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百一十四章 寒盏

第四百一十四章 寒盏

  “老哥哥说的严重了,大方师什么的只是虚名。没什么大不了的……”‘徐福’大方师干笑了一声之后,对着他们几个人继续说道:“早就听说金陵城中藏龙卧虎了,今日终于见到几位大修士了。和几位一比,我这个大方师反而不算是什么了……”
  
  “你叫这个老家伙什么?”没等大方师说完,百无求已经跳了起来,指着归不归继续说道:“再说一遍?你叫他什么?”
  
  “老……哥哥”‘徐福’大方师心虚的看了面前这几个人一眼,随后继续说道:“是不是几位家乡的风俗不可以称呼这个?那我还是改个称呼?”
  
  “别改,就叫老哥哥挺好……”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看起来以后咱们老哥俩要常走动走动了,小兄弟你有事情就说,看在你这么客气的份上,老哥哥我能帮到的一定帮你的忙。”
  
  大方师就等着这句话了,当下他也跟着笑了一声,随后继续说道:“这次我来拜访各位,的确有两件小事情请老哥哥帮忙。我打算在金陵城中重新修建方士一门,不过我毕竟不是本地人,有什么照顾不到的还请几位多多帮忙。方士一门建立起来之后,我想请几位前来助阵,到时候香火钱大家一人一半……不知道各位意下如何? ”
  
  “先别提什么香火钱,老子就问问你,你叫这个老家伙老哥哥,那管老子叫什么?管那边那个白头发的又叫什么?“没等归不归说话,百无求抢先说了几句。随后它指着自己的鼻子,继续说道:“咱们一个一个来,先说说你管老子叫什么?”
  
  这下子把大方师干在那里了,归不归这个老成不像样子的老家伙,大方师看在他黄土埋了后脑勺的面子上,叫一声老哥哥客气客气也没有什么。不过你们不能这么占大方师的便宜吧?就算是假的徐福那也叫徐福,你们不能这么欺负大方师……不过骗子就是骗子,心里虽然万马奔腾,脸上却一点都没有带出来。反而笑容更盛的对着百无求说道:“普天之下,修士同宗同源,从根上说大家都是同源,不分大小的。”
  
  “凭什么!”听了大方师的话,百无求大吼了一声。要不是被归不归搂着肩膀,这位大方师当场就坐在地上了。这时候就听二愣子继续说道:“你管老家伙叫老哥哥,到了老子这里你就不分大小了?看不起老子是吗?老子怎么说也做过一任的妖王!”
  
  就在大方师吓得两脚发软,正在寻思着叫一声爸爸过不过分的时候,坐在吴勉身边的吴夫人终于看不下去了。她轻轻的咳嗽了一声之后,笑着对百无求笑道,百叔叔看我的面子了,不要计较这些。你看我不是都叫你叔叔了吗?”
  
  听到赵文君为这个骗子求情,百无求这算放过了这位‘徐福’大方师。这时候,吴勉拉着自己夫人的手,笑了一笑之后,对着‘徐福’大方师说道:“大方师远来是客,如柏,给大方师让个座位。今天难得府中来了贵客,中午留下来吃个便饭。”
  
  “不用麻烦……”‘徐福’大方师擦了擦汗之后,继续说道:“这来的匆忙,也没有事先准备下什么东西。这件不值钱的小玩意,还请几位大修士收下。”说话的时候,他从怀里面取出来一块四四方方的印玺来。将这印玺双手递给了归不归之后,大方师继续说道:“这是几年前,一位信徒送绐我的家传之宝。只是我与这件宝贝的缘分到了,今日借花献佛,将它送给几位。
  
  这可是快好玉,你们用它来做镇纸也是好的……”
  
  看到了这方印玺之后,归不归的眉头便微微的皱了一下。翻来印面就见上面用篆字雕刻着八个字,‘受命于天、既寿永昌……’看到了归不归脸上的表情,大方师知道自己的目地达到了。当下他笑眯眯的继续说道:“这正是当年始皇帝的那块传国玉玺,后来周太袓郭威将其遗失。原本我是要进献给皇帝的,不过昨日见兄气宇不凡,便决定将这块传国玉玺交给老哥哥收藏……”
  
  “大方师你被你的信徒骗了。”这时候,归不归嘿嘿一笑,将手里的传国玉玺交还给了大方师。随后他继续说道:“老人家我虽然没有见过传国玉玺,不过还是见过和氏璧的。和氏璧是温玉,大方师你这传国玉玺是寒玉打造……”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突然想到了什么,他猛地回头看向吴勉,说道:“老人家我知道童戚振拿走的是什么了,寒盏……冯佐的尸身上面找不到寒盏……”
  
  当初吴勉施展幻术的过程中,冯佐曾经拿出过寒盏要贿赂‘丁三郎’。当时谁也没有在意这个小玩意,寒盏不过是地府寒玉的玉髓别称,说起来勉强算得上是个天才地宝。虽然稀少却没有什么用处,只能当作把玩之物。吴勉、归不归甚至都没有往寒盏上面去想。
  
  “假的?不能吧……”听到归不归说这玉玺是假的,当下他的冷汗也留了下来。这块玉玺是他私下花了十万贯买的,就是防着哪一天自己的倒霉外甥败光了自己的家底,到时候有这么一个小东西,自己下半辈子起码也能落得一个衣食无忧。原本想着用它来收买这几个修士,想不到被这个老家伙一眼便看穿了真伪。这个老不死的竟然肯把玉溪还给自己,那说明这个八成是假的了……这时,厅堂当中已经没人理会这位大方师了,归不归对着吴勉继续说道:“我们可能都打眼了,那块根本就不是什么寒盏,是其他的什么天才地宝……那会是什么?”说话的时候,老家伙的眉头已经皱成了个疙瘩,他拼命在心里回忆有什么其他的天才地宝,相貌像那块寒盏。
  
  不过饶是归不归这样的老人精,也想不到那会是什么。想了半天之后,还是摇了摇头,对着吴勉说道:“没有那样的天才地宝……”
  
  这时候,高如柏已经走到了‘徐福’大方师的身边,微笑着将他请出了厅堂。现在这位大方师已经不合适留在厅堂当中,高管家直接将‘徐福’大方师恭恭敬敬的带出了王府。
  
  浑浑噩噩的从王府当中走出来之后‘徐福’大方师乘坐马车回到了府尹衙门。趁着府尹大人正在处理公务,他回到了自己的寝室。
  
  这是,大方师那位鼻青脸肿的外甥正在这里等着自己的舅舅。看到他回来之后,急忙说道:“舅舅,那个几个修士答应了吗?你手里拿着的是什么?玉玺……上面刻着什么字?不是那八个字吧,这个天字我认得……咱们发了。”
  
  “发你死的妈!”‘徐福’一巴掌对着自己的外甥打了过去,打了几巴掌之后,他喃喃的说道:“不行……这里不能待了,小畜生,咱们爷俩赶紧走。”
  
  “舅舅,咱们俩现在还有几千贯的饥荒,哪也去不了啊。”虽然挨了打,不过‘徐福’的外甥还是不敢有什么怨言。当下他愁眉苦脸的继续说道:“还有你那些女弟子,和我那几个兄弟,舅舅你都不要了?”
  
  “还不是你害的吗!”又给了自己外甥一巴掌在以后,徐福咬着牙说道:“现在顾不了那么多了,我们换个地方再挣笔钱……有缘分的话遇到她们娘们,再带他们回去享福,没有缘分就这么算了 可惜我这一身皮嚢了……”
  
  说话的时候,大方师从行礼当中找到了一幅画像,打开之后竟然是徐福大方师的相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