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百一十八章 事与愿违

第四百一十八章 事与愿违

  地府阳使是阎君在人世间的使者,阎君招募一些资质不错的人,在人世间做一些阴司、鬼差做不了的事情。一般都会许诺这些人阳寿到了之后,到了地府便会直接成为阴司。
  
  只不过地府阳使的身份尴尬,既不被地府的阴司、鬼差视为同伴,也被人世间的一些修士引以为耻。唐末的时候,甚至还有修士趁着战乱,诛杀这些地府阳使的事情发生。后来极少有人再做阳使,想不到这次会被归不归碰到。
  
  这位阳使见到百无求要动手,这才收敛了一些。当下他低着头跟随归不归直接走到了厅堂当中,分宾主落座之后,归不归又叫过来高如柏,让高管家去把吴勉请过来,有事情商讨。
  
  片刻之后,白发男人也到了厅堂当中。这时,归不归才将手里的信函递给了吴勉,说道:“这是阎君的书信,今晚子时,他会到金陵城中来与我们见面……”
  
  “与你见面,别加们。”没等归不归说完,吴勉已经打断了他的话。随后白发男人笑了一下,对着老家伙继续说道:“你们当我不存在就好,有什么事情你自己做主,我还要留在这里,陪伴文君。”
  
  “原本我们指的就是老人家我和百无求、人参,我老人家没把你算进去。”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不过这件事还是要让你知道下一,到时候与阎君说了什么,你也是要知晓的……”
  
  “你们是不是太不尊重阎君陛下了?”这时候,那位地府阳使站了起来,对着厅堂里面的人、妖继续说道:“阎君陛下是地府之主,岂是你们可以这样怠慢的?陛下子时才会到,现在你们就应该早做准备,现在就去沐浴更衣,将你们这宅子用清水打扫出来……”
  
  看着阳使夸夸其谈,吴勉冲着归不归笑了一下,说道:“如果不是他身上还有生气,我还以为是大阴司到了。归老兄,这就是地府阳使?”
  
  “是啊,这个小家伙有趣吧? ”归不归坏笑了一声之后,对着吴勉继续说道:“老人家我刚才发现了一件特别有意思的事情,你仔细看看这个小哥……是不是越看越有意思?”
  
  听了归不归的话,吴勉上下打量了这位地府阳使几眼。随后笑着对老家伙说道:“归老兄,我明白你想做什么了。不过这么做是不是有些过分了?毕竟这么一来,他这位地府阳使就算废掉了。”
  
  “这有什么过分的?”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这可是天底下一等一的大好事,多少人哭着喊着都要不来?
  
  不过老天爷也是有趣,天底下想要这个的人亿万,却没有几个合适的。偏偏这位地府阳使这么合适……”
  
  “你们在说什么?什么合适不合适的?”阳使突然警觉了起来,他脸色有些发白的继续对着厅堂里面的人、妖说道:“你们不要乱来啊,就算你们现在要了我的命。我死后也是地府的阴司,到时候你们,还有你们的亲戚朋友死后都要过我这一关……”
  
  “如果你做不了阴司呢? ”吴勉微微一笑之后,从怀里摸出来一枚裹着蜡皮的丹药来。他将丹药托在手心里,一边慢悠悠的剥着蜡皮,一边继续对着阳使说道:“本以为你做了阳使,会知道我们是谁,人世间和地府又是怎么回事。现在看起来你竟然什么都不知道,既然这样的话,你还是在人世间多留些曰子,等到什么都明白过来之后,再下去做阴司吧……”
  
  “你这话说的是什么意思?你拿出来这枚丹药又想做什……”这位阳使的话还没有说完,吴勉突然对着他的嘴巴,将手里已经剥好了蜡皮的丹药弹进了他的嘴巴里。
  
  这枚丹药进了他的嘴巴之后,直接顺着食道被阳使咽了下去。等到他反应过来,想要把丹药吐出来的时候,已经发觉进了食道的丹药开始变小,丹药已经被化开,好像涓涓细流一样进了阳使的肚子。
  
  “你给我吃了什……” 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就见这位阳使突然痛苦的倒在了地上。随后他的七窍开始流血,全身的毛孔也开始密密麻麻的有血点渗了出来。
  
  看着阳使倒在地上痛苦万分的样子,百无求皱着眉头说道:“老家伙,你们要弄死他只能喊老子啊,这么毒死他算怎么回事?说出去让人家笑话。”
  
  “谁说老人家我要杀他了?这么有趣的人,我老人家疼他还来不及。”归不归笑了一声之后,对着百无求继续说道:“傻小子你再看看,这位阳使大人又有了什么变化?算这小娃娃运气好,能自己克化长生不老药……”
  
  “你们给这个不会说人话的长生不老药? ”百无求在看向阳使的时候,见到这个人已经不在流血。正倒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和刚才不一样的是,这人的头发变成了白雪一样的颜色……看着片刻的功夫,这位阳使便克化了丹药,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老人家我就说你的运气好了,一万个人里面未必有一个人能适应长生不老药的药力,偏偏你这个不想做人的却有九成的几率来克化丹药。恭喜你了……这辈子你都不会死了……”
  
  “你们给我吃了长生不老药?我变成长生不老的身体了? ”阳使从地上爬了起来之后,摸了摸自己的脸额和全身上下,和刚才也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啊,怎么就长生不老了?太儿戏了吧?
  
  这时候,在一边服侍的高如柏拿过来一面铜镜,阳使见了之后,发现镜子里面的自己和那个白头发的男人,还有这个管家都是一样的发色。就在他发愣的时候,高如柏突然手里出现了一把短刀,在阳使的手臂上划了一下。
  
  阳使疼的“啊!” 了一声,正要怒斥管家这是要做什么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伤口正以肉眼能够看到的速度快速的愈合着。看到了自己身体变化的阳使惊呆了,片刻之后,他喃喃的自言自语说道:“长生不老了?那我还怎么做阴司……上个月刚刚得罪了和尚,大上个月得罪了老道。
  
  人都得罪光了,我还是死不了……”
  
  “老人家我再和你说一句,长生不老并不是死不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比方说你的脑袋掉了,还是可以说死就死的。不过话说回来,阴司也是有讲究的,死后不留全尸的可做不得阴司……”
  
  这句话说的阳使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随后他一脸委屈的看着吴勉、归不归一跺脚,说道:“你们这不是坑人吗?”
  
  说完之后,也不理会自己是来送信的,直接捂着脸跑出了王府。看着这位阳使的背影,吴勉突然叹了口气,随后冲着归不归说道:“我也是无聊了,竟然会和你做这样的恶作剧。”
  
  “看你这话说的,刚才往他嘴里弹药丸的时候,你不是也挺开心的吗? ”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不过这也算是造化弄人了,那些拼了命想要长生不老的人都是短命鬼。这个一心一意死后做阴司的,体制却这么适合长生不老药……”
  
  说到这里,归不归笑着摇了揺头,随后对着吴勉说道:“老人家我去准备一下了,虽然不用净水泼街,不过还是摆设几个阵法的,阎君不会自己来的,别让阴气冒出去吓到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