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百二十章 契阴石

第四百二十章 契阴石

  “知道的也不是太多,只是知道从地府流失了一块和寒盏非常相似的玉牌。现在这块玉牌已经到了童戚振的手上。”归不归说到这里的时候,顿了一下,看了脸色已经阴沉下来的阎君,随后继续说到:“寒盏是怎么流出来的,老人家我不知道。不过它是先到了冯佐的手上,后来童戚振冒充老人家我杀了冯佐,夺走了那块寒盏……”
  
  冯佐的魂魄虽然一直关押在阎君的身边,不过阎君却一直当它是个筹码。并没有亲自审问,想不到这个魂魄才是关键。
  
  看着归不归说到这里便闭上了嘴巴,阎君皱了皱眉头,说道:“老家伙,话说了一半是什么意思?你还想要什么好处吗?”
  
  “不是说了一半,实在是就这么多了。剩下的就是几个没头没脑的线头了,实在不知道应该怎么说出口。”归不归的脸上又出现了老狐狸一般的笑容。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不知道阎君陛下你那里有没有什么新的消息,说定不老人家我可以帮帮忙,也许那点线头还能被串联起来。找到什么线索能抓到童戚振……”
  
  “老家伙,你还是老样子,从来都是占便宜,没有吃亏的时候”阎君看了一眼归不归之后,深深的吸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我的确也知道一点……落到童戚振手里的不是什么寒盏,是和寒盏一摸一样的契阴石。这块石头是在地府当中至阴之所苦幽之地形成的,是天下至阴之物,也只有苦寒之地供奉的这一块而已。
  
  说起来这也算是历代阎君都知道的秘密了。我之前,几乎所有的阎君都想带兵攻打苦幽之地,将契阴石抢夺出来,不过苦幽之地是響的聚集之所,阴鬼天生惧怕響,故而攻打了多次,却始终没有把契阴石抢夺出来……”
  
  说到这里的时候,阎君的目光在百无求和小任叁的脸上转了一圈。随后继续说道:“当年我带兵扫平鬼王余部的时候,鬼王曾经从苦幽之地引出来数万響来攻打我的大军。当时三方混战已经顾不到头尾,有数百饗趁着这个机会逃到了人世间。
  
  因为饗与鬼物相克,不能留它们在人世间为祸。我花了很大的力气才将这些響一一清除掉的,在这个过程当中,有阴兵发现其中一只饗的身上带走寒盏。只是它并没有在意,也没有上报给我知晓。后来还是这次童戚振大闹苦幽之地,那名阴兵才逐级上报,我才猜到契阴石可能已经流失到了人世间。不过这毕竟也是阴兵的一面之词,也有可能就是一块普通的寒盏,开始我并不信那么巧契阴石会真的被響带到了人世间。现在看起来,我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阎君轻轻的叹了口气。随后它再次对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现在你的线头能穿起来了吗?”
  
  “穿起来了一点点,不过对陛下来说,未必是什么好事。”归不归有些苦涩的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老人家我不知道童戚振当初是怎么和陛下说的,他是如何叛逃徐福身边的,不过据我老人家所知,童戚振从徐福那里盗走了一种禁术。
  
  陛下刚刚所说的契阴石应该就是打开禁术其中的一种方法,他去苦寒之地就是为了抢夺契阴石的。只是杀了那么多的聱也没有找到契阴石的踪影,这才回到了人世间。只是没有想到他找了那么久的契阴石会在人世间被发现……”
  
  说到这里的时候,老家伙顿了一下,看了一眼阎君的反应之后,这才继续说道:“现在不知道的只有冯佐是怎么拿到契阴石的了,如果根据陛下你说的,那就是冯佐无意当中拿到了被響带上人世间的契阴石了。不知道怎么又被童戚振抢走了……”
  
  阎君听完了归不归说的话之后,犹豫了一下,但是对着老家伙说道:“刚才你说的,童戚振是偷了徐福大方士的禁术。
  
  那么那禁术的威力如何,我地府能受的住禁术的攻击吗?”
  
  “禁术的威力这个老人家我没有见过,实在不怎么好说……”归不归既然已经说到了这里,当下也不打算对阎君还有什么隐瞒。当下老家伙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不过听说童戚振在海里用禁术一次便屠杀了数十万的海妖,这个傻小子百无求是可以作证的。至于如果加上了地府的契阴石,完全打开禁术的话……那威力恐怕连老人家我都想不到。”
  
  阎君沉默了片刻之后,对着归不归继续说道:“老家伙,这个童戚振到底想要做什么?他已经把妖山、地府都搅了一个翻天覆地。这么做对他又有什么好处?”
  
  “他可能是无聊吧……”归不归无法说出来童戚振就是徐福派到陆地上的棋子,只能想办法岔开了话题,对着阎君继续说道:”阎君陛下,现在还有一条路或许可能找到童戚振的下落……他现在已经到手了契阴石,一定会耐不住想要开始测试那个禁术的威力……现在只要陛下你想想办法设个套,还是有机会抓到了那个人的。”
  
  归不归一句话点醒了阎君,它低头犹豫了片刻之后,站起来对着老家伙说多道:“还是老家伙的鬼点子多……好了,在你们这里耽误了不少时间,我也该回去了。”
  
  说话的时候,阎君已经站了起来。最后看了归不归和两只妖物之后,最后说道:“老家伙,契阴石这件事,你们几个知道就好了,不要外传出去。等到童戚振伏法之后,我会有一番心意的。”
  
  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跟着说道:“那老人家我那就等着陛下的心意了……”说话的时候,老家伙也跟着站了起来,陪着阎君走到了厅堂外面的院子里。看着阎君走进了黑影之后,随后亲眼看着周围地府之主最后消失的无影无踪。
  
  看着阎君消失之后,归不归这才轻轻的叹了口气。顿了一下之后,他回头对着百无求和小任叁说道:“你们俩说说看,阎君能抓到童戚振吗?”
  
  “童戚振那么好抓的话,现在他已经不知道投胎几次了。”小任叁咯咯一笑之后,继续对着归不归说道:“别说阎君了,老不死的就连你都抓不到他。就说之前有几次抓到了他……结果呢?人家现在还生龙活虎的,咱们这边反而连累了妞儿……”
  
  “这笔账吴勉会亲自和他算的”归不归说到这里的时候,想到了被牵连起来的赵文君,还是叹了口气,随后继续对着两只妖物说道:“老人家我担心的是,如果那一天妞儿真的不在了,吴勉会怎么样?
  
  他现在的变化你们也看到了,那个白头发的人已经不是他自己了……”
  
  “老家伙,真的没有救妞儿的办法了吗?”百无求哭丧着脸看了归不归一眼之后,继续说道:“你们不都是活神仙吗?
  
  真的救不了妞儿了?”
  
  “真能救她的话,徐福也不会放妞儿跟着我们回来了。”归不归叹了口气之后,说道:“好端端的说童戚振,怎么又说到妞儿身上了?不早了,你们俩回去休息吧,老人家我再坐坐……”
  
  两只妖物当下也没了心思留在这里,当下纷纷回到了自己的寝室。看到它们俩的背影消失之后,归不归突然笑了一声,对着墙角黑暗的位置说道:“听了那么久了,你也该露面了一一童戚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