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百二十六章 童戚振的真正目地

第四百二十六章 童戚振的真正目地

  归不归嘿嘿一笑,冲着自己的胸口拍了拍,说道:“刚才老人家我就说让你守着文君,我老人家去会会童戚振和广仁的。说不定老人家我现在什么问题都解决了,你自己一定要去。这么好的机会,可惜了……”

  吴勉知道归不归手里藏着帝崩,当下微微一笑,说道:“是我考虑不周,下次这样的机会,我一定让给归老兄你……”

  吴勉的话还没有说完,高如柏突然从外面走进了院子当中,他看了一眼面前的二人二妖,说道:“那位阴司井然到了,这里的阵法它进不来。只能带着厅堂当中,让我请你们几位出去,说有要紧的事情说……”

  “这天马上就要亮了,它一个阴司不要命了?”归不归皱了眉皱头之后,对着吴勉说道:“你和人参、傻小子留在这里陪着文君,老人家我去会会井然……什么要紧的事情,命都不要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已经在吴勉和两只妖物面前消失,随后出现在了外宅的厅堂当中。看到了正在厅堂当中踱步的井然,还没等他说话。这位阴司抢先说道:“老盟父,时间不多我不和您客气了。一件事,阎君昨晚来了没有?它是和谁一起来的?走了没有?”

  归不归愣了一下,随后对着它说道:“子时之前来的,说了没有两句就走了。出了什么情事吗?阎君是自己来的,并没有带着随从、部下。”

  “阎君没有回到地府……”井然擦了一把冷汗之后,继续说道:“原本阎君应该在刚才接见判官、大阴司和其他几位地府官员的,不过过了时辰也不见陛下出现。到处都找遍了也不见阎君……昨晚它来和您老人家会面的事情,是我促成的。只不过没人知道阎君到人世间做什么来了,现在矛头都对准了我,说我害了阎君陛下……”

  “老人家我是看着它通过鬼融之法回到地府的,这个不会有错。”听到阎君失踪,归不归的眉头也皱了起来。当下他继续说道:“只是两三个时辰找不到阎君,地府就乱起来了?这个有些儿戏了吧?”

  井然急忙解释道:“今天两位判官的调换之日,要由阎君亲自调换它们的判官印信。两位判官的印信到了今天辰时便会化为乌有,这样一来地府便会大乱。不管是现在还是之前那位阎君陛下,都当此事为一等一的大事。之前的几位阎君从来没有迟到过,更别说消失不见了……”

  井然说到这里的时候,远处已经有雄鸡打鸣的声音。远处的天空当中已经开始亮了起来。这位阴司有些慌张的说道:“这里我待不住了,老盟父,我先回去……阎君失踪的事情,万望你帮忙查个清楚……”

  说话的时候,井然已经开始催动术法,消失在了归不归的面前。看着井然刚刚所在的位置,归不归自言自语的说道:“阎君没有回到地府……这件事可真是不小……”

  等到天光大亮之后,昨天被高如柏散出去的下人逐渐的回到了王府当中,开始继续一天的劳作。归不归回到了后宅,和吴勉、两只妖物诉说阎君昨晚没有回到地府,现在下面已经彻底的乱了起来。

  就在他们猜测出了什么事情的时候,高如柏突然急冲冲的走到了他们的身边。高管家犹豫了一下之后,在归不归的耳边低声的嘀咕了几句。看着他们二人窃窃私语的样子,百无求有些不满的说道:“你们俩说什么背人的话?好话不背人,背人的没好话!说,你们是不是在说老子的坏话?”

  归不归没有理会百无求,冲着高如柏说道:“如柏,你去把他带过来。小心一点,别让谁看出来什么破绽。”

  高管家答应了一声之后,转身出了内宅。百无求当下继续说道:“老家伙你什么意思?谁来了你也不说一声?高如柏鬼鬼祟祟的什么意思?是不是你们俩背着我们做了什么对不起我们的事情?”

  “傻小子你想多了……”归不归对着百无求说话的时候,眼睛却看向坐在对面的吴勉。嘿嘿一笑之后,对着这个白发男人说道:“马上我们就要知道阎君出了什么事情了,也许是老人家我想多了。”

  “想多了总比什么都不想的好。”吴勉微微一笑之后,继续对着归不归说道:“看起来昨天晚上的事情,我们几个都想的简单了……”

  吴勉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高如柏带着一个低着头的下人走进了内宅。到了众人、妖的近前之后,这个下人抬起了头,吴勉、归不归和两只妖物才看清来人竟然是昨晚跟着阎君一起前来的地府阳使韦一方。

  现在的韦一方身穿王府下人的服饰,头上戴着帽子遮挡住他一头的白发。看到了吴勉、归不归和两只妖物之后,这才松了口气,急忙对着前面的几个人、妖说道:“你们救救阎君陛下……你们快救救它……快……”

  “出了什么事情我们都不知道,如何去救阎君?”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将桌子上的茶壶递给了韦一方,说道:“你先喝口水压压惊,到底出了什么事情,阎君到底怎么了,你慢慢说。这件事急不得……”

  这位地府阳使也顾不得许多,先喝了口茶水之后。马上再次说道:“昨晚我和阎君陛下被人设计了,陛下带着我原本是要前往地府的。它老人家在地府还有要紧的事情办,不可以耽搁。想不到我们顺着原路返回的时候,却被送到了另外一个地方。陛下被人伏击,它老人家打开了另外一个通道,原本是想和我一起回来找你们帮忙的,结果陛下被人打伤,最后只能是我一个人回来……”

  韦一方两个时辰之前便到了金陵,那个时候,正是童戚振和广仁打得天崩地裂之时。这位地府阳使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还以为是伏击阎君的人已经跟着回到了人世间抓他。当下韦一方吓得找了个没人的破庙藏了起来,直到天光大亮的时候,确定了昨晚的动静和自己无关之后,这才偷偷摸摸的从破庙里面走了出来,来到了金陵王府的大门口。

  正赶上昨天出府的下人回来,韦一方混在了这些人当中进了王府。所有的人都没有在意这个带着破帽子的年轻人,谁都想不到有人敢混进王府。原本这位地府阳使打算直接进内宅找吴勉、归不归帮忙的。结果遇到了高管家,高如柏认出来这就是昨天来了两次的地府阳使韦一方。当下不敢怠慢,禀告了归不归之后,才将他带了进来。

  虽然韦一方紧张之下,说的有些不清不楚。不过在座的二人二妖还是听明白出了什么事情,这时候归不归冲着吴勉叹了口气,说道:“看来这次又是老人家我想错了,还以为他冒险进来是要偷听阎君和我们的谈话。原来他是趁机改了阎君归程的地点……妖山已经失了元气,他的确不能看着地府做大……”

  “你们在说什么?是不是知道阎君是被谁害的?那还不去救陛下吗?你们还在等什么……”在韦一方的眼中,阎君的生死大过天。当下他对着吴勉、归不归说话的时候,言语当中很有些不礼貌。

  “你这话说的有意思了,你爸爸的生死管我们什么事?”百无求瞪着眼睛对韦一方继续说道:“看到了吗?老子和任老三是妖,那两个是人,凭什么去救一只鬼?”

  韦一方听了百无求的话,上下嘴唇一哆嗦“哇”的一声哭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