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百一十七章 地府阳使

第四百一十七章 地府阳使

  听到这个有钱的财主在大街上大喊大叫,周围的百姓都围拢了过来。看到了人慢慢变多之后,这个财主继续说道:“我在佛前许了大愿,要替大方师扬名,传播功德……上辈子我家里只有几亩薄田,吃不饱也饿不死。六十岁那年遇到了从海外回来的大方师,皈依了大方师的无上大道。可惜上一世我的资质平庸,不能参透大方师的妙法,结果活了一百多岁就死了。好在死前我将家里的几亩田产赠与方士一门,修来了一个好来世,你们看看我,几亩薄田和十几贯钱就换来了这一世的万贯家产……几句话说的周围的百姓都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的财主议论起来。这个人说的太玄乎,看着可是不大可信,兴许对方士一道着迷的疯子。
  
  就在大家伙议论纷纷的时候,从城门的方向行驶进来一架官家马车。马车在人群外面突然停住,随后一个身穿五品官服的官员从车上走了下来。几个差役推开了人群,请这位官老爷走到了当中。
  
  “这不是杭州的钱老爷吗?你这是在做什么? ”官员‘一脸惊讶’的看着还在对着百姓们夸夸其谈的财主。随后继续说道:“怎么?钱老爷的前世也是大方师的弟子?想不到和你同城而居这么多年,你我竟然是上一世的师兄弟……上一世我是牛二金啊,钱老爷你是……”
  
  “兄弟……哥哥我是马佳水啊……想不到咱们上一世的师兄弟,这一世也能相遇。
  
  牛师弟你现在做官了,好啊……”
  
  “还不是托了咱们大方师的福吗?前世我把家里的田产、房产都赠与方士一门。
  
  大方师看我虔诚,这才给了我这一世一个五品的前程。可恨啊……前世我捐献的太少,知道周师兄吗?他临死的时候,把家里能捐的东西都捐了,还把老婆、孩子都卖了,换来的钱都捐了方士一门。现在这一世他投胎到了京城,做了王爷……上个月我还在京城见过咱们周师兄的,他还说过几天要来拜望咱们老师尊。我这次还是特意来给他打个前站……”
  
  原本只有一个疯疯癫癫的财主,怎么看都像是个骗子。不过现在来了一位官老爷,这可就不一样了,当下,原本认定财主是骗子的百姓也开始半信半疑起来。一些经不起忽悠的人已经开始盘算起来,是不是该回家拿点钱捐给大方师了。
  
  就在这个时候,人群当中突然有人号啕大哭起来,众百姓回头看去,就见一个衣衫褴褛的乞丐一边不停的大哭,一边开始扇自己的嘴巴。他边哭边说道,都怪我看不开啊……舍不得那点身外之物,大家前世都是大方师的弟子,他们舍了家财的,这一世做财主的做财主,当大官的当大官,还有一个做了王爷的……就我想不开……本来上一世手里就有人命,还舍不得捐钱,结果这一世就做了叫花子……我不是人啊……就是舍不得那点钱啊……”
  
  这是,财主、官员二人分开众人,走到了这个乞丐的身边。财主对着他说道:“听你这话,上一世也是我们的同门师兄弟?
  
  你是谁?兴许我们二人还能在师尊面前替你求情。”
  
  “牛师弟、马师弟,我就是你们的苟师兄啊……”乞丐擦了一把眼泪之后,继续对着二人说道:“上一世我舍不得家里的万贯家产,那个时候你们俩还劝我,我早年手里有过人命,阴德有损,只能请咱们师尊帮忙。结果我掉进钱眼里了……想着给儿孙们留点,结果这一世谁是谁的儿子?我管他们,他们管我吗?后悔啊……回不该当初。”
  
  “原来是苟师兄,你也别难过了,上一世错过了,这一世你还有机会啊。”财主说到这里的时候,将调门儿大了几分,继续说道:“你还可以修来世啊,我这里还有几贯钱,你拿去捐给咱们师尊的方士一门,几贯钱还能给你下一世修个小康之家,到了下一世你再捐,说不定也能和牛师兄一样,做个大官光宗耀袓……”
  
  说话的时候,财主叫过来自己的小伙计,拿出来四贯钱来给了乞丐。随后他们三个人一起向着府尹衙门的方向走了过去。周围的百姓这才一哄而散,他们急急忙忙的跑回到家里,计算着家里还有多少钱能捐给大方师,换一个锦绣的后世前程。
  
  等到所有人都散了之后,只留下了归不归和那两只妖物。老家伙看着三个人的背影,嘿嘿一笑之后,对着身边的两只妖物说道:“老人家我那位小兄弟真是豁出去了,以前要是说那些方士还能睁一眼闭一眼的话,这次可真要动手了。连这种钱都敢要,这真是要钱不要命了。”
  
  “老不死的,他本来就是骗子啊,你和一个骗子叫什么真?”骑在百无求脖子上的小任叁咯咯一笑,随后继续说道:“咱们要不要去你小兄弟那里看看?看看他还要打什么鬼心思?”
  
  “任老三,你是想见他的女徒弟吧?”百无求跟着说了一句,随后他继续对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要不要咱们去揭了他的老底?如果不是一早就知道他的底细,说不定老子也能把妖山舍出来,换和你来世再做父子。”
  
  几句话说完,归不归看了百无求一眼,随后老家伙再次说道:“如果下一世谁都能安排的话,那大家人人都是皇帝了。
  
  走吧,咱们回府去吧。家里还有一大堆的事,咱们不去搅那个浑水。”
  
  说完以后,归不归带着两只妖物回到了王府。几乎就在他们三个来到大门前的时候,看到一个身着黑衣的青年男子正站在大门口,手里拿着一封书信在左顾右盼。
  
  归不归嘿嘿一笑,对着年轻人说道:“小哥你这是要找什么人吗?老人家我在金陵城住了十几年了,认识几个人。说说看,你要找的是姓吴的呢?还是姓归的人?”
  
  年轻人愣了一下,他不由自主的看了一眼信封上的名讳,随后对着老家伙说道:“你怎么知道的?你就是归不归……”
  
  归不归顺手将年轻人手里的信函接了过来,看了一眼信函上面的字迹之后,嘿嘿一笑,对着年轻人再次说道:”你是地府阳使?以前听说过有你这样人的存在,亲眼见到还是第一次……傻小子,你让门房开门,家里来客人了。”
  
  “在下正是地府阳使,奉阎君陛下之命,将这封信函交到吴勉、归不归二人的手中。”年轻人说话的时候,语气当中带着一丝狂妄。看了一眼已经打开了信函,正在阅读信纸的老家伙,微微一皱眉之后,继续说道:“这是阎君陛下的亲手书信,你怎么敢这么随随便便的拆开?为何不焚香沐浴,你们这些人还有一点规矩吗?”
  
  “你还没成为阴司,不用那么着急拍阎君的马屁。”归不归眼睛盯着信纸,嘴里继续对着这个人说道:“就算你不是阴司,也知道一点地府和人世间的事情。敢这么和老人家我说话的,就算你是阴司也是第一个……”
  
  “老家伙,要不老子来和他讲讲道理吧。”百无求狞笑了一声,随便的晃了晃膀子,它身上的骨节便噼里啪啦的响了起来。好在,归不归拦住了它,傻小子,别和他一般见识,阳使没有几个,死一个少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