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百一十九章 阎君的接班人

第四百一十九章 阎君的接班人

  下午的时候,高如柏已经将王府的下人都打发了出去。只留下来贴身服侍赵文君母女俩的几个丫鬟,就这几个丫鬟也被高管家反复叮瞩,晚上要老老实实的守在内宅,不管听到外宅有什么动静,都不可以出来。
  
  一切都准备妥当之后,天色刚刚擦黑,归不归便带着两只妖物坐到了厅堂当中,高如柏亲自守在门房,就等着子时一到迎接阎君了。
  
  看着时间还早,百无求对着两只妖物说起了闲话:“下午你们俩去了府尹衙门,听说那边已经人满为患了?”
  
  “那些人都疯了,不知道的还以为那个我又带着妖兵打过来了……”百无求坐在椅子上,比划着说道:“整个府尹衙门都被围了起来,金陵城的老百姓好像都疯了一样的往‘徐福’的身上塞钱。现在听说金陵城的人都开始卖房子了,卖的钱都往大方师那里送。”
  
  “老不死的,事情越来越大了。”这时候,小任叁接话继续说道:“我们看热闹的时候,不只是金陵城的老百姓,周围府县的人都到了。一车一车的往府尹衙门后院运钱,听说现在那些方士已经把送钱来的老百姓分成了三六九等。超过一万贯的人直接带进了见‘徐福’当场就给了下辈子投胎的地方,一水的王公。超过五干贯的是一个叫做广慈的徒弟接待,也是三品以上的大官。剩下的人钱留下来,登记了姓名之后都回家等消息了。十贯二十贯的不接待,给钱都不要,直接打发走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小任叁顿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老不死的,我们人参算了一下,就今天这一天,那个大方师最少能赚下来五六十万贯钱,现在府尹衙门的库房都装不下这么多钱了,现在成堆的铜钱都堆在了后院。小山一样……”
  
  听了两只妖物的话,归不归嘿嘿笑了一下,随后说道:“如果这个‘徐福’聪明一点的话,连夜带着这些钱远走高飞的话,或许这件事真的就算这么成了……不过可惜,老人家我还没过那么聪明的人……”
  
  “什么聪明的人,连归不归你都开始惦记起来了?”归不归的话音刚刚落下,便听到空气当中传出来一个还算熟悉的声音:“没有什么事儿,我提前到了,老家伙你不会埋怨我来早了吧?”
  
  说话的时候,厅堂外面的院子里出现了一个丈余的黑影。随后两个人影一前一后的从黑影当中走了出来,走在前面的那个人是现在的地府之主,后面跟着一个白头发的男人,正是被恶作剧一样被迫变成长生不老的那位地府阳使。
  
  现身之后,阎君并没有在厅堂当中看到吴勉的影子。当下他微微的皱了皱眉,冷哼了一声之后,对着归不归说道:“我不辞辛苦从地府赶过来,吴勉连见面的机会都不给吗?”
  
  “阎君误会了,现在他还有事情要做,实在是分不了身。”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再说了,有我这个老家伙陪着阎君,你还嫌不够吗?再说了,吴勉现在真的坐在这里,也没有阎君陛下你的好处。
  
  他是什么样的人,陛下你比老人家我清楚。”
  
  想到吴勉昔日怼天怼地的样子,阎君突然觉得那个白头发的男人不在,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当下它带着白头发的阳使走进了厅堂,随后坐在了归不归和两只妖物的对面。看了一眼满脸委屈的阳使之后,阎君再次说道:“老家伙,韦一方这孩子虽然是活人,不过也是我亲口封的阳使。他以后是要成为阴司、大阴司的,你这样擅自将他变成了长生不老的身体,如何向我这个阎君交代?”
  
  “什么时候做好事也要交代了?”归不归嘿嘿一笑,随后继续说道:“天下人都想长生不老,助他长生不老。没有什么表示不说,怎么还要兴师问罪?再说了,长生不老那种仙丹我老人家怎么会有?那是吴勉看这孩子骨骼惊奇,适合长生不老这才便宜他的。怎么还有我们的不是?”
  
  这时候,阳使韦一方仗着阎君就在身边,急忙说道:“我从来没有想过要长生不老,我受了阎君陛下的敕封,死后是要做阴司的。你们让我长生不老,问过我了嘛?”
  
  “你住嘴吧!”听着韦一方没完没了,百无求瞪着眼睛站了起来,盯着这位阳使继续说道:“小子,别给脸不要脸啊,你想死这个容易,现在老子就把你的脑袋扭下来。”
  
  看到百无求犯了混,阎君的眉头便皱了起来。不过没等到它说话,归不归抢先一步说道:“阎君陛下,今晚你到底是来给阳使出头的,还是另有要事来和我们说的?”
  
  听了归不归的话,阎君这才忍了心中的怒气,回头对着阳使韦一方说道:“你的事情,我一定要他们给个交代。现在我要和归不归说正事了,你先退下……”听到阎君已经发了话,阳使这才对着地府之主行了一礼。随后退回到了厅堂外面,走进了那道黑影当中,随后消失的无影无踪……看到了韦一方消失之后,阎君狠狠的瞪了归不归一眼,随后再次说道:“老家伙你做的好事!韦一方原本是我阎君的接班人,现在都被你们搅了。知道我多久才找到这么合适的人选吗?现在都被你和吴勉搞砸了。”
  
  这两句话说出来,归不归都被惊到了。
  
  老家伙瞪大了眼睛,看了一眼韦一方消失的位置,随后对着阎君说道:“阎君你再找接班人?什么意思?你不做阎君了?”
  
  阎君轻轻的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我本是判官夺位,名不正言不顺。韦一方是前任阎君留在人世间的血脉,我本打算先历练他一番,等到韦一笑寿终正寝之后,便委以阴司之职。之后一点一点的教授他统治地府之道,直到最后韦一方成材之后,再将阎君大位禅让与他……今天是让他来熟悉你们几个人的,想不到最后竟然到了这么一个无法收拾的局面。”
  
  阎君这几句话让归不归都惊诧不已,什么时候听说过地府之主还有禅让的?想不到刚刚一统地府,阎君竟然已经萌生了禅让的心思。
  
  说完了这几句话之后,阎君轻轻的摇了摇头,随后继续说道:“算了,不说这个了……老家伙,你和井然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你知道童戚振前往苦幽之地的目的了?”
  
  “不能说完全知道的,不过也应该有个大概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陛下,童戚振去了苦幽之地,杀了那么多的聱,你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是我问你,还是你问我? ”阎君脸上出现了一丝恼怒的神色,不过它还是再次压下了怒气,耐着性子对着归不归继续说道:“我也在查这个,他在苦幽之地的玉髓矿脉当中把那些聱都化为虚无的。不过他到底为什么那么做,我还没有查到。甚至连他是用什么手段杀的聱,到现在我也不知道。”
  
  阎君说话的时候,两只眼睛不由自主的转了一圈。归不归知道他没有将要紧的事情说出来,当下也没有逼问,只是嘿嘿一笑,说道:“那老人家我给阎君陛下一个查找的方向,寒盏……童戚振此行与寒盏有关。”
  
  “寒盏……”阎君的眉毛一挑,对着归不归继续说道:“老家伙,你都知道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