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百一十五章 百万贯

第四百一十五章 百万贯

  “舅舅,你刚刚收了金陵府尹做弟子,现在就差收钱了,这个时候走就亏大了。”看着自己的舅舅铁了心的要走,‘广慈’皱着眉头说道:“再说那几个修士要是想动你的话,昨晚上就动手了,舅舅你还能大揺大摆的去找人家?”
  
  看着‘徐福’微微有些动容,‘广慈’继续加油添醋的说道:“再说了,人家家大业大的也要花钱。刚才我都打听清楚了。他们的后台是京城的老赵王,不过老王爷几年前就死了。也没人照顾他们了,前些日子他们家嫁女儿,招了个上门女婿,花了一大笔钱。估计早年积攒下来的家底也快空了,就算他们是神仙不用吃饭,家里养着百十来口子人,他们总要吃饭的。舅舅,能把你放回来,那就是在暗示你带着钱回去找他们。要不然的话,现在我早给你收尸去了……”
  
  “呸呸呸!闭上你的臭嘴。”听着自己这外甥说的有点道理,‘徐福’又回忆了刚才看出来这传国玉玺有假之后,白头发的小哥和那个老家伙并没有在意这块玉玺。他们好像因为这块玉玺想到了别的什么,那个管家是不想自己在一边偷听,这才把他撵出来的。
  
  当下,‘徐福’小心翼翼的将自己的画像收好,对着自己的外甥说道:“任儿,次这不是在洛阳城那会了。咱们爷们儿要加倍的小心,你可不能再坑你舅舅我了……这次咱们来把大的,把金陵城周围府县的人都吸引过来。赚到钱之后,换了你的饥荒,咱们爷俩一人一半。你也收收心,安安心心的过日子吧。”
  
  听到舅舅被自己说动了,当下‘广慈’马上说道:“我哪还敢?不过就这点时间,咱们也挣不了几个钱,三万五万贯也过不了多久?舅舅你年纪大了,说蹬腿就蹬腿了。我正年富力强……”
  
  没等‘广慈’说完,‘徐福’已经一巴掌打了过去。当下拳打脚踢了一顿之后。他这才气喘吁吁的停了手,对着面前的外甥说道:“早知道你娘把你托付给我的时候,我就应该把你这个小畜生仍粪坑里淹死。仨儿,事情已经到了这份上,我也不瞒你了,这次操作的好,咱们一次能挣百万贯……五十万你拿去败,剩下五十万我去养老。”
  
  听到这次能转一百万,广慈的眼睛都直了。他擦了擦嘴角的鲜血之后,说道:“咱们在洛阳、长安那么多年才挣了几十万,现在这点时间你就想挣百万钱?
  
  舅舅,你不是被我气傻了吧?”
  
  “早晚有一天,我得被你气死。这是我几年前就想好的赚钱道,不过这个要阴损了,你舅舅我一直下不了决心。”‘徐福’哼了一声之后,对着自己的外甥继续说道:“原本以为我还有几十万贯的家底,不用动这个心思。要不是被你这个小畜生败光了钱,我也不用动这么阴损的心思……”
  
  说话的时候,‘徐福’走出了寝室大门,围着房间转了一圈,确定没有人偷听之后,这才回到了寝室,对着自己的侄子继续说道:“这次咱们损点,你去找几个托。开始在金陵和附近几个州县散播我这个大方师,可以定下凡人下辈子投胎的人家。这些人假扮成上一世是我的信徒,被我指点迷津之后,亲手带到了大富大贵的人家里投胎。只要消息散播开,就不愁没有人把整串整串的铜钱都扔进咱们的口袋。”
  
  “舅舅,你这个主意真不是一般的缺德。不过真是能挣大钱啊……” ‘广慈’听明白了他舅舅的计策,随后他捂着嘴巴笑了一声,这才继续对‘徐福’说道:“本来江南就是天下的富庶之地,有钱人就是多……谁不想这辈子有钱有势,下辈子还有钱?而且谁也拆穿不了,舅舅,一百万贯那是少的,这活有个三年五载的,大宋就数咱们爷们儿最有钱了。”
  
  “别一年半载了,这么缺德的主意干它个三五个月就足够了。”
  
  ‘徐福’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现在咱们爷们儿求神保佑,王府那里的几个修士,可千万别和咱们俩一般见识……”
  
  这一对甥舅正在讨论应该如何,原金陵王府当中,归不归还是想不通那个和寒盏一摸一样的玉牌是什么。他说出来几十种天才地宝的名称,不过很快又被自己否定掉。
  
  “童戚振不会真的在打一块寒盏的主意吧?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看了一眼送自己夫人去后院赏花,刚刚回到这里来的吴勉。此时,厅堂当中只有他们两个人,小任叁和百无求两只妖物给归不归打发过去看着赵文君了。
  
  随后继续对着这个白发男人说道:“老人家我怎么想都想不到那块玉牌不是寒盏,还能是什么?如果说童戚振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就是为了一块寒盏,这又有些说不过去了。”
  
  “不要去想了,童戚振既然拿到了他想要到手的东西,那很快我们应该就会再见面了。”吴勉满不在乎的笑了一下,随后继续对着归不归说道:“归老兄,你也不要烦恼了。童戚振想要出现的时候,你拦都拦不住。”
  
  归不归苦笑着摇了揺头,随后继续说道:“看来只能等地府那边的消息了,他们应该能从冯佐的话里问出来有用的东西来。阎君现在又不着急了……”
  
  “说点别的吧,归老兄你打算怎么处置你的小兄弟? ”吴勉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放着他继续这样招摇撞骗的话,早晚会死在广仁那些方士的手里。”
  
  “现在老人家我哪有心思管他? ”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不过既然说到我老人家的小兄弟了,那就说两句。他不过就是个骗子而已,留着这位大方师给海上的那位散散德性也好。话说回来,广仁不可能不知道这个假徐福的存在,他这个过气的大方师都不管,凭什么要我老人家去管?”
  
  “那也随你”吴勉说了四个字之后,顿了一下,随后看着归不归继续说道:“这个骗子也好,童戚振也罢。都交给归老兄你了,我还要陪着文君,归老兄你心智过人,应该不用我来帮手吧。”
  
  “你陪着文君就好,这里的事情交给老人家我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老人家我也不是当初的归不归了,就算童戚振的禁术成了,我老人家也自有对付他的办法。你有时间陪陪妞儿,需要我们做什么就直说。回来这么久了,要不要去京城一趟?去给赵元昊扫扫墓也好。”
  
  “这个不用,我和文君说过她父亲已经投胎转世了。用不着跑哪一趟。”吴勉说了一句之后,看了一眼归不归,随后继续说道:“当初燕哀候留下来的箱子,也要尽快取回来了。原本以为等文君魂魄恢复过来再给她的,现在看起来归老兄你要快点了……”
  
  “早上我已经交代了泗水号,一来一回的怎么也要两三个月。”早上归不归要泗水号管事带回来的就是这口箱子,原本它被小任叁带到地下藏了起来。不过后来看到兵荒马乱的,归不归还是将箱子取了出来,交给了泗水号的刘喜、孙小船二人代为保管。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深吸了口气,对着吴勉说道:“你突然着急这个,不是妞儿有什么事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