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百零四章 一日二尸

第四百零四章 一日二尸

  当天下午,小道士发现观主死在了他的房间当中。死因是被利器从头顶劈开,将整个人劈成了两半。除了死相惨了一点之后,整个房间当中还被人用鲜血写满了‘惨’字。根据观主的几个弟子辨认,这字迹正是他们师父的笔记。而且从被劈成两半的尸体手指上看到了被咬破的痕迹,看着竟然像是观主自己咬破了手指之后,自己在房间里写满了惨字。
  
  听到了观主惨死的消息之后,邵老爷也赶到了道馆。看到了馆主的死相之后,他也受到了极大的惊吓。当天晚上回到家里便开始说胡话,一边对着王府方向磕头,一边又说看到了馆主的鬼魂在缠着自己。当天晚上也跟着一起一命呜呼了。
  
  几乎就在邵老爷发疯咽气的同时,王府的后院当中,丁三郎无声无息的再次出现在了这里。这次它还带着一个獐头鼠目的魂魄,这魂魄不知道在地府待了多久,身上竟然已经长满了青苔。看着不像是鬼,倒是更像几分妖物。
  
  今晚在这里等着他的,除了归不归之外,还有白发男人吴勉。见到了吴勉之后,丁三郎微微有些吃惊,不过想来出事的是他的女婿,老丈人出来打听清楚也是正常。
  
  对着吴勉、归不归二人施礼之后,丁三郎指着身边的魂魄,说道:“就是它了,想要买通阴司来减掉邵择元三十六年的寿数。也是它瞎了眼,竟然找到了我的头上……你自己和两位大修士说,谁指使你这么办的?”
  
  这个浑身上下长满了青苔的鬼物比观主要好说话,看到了吴勉、归不归之后,便知道今天不说实话是不行了。当下直截了当的说道:“两位大修士,小的不知道邵解元和您两位的关系。如果知道的话,就算让小的化聱,小的也不敢加害吴勉先生的女婿……是这么回事,小的也是被指使的。”
  
  没等吴勉、归不归二人开口,这只青苔鬼自己一五一十的说了个清楚。严格来说,这只青苔鬼算是一个可以出入阴阳两界的鬼差。平时跟着阴司老爷们到处走走,寻找隐藏在人世间的孤魂野鬼。
  
  没事的时候,这只青苔鬼也参与到一些请神、扶乩等占卜的活动中。按着规矩事后东家都要给它不小的供奉,来作为报酬。这个也算是青苔鬼的意外之财,不过就在半年之后,它发现了有人在请神占卜。当下打算和以前一样,帮着这些人占卜一番之后,从中取点好处。
  
  没有想到的是,它出现之后,请神的人突然变了手段。将猝不及防的青苔鬼扣留了起来,随后在青苔鬼恼怒就要发作的时候。请神的人突然对它说明了自己的来历,这人想要青苔鬼帮他的忙,帮着他找到上面的阴司,除掉一个人三十多年的寿命。作为报答,他会帮着青苔鬼找个大富大贵的人家投胎去。为了表示他真有这个能力,竟然还带着青苔鬼去了一户人家,当着它的面,安排了一个孤魂野鬼投胎在了这里。
  
  看到了这个人的手段之后,青苔鬼相信了他的本事。原本还有十九年它才有机会投胎,而且还是投生在一户农家当中。
  
  看着实在没有什么前途,与其这样,还不如拼一把,或许还真有可以投胎在大户人家的机会。
  
  不过收买阴司去消除活人的性命,青苔鬼自己心理也没有底。它在阴司堆里找了一圈之后,最后还是选定了它最不应该选的丁三郎。听到有人想要消除吴勉姑爷的寿命,当下丁三郎便把这个青苔鬼关押了起来。直到今天才把这只青苔鬼带出来见了吴勉、归不归。
  
  听青苔鬼说完之后,吴勉、归不归相互看了对方一眼,随后白发男人对着青苔鬼说道:“那个人的相貌你看清了吗?什么人的胆子这么大?竟然敢对我的家人下手……”
  
  青苔鬼陪着笑脸再次说道:“大修士,这个人有意的遮挡的面容。不过他的手段更像是你们方士一脉的,早年间我就是被方士下手活活打死,这才变成了孤魂野鬼,方士的门道小的还是知道一些的。而且这个人的术法不弱,就算在方士当中,也算是个高手。”
  
  青苔鬼说话的时候,见到吴勉脸上的表情阴晴不定。当下会错了意,马上继续说道:“小的并不知道邵解元就是您的女婿,如果早知道的话,就算让小的被聱吃掉,也不敢去打您女婿的主意。”
  
  这时候,归不归嘿嘿一笑,对着青苔鬼说道:“你说你没有看到那个人的相貌,那么他的口音是哪里的人?这个人还有什么习惯的动作没有?你仔细想想,如果能帮助我们找到那个人的下落,老人家我亲自去找阎君给你说清。让你早点投胎,投生在大富大贵之家。”
  
  归不归和阎君的关系不错,这件事整个地府都知道。现在听到这个老家伙如此许诺自己,当下它仔细的想了想之后,还是摇了摇头,继续说道:“小的也想早点去投胎。不过这个人隐藏的太深,实在没有什么线索认这个人是谁……”
  
  没等青苔鬼说完,站在一边没怎么说话的吴勉突然说了一句:“如果你办成了他要做的事情,这个人如何话赴前言?你又怎么会被他带着去投胎转世?”
  
  “只要有邵解元亡故的消息传出来,这个人便会马上请神请我现身。”青苔鬼陪着笑脸对着吴勉说了几句之后,它继续说道:“到时候我便可以看破这个人是谁不对……呸呸呸,这事不可能。邵解元是吴勉先生您的女婿,一看就是长命百岁的。这件事从根子上边说不通……”
  
  “谁说说不通的?”吴勉微微一笑之后,对着面前丁三郎和青苔鬼继续说道:“你们等消息吧,说不定那一天那位解元老爷便要身遭横祸。总之天下之大,什么事情不能出现?”
  
  说完这句话之后,白发男人转身向着自己和赵文君的房间走去。不再理会归不归和这两位阴司鬼差。
  
  回头看了一眼吴勉的背影之后,老家伙嘿嘿一笑,随后对着丁三郎和青苔鬼继续说道:“他说的对,天底下奇闻逸事多了,谁也不知道天下还会有什么事情发生。总之你们俩等消息吧……”
  
  说完之后,归不归也跟着吴勉的背影,消失在了夜色当中。看着他们俩的身影都消失之后,青苔鬼对着丁三郎说道:“丁老爷,您说说,那位白发的不会真把自己的亲姑爷怎么样吧?”
  
  丁三郎知道吴勉的底细,当下它长长的叹了口气之后,对着青苔鬼说道:“别人不敢,不过这位大修士不好说……回去等消息吧。弄不好你下辈子投胎在帝王之家,那就要靠着今天这件事了……”
  
  当天深夜,邵家的人前来报丧,说亲家老爷刚刚故去了。邵解元虽然不齿近来自己父亲做的事情,不过他身为人子,还是对自己父亲的死感到非常悲伤。当天晚上他回去主持操办后事的时候,哭的摔倒在地,随后竟然中风,死在了自己父亲的棺材前。
  
  这一下子,一件丧事变成了两件,连王府也开始办起了白事。归不归为了给吴梅儿解心疼,大把大把的花钱,也成了金陵城的大新闻。当下,消息传到了丁三郎的耳朵里,连这位阴司也诧异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