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百二十五章 活的禁术

第四百二十五章 活的禁术

  几乎就在吴勉的手指接触到童戚振咽喉的一瞬间,将他包裹住的绿色光芒猛地将吴勉推了出去。原本这股力量想要将白发男人像火山一样远远打飞出去的,不过却被吴勉身上一股古怪的力量化解掉,最后只是将白发男人推出去两三丈远。

  这边刚刚将吴勉推了出去,另外边的广仁躲开了斩鲲之后,再一次向着童戚振扑了过来。

  “你们俩太吵了……”还没等广仁接触到童戚振,吴勉再一次的回到了两个人的中间。将他们俩分开之后,一边指使斩鲲射向童戚振,他本人则和广仁斗在了一起。

  虽然吴勉的术法高出广仁许多,不过这位白发大方师克制着白发男人。两个人交手的时候,吴勉说不出来的别扭。举手投足之间,都有说不出来的别扭。只是片刻之后吴勉便落入了下风。

  广仁的目标不是吴勉,占到了上风之后,他趁着一个空档,转身再次向着童戚振扑了过去。

  就在这个时候,童戚振躲开了斩鲲,身上的绿光瞬间将冲到了他身前的广仁包裹在了当中,随后绿光像好呼吸一样,吞吐之间将这位白发大方师远远的喷射了出去。

  这边刚刚将广仁打飞了出去,那边吴勉已经在此到了他的身边。童戚振身上的绿光好像有自我意识一样,形成了一道屏障,将吴勉隔离了出去。

  “这就是你的禁术?”吴勉冷笑了一声之后,正要继续动手的时候,突然听到童戚振说道:“我在海上杀海妖的情事,吴勉先生你听说了吧?我不是想杀那么多的海妖,只是禁术运转起来之后便不受我的控制。直到将那一片海域的妖物诛戮殆尽为止……你想我在这金陵城也这么做吗?”

  原本吴勉的手已经抓住了那道绿色的屏障,正想要将它撕裂的时候,听到了童戚振的话,手里马上停止了动作。

  见到了童戚振和广仁之后,吴勉又变回了十六年前的样子,他一脸嘲讽的看着童戚振,说道:“控制不住?那么刚才广仁、火山是怎么回事?”

  “那是禁术在保护我,并不是我主动在操控禁术。”童戚振的脸上已经不见了笑容,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这几年我绕开了你,想要自己找到另外一条路打开禁术。这条路我虽然找到了,但是却不好走……”

  说到这里的时候,挡在吴勉身边的透明屏障突然消失。随后童戚振继续说道:“禁术运转起来之后,或许你、归不归和百无求三个不会死,不过除了们你之外,方圆百里将在见不到一个活人……”

  看着吴勉站在愿地上没有动,童戚振深吸了口气,异常平静的对着白发男人继续说道:“再等等,等到事情办完的,我会卸了禁术,到你的身前领死……你不会等的太久……”

  说完这句话之后,童戚振转身向着身后走了过去。他和刚才广仁一样,都将自己身后的空档留给了吴勉,白发男人冷冷的看着童戚振的背后,手里的斩鲲已经发出了一阵一阵长鸣。不过吴勉最后还是压住了杀心,看着童戚振再一次的消失在了黑夜当中。

  片刻之后,白发男人回到了金陵王府,此时,归不归带着两只妖物连同高如柏一起,守在了赵文君母女和吴勉女婿邵择元的身边。看到了白发男人回来之后,吴夫人这才松了口气,对着自己的夫君说道:“其实你不必出去查看的,你守在我身边,我什么都不怕的。”

  “那也要去看看才安心。”回到了王府之后,吴勉又变成了那个随和的白发男人。他冲着自己的夫人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没什么大事,地震而已。府尹衙门周围倒塌了几座民宅,其他的地方还好,不会涉及到我们这里的。”

  “岳父,刚才真的是地震吗?小婿我隐隐约约听到有喊打喊杀的声音。”这时候,吴勉的女婿忍不住说了一句。他觉得自己说的有道理,当下还继续补充说道:“是不是和今晚家里出的事情有关?岳父、岳母和各位叔叔,大家都是一家人,有什么事情你们可不能瞒着我一个人。”

  “邵螃蟹,你爸爸说是地震,那就是地震。不让你吃亏就完了呗,你费什么话?”没等吴勉、归不归说话,百无求已经瞪起了眼睛。全家上下它就看这位姑爷不顺眼,一直认为吴梅儿这一朵鲜花便宜了邵择元。还给他起了外号叫邵螃蟹,不分场合的喊邵解元叫做邵螃蟹。

  好在吴择元有上门女婿的觉悟,从来不和这位百叔叔一般见识。赵文君回来之后也劝过百无求几句,这几天邵螃蟹没有怎么听到,不过百无求急眼起来,也忘了赵文君的劝解,继续邵螃蟹、邵螃蟹的叫了起来。

  看着邵择元和吴梅儿两个人的脸上都有些挂不住,归不归嘿嘿一笑,对着解元老爷说道:“姑爷你多担待一点,看在你夫人、岳父、岳母的面子上,别和这个傻小子一般见识。既然只是地震那就没什么事了,你个梅儿回去休息吧。如柏,你去弄点早饭来,眼看着天就要亮了,让他们小两口垫垫肚子,再回去休息……”

  打发走了这小两口之后,归不归又冲着赵文君笑了一下,说道:“文君,你也回去休息吧。别怕,我们几个就在你房外的凉亭里面说说话。一会就把你夫君还给你……”

  赵文君知道他们有要事要谈,当下很识趣的客气了几句,随后在他们几个人、妖的陪伴之下,回到了寝室休息。吴勉、归不归带着两只妖物就坐在寝室院子里面的凉亭当中,听白发男人讲述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

  吴勉三言两语将刚才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之后,没等归不归说话,百无画求抢先一拍大腿,说道:“小爷叔,不是我们做晚辈的说你。你平时不是挺喜欢在背后下黑手的吗?那就趁着姓童的不注意,拿斩鲲在背后攮他一下子啊。这样这些年的仇报了一半,以后再找个机会弄死广仁、火山他们两口子就成了……”

  没等百无求说完,小任叁突然开口说道:“大侄子,骂街归骂街,广仁、火山什么时候成两口子了?你男女都分不清吗?”

  吴勉没有心思听两只妖物胡说八道,当下他突然对着归不归说了一句:“那禁术是活的……它有自己的意识,归老兄,你听说过活得术法吗?”

  “活得术法……”归不归的小眼睛眯缝了起来,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活得法器老人家我见过几件,活得术法还是第一次听到。徐福那个老家伙真是什么都术法都敢创出来。”

  吴勉这句话说出来,两只妖物也安静了起来。活得术法听起来便匪夷所思,实在想不通这样的术法是怎么创造出来的。吴勉早先的时候,也曾经收集过一些野兽魂魄,用来催动雷火。不过那样的术法只能算是纵鬼那一支,并不能算是真正的术法。

  想到了刚才童戚振身上的绿色光芒,吴勉继续说道:“童戚振的禁术还不能运用自如,之前他在海外屠杀海妖,应该就是想练习操控禁术的方法,不过看样子并没有什么效果。而且他着急修炼术法,是和他最后要办的大事有关。”

  说到这里的时候,吴勉看了老家伙一眼,说道:“归老兄,你顶得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