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百二十三章 偶遇

第四百二十三章 偶遇

  一白一红二人正是方士一门最后两任大方师,两个人这些年来一直都在寻找童戚振的下落。前几天通过他们在南山堂的内线,听说了他们家少东家曾经在南山堂的杭州分号出现过,这才到了杭州追查童戚振的下落。
  
  没有想到到了杭州之后,虽然没有得到有关童戚振的消息,却得知了另外一个让人难以置信的事情,大方师徐福到了金陵,现在善男信女们正在拼了命的赶往金陵,要给大方师送钱。听说只要捐给即将建立起来的方士一门一大笔钱,便可以换一个大富大贵之家供自己下一世去投胎。
  
  听到了消息的有钱人都拼命的向着金陵城赶,两位大方师听到之后顿时大怒。
  
  原本白天就应该赶到金陵重罚这个骗子的,不过十六年前人、妖大战之后,广仁、火山也知道了自己一直都是被童戚振利用害了吴勉夫妻,从此之后,金陵城便成了两位大方师的禁地。只要吴勉夫妇在金陵城一天,他们师徒俩便不会踏进金陵一步。
  
  不过这次事态严重,广仁这辈子最容不得有人敢败坏大方师的名声。当下二人趁着夜色进了金陵城,特意绕开了吴勉、赵文君居住的金陵王府,来到了府尹衙门,找到了这位‘徐福’大方师。
  
  原本以为这位大方师就是一个骗子,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和真的徐福一摸一样。广仁当自己的师尊是神明一样的人物,就算明知道面前这人是假的,不过见到了和自己师尊一摸一样的笑容,还是下不了手。在他看来,对这个相貌和徐福一摸一样的男人下杀手,也是对自己的师尊不敬。
  
  制止了火山之后,广仁大方士转身对着‘徐福’说道:“原本你假冒大方师,万死不能抵其罪。不过你这相貌救了你的性命,说,你叫什么名字……为何假冒大方师行骗?”
  
  这时候,‘徐福’虽然明知道穿了帮,不过还是硬挺着说道:“胡说!我就是方士一门大方师徐福,前几年从海外仙山上回来……”
  
  “你是大方师?那你知不知道广仁?”白发大方师不能由着他在自己面前诋毁自己的师尊,直接拦住了‘徐福’的话,随后他一根手指指天。就在这个动作做出来的同时,天空中突然响起来一道炸雷。随后一道闪电从天而降,就在闪电落下的一瞬间,白发大方师举起来的手指对着那一地的铜钱猛的一挥。
  
  接着一阵震耳欲聋的巨响,那小山一样的铜钱被闪电打中。‘徐福’他外甥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大堆铜钱瞬间变得通红,随后这些铜钱被闪电巨大的高温熔成了铜水,融在了一起向着‘徐福’大方师的脚下流去。
  
  ‘徐福’吓得尖叫了一声,随后急忙躲开。这时他明白过来这次是躲不过去了,当下跪在了两位大方师的身边,说道:“老人家您收了神通吧……我们甥舅俩就是借着大方师的名头混口饭吃……钱我们不要了,只求让我们俩一条生路。”
  
  “你生就大方师的相貌,怎么可以下跪!”看到了这位和徐福大方师一摸一样的骗子竟然对着自己下跪,当下广仁急忙躲开,随后皱着眉头将面前的骗子拉了起来。随后继续说道:“记住我,我叫做广仁,是徐福大方师的大弟子……现在我再问你一遍,你叫什么名字……为何假冒大方师行骗?”
  
  刚才‘徐福’还在惊恐当中,并没有听清这位白发大方士的姓名。现在听到了这位广仁两个字之后,这才明白过来,原来这个人就是徐福大方师的大弟子。他虽然不知道归不归是谁,不过既然假扮徐福,那么徐福之后的两位大方师是谁,他总要知道的。
  
  当下‘徐福’知道今天这件事再无扭转的可能之后,这才在次唯唯诺诺的说道:“小的叫做焦大郎,是河北保州府的人士。原本是个做小买卖的,又一次走街串巷的时候,收到了一副徐福大方师的画像。
  
  原本是看着画像上的人和小的一摸一样,觉得新奇。后来买卖不好做,我把老本都赔上了。走投无路的时候,这才拉上了自己的外甥靠着大方师这张脸,出来挣点活命的钱……”
  
  这个和徐福一摸一样地焦大郎说话的时候,广仁一直在观察着他。这个人的样子实在是太像徐福大方师了,就连他说话时几个不经意的动作,都和徐福大方师一摸一样。如果不是在这种情况下遇到,而是在外面的大街上,广仁一定以为面前这个人是大方师放回陆地的神识……等到焦大郎说完之后,广仁这才继续说道:“我听说这几年有人假冒徐福大方师,在洛阳城骗人的钱财,也是你吧?”
  
  “是……”焦大郎说话的时候突然哭了起来,随后他蹲在地上,一边抹着眼泪一边继续说道:“我也是没有办法……这些年一直都在做小买卖,种地耕田又不会……还要养活一个外甥,第一次也不是我故意要装扮成大方师的……是一个和尚见过了我,一定说我是徐福大方师。我说不是,他还不信……同和尚一起的还有几个大官,一听说我是徐福大方师,便给我塞金子……我也是糊里糊涂的就做了大方师……”
  
  “和尚……”广仁微微的皱了皱眉头,徐福大方师渡海之时,中土还没有出现过和尚。能知道大方师相貌了,天下便只有广孝这一个和尚了。不过广孝明知道他是假的,为什么还要主动称呼这个人为大方师?
  
  洛阳城有人假扮徐福的事情,广仁、火山也早有耳闻。不过洛阳城和金陵一样,都是他们师徒俩的禁地。除非有什么天大的事情,要不然的话,他们俩不会为了一个骗子,专门去一趟金陵城的。
  
  看着面前白发大方师脸上的表情有些缓和,当下焦大郎继续哭诉道:“这些年我虽然是仗着大方师的相貌吃饭,不过却没有败坏大方师的名声……也就是受点香火钱凑合着过日子,后来这里的府尹听说了我,一定要请我来金陵城重开方士宗门。
  
  我就想啊……这些年都是靠着大方师吃饭的,怎么也要帮着大方师扬名,这才大老远的从洛阳到了金陵……不过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了,突然有人说给方士一门捐些钱财,就能下一世投胎在大富大贵的人家……我都劝过他们了……你们不能这样,这都是谣言……可是没人信啊,都以为我在客气,结果钱给的越来越多,我都被吓傻了……”
  
  虽然明知道这个骗子的话不尽不实,不过看在了他和自己师尊一摸一样的相貌面上,广仁还是没有深究。当下他对着焦大郎说道:“以前的事情我不管,从现在起,不可以再假冒大方师行骗,如果再被我发现的话,闭上了眼睛我也可以杀你。
  
  明白了吗?现在趁着夜深人静,赶紧走吧……”
  
  说完之后,他也不再理会面前的骗子,带着自己的弟子从府尹衙门当中走了出来。刚才他们师徒俩到了后宅的时候,广仁在这里下了禁制。刚才他和焦大郎的话,外人并没有听到、看到。
  
  从府尹衙门出来之后,火山还是有些想不通,对着自己的师尊说道:“您就这么放了他?这个人靠着大方师骗了这么多年,已经尝到了甜……”
  
  火山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听到身后头马车行驶的声音,回过头一看,马车上端坐着的人正是他们俩一直在寻找保留着傅羌相貌的童戚振。此时,坐在马车上的童戚振也看到了这师徒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