加明白了一起:“你的妖山现在已经不成气候,上次它们大闹金陵之后,所剩能战的妖兵已经不足万了。还要全部留守在和地府的交界之处……妖山的隐患已经没有,那边只剩下地府了。童戚振要的并不是推翻这位阎君,他谋划的是地府大乱。现在只要证实阎君失踪了,那么两位判官,大阴司还有之前鬼王的余部,都有机会在乱世当中冒头的。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这句话可不单单对着人间帝王说的……”

  百无求点了点头之后,说道:“老子我差不多明白了,不过这么干的话对他童戚振有什么好处?”

  “傻小子,你应该说这么干的话对徐福有什么好处。”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如果徐福那个老家伙没走的话,这样的事情都是他要做的。只不过徐福会有另外的办法,好像当初和老妖王疆卞结盟那样。拉拢一方来打击另外一方,不过童戚振不是徐福,他没有大方师那么高深的术法,只能按着他自己的方式来做。不过效果都是一样的……从此之后,人世间便不会再受地府、妖山的困扰了……”

  归不归的话刚刚说完,小任叁突然插嘴说道:“老不死的,如果这件事你来做,会怎么样?你会走徐福的路子,还是偏向童戚振这样的搞法?”

  这句话说的归不归愣了一下,老家伙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会处理这样的事情。微微想了一下之后,他开口说道:“老人家我没有徐福大方师的面子,不过也做不出来童戚振的事情。如果是我老人家做的话,可能也会在它们两家当中挑拨一下,让它们打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再联络人世间的修士,打上一架占点便宜……不过效果一定不如童戚振这样,直接让它们自己把自己打残了……”

  这时候,一直在听归不归说话的吴勉突然开了口。他轻轻的笑了一下之后,对着归不归说道:“归老兄,说点眼前的吧,既然你什么都看透了,那么还打算去救阎君吗?”

  “救啊,为什么不救?”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童戚振折腾他的,老人家我救我的。起码现在这位阎君不会对人世间有什么企图,童戚振有件事情没有想明白,地府大乱的话,对我们人世间也没有什么好处……”

  吴勉微笑着点了点头之后,说出来另外一个让归不归选择的话题:“那么童戚振呢?他是杀还是不杀?”

  “老人家我不杀,只能是你来杀……”归不归笑了一声,随后对着白发男人说道:“这件事他和我们是私怨,也到了死罪的地步。童戚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他也害死了无数的人命。如果不是童戚振的话,文君也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搅乱妖山、地府在世间人看来做的没错,不过在妖物、鬼物来看便是犯下了塌天大罪……这原本就说不得谁对谁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