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百一十二章 败家的外甥

第四百一十二章 败家的外甥

  看到自己的舅舅瞪了眼睛,‘徐福’的外甥这才臊眉搭眼的说道:“我说了舅舅你可别气死……你让我收起来的钱不剩什么了,在洛阳城的赌坊我输了一点,又在妓馆花了一点。我也不像你还能找个女弟子双修一下的,只能自己找媳妇……家里三个老婆一个比一个能花钱,还有十几个孩子……”

  “你别和我说这些没用的!说现在你手里还剩多少钱了?”‘徐福’大方师越听心越慌,不过自己毕竟还有七八十万贯的家底,这个臭小子再能败家还能败到哪去?大不了败了一半,自己也还能剩下三四十万贯,富可敌国那是痴心妄想,做个大地主总是没问题的。

  ‘徐福’的外甥扭扭捏捏的看了自己的舅舅一眼之后,说道:“没什么钱了,咱们爷俩还欠了六千贯的外账……舅舅,你怎么了?你可别吓唬我……你死了,谁带我骗钱去?我爹妈死的早,除了骗钱可不会别的手艺啊……你死了我可怎么办……我脸皮薄,你那些不要脸的话我可学不来……”

  ‘徐福’的外甥刚刚说了没有两句,大方师一翻白眼晕倒在地。吓得他这甥外以为自己的舅舅死了,鼻涕一把眼泪一把的哭了出来。不过还没等他哭出来两句,便被醒过来的大方师捂住了嘴巴:“小畜生,你想把广大也招来吗?不就是钱吗?就知道你小子靠不住,我多留了点心眼……来,舅舅带你识见点好东西。”

  说话的时候,大方师捂着外甥的嘴巴,走到了床榻边。还没等自己的外甥反应过来,‘徐福’已经拉过了棉被包在了他的头上。随后对着自己这败家外甥一顿拳打脚踢,一边打一边还要低声警告他:“别出声……你要是出声把外面的人都引过来,咱们爷俩活不到明天早上……忍着点……我让你吃喝嫖赌……我让你三妻四妾……我让你败我的钱……”

  寝室里面,这一对甥舅正在用另外一种方式交流的时候,在金陵王府里面,归不归正在对着吴勉诉说刚才府尹衙门里面发生的事情:“本来老人家我一定他人都哗哗流血,也不能自圆其说了,就等着被人拆穿。想不到这位大方师三言两语便化解了,当时就算是真徐福那个老家伙站在他对面,恐怕也能被这位大方师说成假的……”

  “老家伙不是老子说你,刚才老子直接过去给他一巴掌,什么事都解决了。”这时候,有些不满的百无求插嘴说了一句。顿了一下之后,它手舞足蹈的继续说说道:“老子就问他,你到底是不是徐福大方师?他敢说是,老子就继续打下去,直打到他说不是为止……”

  “他装扮的是徐福那个老家伙,又不是装扮成了我老人家,你跟着稚气做什么?”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转头对着吴勉说道:“这个假徐福应该就是那观主口中,曾经一起喝过酒,还成了朋友的‘徐福’了,这样的话,冯佐那件事便都对上了。

  吴勉跟着笑了一下,随后对着归不归说道:“那个假徐福真一点术法都没有吗?那样的话他倒算是个人物了。天底下这么多的修士,不乏席应真那样想要挑战大方师一夜成名的。他一点术法都不会,还能活了这么久,也算是个人物了。”

  “运气好,人也要够聪明。不过据说他冒名大方师也有些年头了,那些修士还好说,不过在陆地上的方士一直没有露面拆穿他,这就有点意思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那些方士不管,凭什么要老人家我管?等着看戏吧,还不知道这出戏要如何收场……”

  “随他怎么收场,总不是我们头疼的事情。”吴勉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不过话说回来,这个人长得真和徐福一摸一样吗?”

  “我们都是亲眼见到的,完全就是一个模子做出来的一样。连声音、语调都是一摸一样的。”归不归说道这里的时候,皱了皱眉头,随后继续对着吴勉说道:“看到那个人的第一眼,老人家我还以为他又是一个神识,不过仔细看他身上的气息还是和那个老家伙不一样。”

  “老不死的,你们说这个假徐福能不能是真徐福留在陆地上的儿子?”这个时候,小任叁突然开了口。顿了一下之后,小家伙继续说道:“徐福身边早先也有两个女弟子,能不能是和她们不清不楚的。生下来孩子之后不敢留在身边,这才送到陆地上的?”

  归不归听了之后哈哈大笑,随后说道:“这事真的不好说,有句话说的好,三岁看到老。当年徐福还是光屁股娃娃的时候,就知道偷看邻居寡妇洗澡。现在生个儿子也不好说……老人家我跟你们说说他小时候的事情,六岁的时候……”

  听到归不归开始说起来徐福年幼时期的八卦,吴勉便起身向着后宅的位置走去。边走边对着身后的一人二妖说道:“如果他不闹事,你们也忍忍别和他一般见识。文君在金陵城,别让这里乱起来……”

  说话的时候,这个白头发的男人已经走进了后宅。看着他的背影,归不归轻轻的叹了口气,对着身边的两只妖物说道:“现在的吴勉,老人家我都不敢说认识了。可怜他和妞儿了……”

  一句话说出来,两只妖物也没了继续打听徐福年少时期的荒唐事。当下,百无求第二个站了起来,对着归不归摆手说道:“老家伙,老子睡觉去了。没事你也跟你叔叔学点好,别总说徐福小时候那点破烂事。真把他惹急了,最后还得老子救你,替你说情。就不能让老子省点心吗?”

  说完之后,百无求也向着自己的寝室走去。归不归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看着二愣子的背影,他自言自语的说道:“这到底是怎么了?当年说徐福偷看小寡妇洗澡,那些小方士都面红耳赤的凑过来听。现在老人家我上赶着,还没人爱听了……人参,你说是不是……人呢?”

  归不归自言自语的时候,小任叁也跟着一猛子扎到了地下,只露出自己的小脑袋对着归不归说道:“老不死的,这几段你都说了几百遍了。看到了没有?我们大侄子都听不下去了。走了……”

  “刚才谁一个劲儿的要老人家我说细节的?”归不归气乐了,嘿嘿一笑之后,看了一眼在一旁服侍的高如柏,对着他说道:“如柏,老人家我交代你一点事。明天如果那个‘徐福’派人来请老人家我和吴勉的话,你直接推了就好。”

  高如柏答应了一声之后,说道:“老人家,我猜吴夫人可能有见见这位大方师的意思。您看……”

  “你想到老人家我前面去了。”归不归看了自己的管家一眼,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如柏你说的对,文君这孩子待在徐福身边十六年。听说有和大方师一摸一样的人,难免想去看看热闹……算了,明天那边来人的话,就和他们说,改日我们一起去拜访徐福大方师……”

  高如柏答应了一声之后,开始亲自收拾他们留下来的茶碗、杯盘。归不归看着他收拾的样子,突然说了一句:“如柏,你在我们这里做管家屈才了。这么多年那一颗丹药的情分早就还完了,老人家我还是放你过自己的生活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