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百二十一章 内应

第四百二十一章 内应

  “到底是归老先生,这样也能被你发现……”说话的时候,一个人影从黑暗的角落里面走了出来,正是还保留着傅羌相貌的童戚振。
  
  见到了童戚振出现的同时,归不归已经将手伸进了怀里,随后笑眯眯对着面前的男人说道:“老人家我也就是那么顺嘴一说,想不到你真的藏在这里,这么说的话,阎君的身边还是有你的内应……它也算小心了,只带着一个阳使,结果还是被你知道了。”
  
  “我哪有什么内应,只不过是想念老人家您和吴勉先生了,打算过来看看你们。”说到这里的时候,童戚振微微一笑,随后继续说道:“谁能想到竟然遇到了阎君陛下前来,真是巧……”
  
  “巧不巧你自己知道”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不过老人家我不明白了,你都夺了几次舍,怎么还留着这位南山堂少东家的相貌?难不成你心里真的想要变成这个样子?”
  
  “没办法,我还想要南山堂帮忙,只能留着这个相貌了。”童戚振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之后,继续说道:“说起来我还是中意自己原本的样子,再等等,就快换回来了。
  
  归老先生,你怀里的是帝崩吗?听说你们之前去见了大方师,想不到带了帝崩回来了。
  
  “算娃娃你识货,这件法器是徐福大方师亲手交给老人家我的。他干叮万瞩,让我老人家一定要用帝崩了结你。”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对着童戚振继续说道:“看在你也是为大方师办事的份上,老人家我法外施恩,娃娃你自己了断得了。给你留个全尸……”
  
  童戚振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原来是大方师亲手交给归老先生您的,那我之前听说老人家您和吴勉先生远去海外,替大方师看守海眼。大方师暂借了帝崩给你都是假的了?”
  
  “原来娃娃你什么都知道了。”虽然被童戚振当面拆穿,不过归不归还是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既然你都知道了,那老人家我也不废话了。徐福大方师让我老人家给他传个话,你的事情到此为止。等你转世之后还可以做他的弟子,当然了,下辈子你自己还有别的想法,你们大方师也不强求……徐福已经发话了,娃娃,收手吧……”
  
  “收手?”童戚振笑着摇了摇头,随后对着归不归说道:“箭矢已经离弓,没有再收回来的道理……事情就差最后一步了,我不能眼看着功败垂成……多谢归老先生您的好意,不过太晚了……”
  
  “那童先生你不怕死在这里吗? ”这时候,吴勉的声音凭空在童戚振、归不归二人的耳边响了起来。顿了一下之后,白发男人的声音继续说道:“我夫人因为你伤及魂魄,这笔账总是要清算的吧?还有幽州城死在瘟疫之下的百姓,他们总不能白死吧?”
  
  听到了吴勉的声音之后,童戚振的笑容僵硬在了脸上。他轻轻的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说到这件事,的确是我的过错。等到我要办的事情了结之后,童戚振愿在吴勉先生面前领死……再等两天,不会太久了……童戚振的话语当中,只是对误伤赵文君这件事心怀愧疚。却只字不提被他伤害的其他性命,吴勉的声音沉默了片刻之后,继续说道:“既然童先生已经到了舍下,那就不要走了。徐福大方师想念你了,稍后跟着我们一起回去见他吧……”
  
  “这个恐怕不行……”说话的时候,童戚振的身体泛出来一丝绿色的光芒。随后他微微一笑,继续说道:“童戚振还有事情没有办完,如果吴勉先生您一定要强留我的话,那说不得童戚振也要挣扎一下。这禁术我还没有运用自如……一旦有动静太大,惊扰到了尊夫人,那罪过就大了……”
  
  听到童戚振说到了自己的夫人,吴勉的声音便沉默了起来。随后这个女像的男人继续对着归不归说道:“劳烦归先生和大方师解释,大事即将完成,童戚振不敢有丝毫的马虎。等到大事完成之后,童戚振绝不苟活于人世……”
  
  说完,这个浑身上下闪烁着绿色光芒的男人转身向着大门口走去。走到门房的时候,看了已经给他打开大门的高如柏一眼,说了一句:“你好自为之……”一句话说完,他便走出了王府,上了一架早已经等候在那里的马车。
  
  归不归跟着出来站在了大门口,就见赶车的车夫竟然是那个可以看穿吴勉幻术的周通。随后周通驾车,带着童戚振消失在了黑夜当中……“这是防着被幻术所迷,真是做好了万全准备……”归不归嘿嘿一笑,转头看了一眼低头一言不发的高如柏,继续说道:“看来你这位师尊还是很惦记你的。”
  
  “挑拨离间而已”高如柏抬起头来,淡淡的回了一句之后,继续说道:“多年不见,他总要说点什么的。”
  
  归不归嘿嘿一笑,对着高管家说道,这么多年也是难为你了,今天没事了,早点回去休息吧。”说完之后,归不归回身向着后宅走去。留下高管家一个人站在大门口,呆呆看着刚才童戚振马车消失的位置。
  
  归不归回到后宅之后,来到了吴勉、归不归的寝室门前。就见白发男人已经坐在了台阶上,看到了老家伙过来之后,冲着他招了招手,指着自己身边的台阶说道:“天快亮了,回去你也休息不得。过来坐—坐……”
  
  归不归笑咪眯的坐在了吴勉的身边之后,回头看了寝室一眼,说道:“不会打扰到文君吧?”
  
  “她睡熟了,伤了魂魄就是这样,嗜睡……”吴勉看了归不归一眼之后,异常平静的对着老家伙继续说道:“白天她舍不得休息,强打着精神陪我。现在睡熟了不会轻易醒过来的……归老兄,刚才的事情你受累了。
  
  “你这话二十年前说,老人家我第一个反应是要躲着雷劈。这些年你客气的都好像变了个人似的,我老人家到现在都不大适应。”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还是那句话,你陪着文君就好,其余的事情老人家我来做。”
  
  说到这里的时候,老家伙顿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如果是在二十年前,刚才你已经跑出去和童戚振拼命了,难得你还能委曲求全。不知道的还以为吴勉另有其人“童戚振的事情,等到文君走了之后,我再和他慢慢算……”吴勉说话的时候,从怀里摸出来一个小小的玉石人像,这个正是当年他和赵文君的订婚信物。白发男人一边把玩着玉石人像,一边继续对着归不归说道:“童戚振能藏在府中,偷听你和阎君的对话,内应不在阎君那里,在我们的身边……”
  
  “阎君只带了一个阳使,连个阴司鬼差都没有跟着过来,内应自然不会出在它的身边。”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我们身边有他的内应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童戚振连海外徐福身边发生了什么事情都知道的一清二楚,我们这里有个内应又算得了什么?”
  
  “归老兄你知道就好,我只是担心太过聪明的人难免会犯点小糊涂。”吴勉看着手里的玉石人像,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既然你什么都知道了,那我不多说了。还是那句话,外面的事情麻烦你了。让我安安心心的陪着文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