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百零三章 监视着

第四百零三章 监视着

  “我只是看中了吴梅儿的天赋……真心实意打算收她为弟子的。”事到如今,这位观主还在不停的重复自己刚才说的话:“不信的话,去洛阳找你们的师尊,他能证明我……”
  
  “吴梅儿是我的女儿,她有没有天赋,我还不知道吗?”这时候,吴勉冲着观主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如果你还是嘴硬的话,那我只能将你的整张人皮剥离下来了……我会尽量的快一点,在你感觉到疼痛的时候,整张人皮已经摆在你的面前了。到时候我还会给你喂下疗伤的圣药,就算人皮被剥,肉身最少还能多活一天。到时候我会用稻草填充人皮,你就会看见另外一个自己了……”
  
  吴勉几乎没有这样威胁过人,不过这样的话配合他一本正经的脸,要多真实便有多真实。这时候,那柄闪烁着秋水一样光芒的长剑从白发男人的身后飞了出来。
  
  在观主的身转前了几圈之后,开始在他的头皮上蹭来蹭去,好像随时随地就会将观主的头皮剥下来一样。
  
  “我说!是有人看中了你女儿的美色,花钱一万两黄金,想与你们家小姐春风一度……”观主实在受不了斩鲲在自己的面前转悠,不知不觉之下,屎尿已经从他的裤腿里面流了出来。
  
  吴勉本是有洁癖之人,不过现在为了自己的女儿,当下忍着恶臭听着观主继续说道:“那个人三天前找到的我,说为了和你们家小姐结成一段姻缘。愿意拿出万两黄金来,而且事成之后,如果吴小姐和他生下情素,转嫁给这人的话。他还会再拿出一万两黄金来……两万两黄金,我这就亏了心……”
  
  如果是一个月之前的吴勉,这个时候已经怒气难填,听到有人会对自己的女儿不利,直接便会了结此人。不过现在的吴勉竟然能微笑着听观主说完,这才开口说道:“这个人是谁,你不会不知道吧?他可是花了两万两黄金的人,你总要记得住黄金的主人吧?”
  
  “这个真不知道。”观主带着哭腔继续说道:“那个人是派了管家来的,那个管家也是个修士……给了我两千两黄金的定金,只要邵老头真的把他儿媳妇带来,我便去城中的李记客栈请管家过来。到时候这人会带着他的主人前来。他住在后院厢房的第一间……”
  
  “李记客栈是吗……”吴勉重复了一遍客栈的名称之后,看了一眼归不归之后,对老家伙继续说道:“你看着他,我去客栈找人。”
  
  看着吴勉要开始施展遁法,归不归有些意外的说道:“这样跑腿的活还是老人家我去做的好,你在这里等着,只要这个人在,我一定把他找出来……”
  
  “我去……这几天都快忘了我之前的样子,正好托他们的福,还能找回来。”说话的时候,吴勉的身体已经开始消失。在白发男人彻底消失之前,最后对着归不归说道:“是不是天下人都记不得吴勉会不会杀人了?现在我就让他们想起来……”最后一句话说完的时候,白发男人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看着吴勉消失之后,归不归轻轻的叹了口气。随后有些怜悯的看了一眼已经被吓瘫了的观主,慢悠悠的说道:“老人家我替那个白头发的说一句,你还是自杀吧……你惹了不该惹的人。好在还没有得手,你自己一条命也差不多够抵罪了。一旦我们晚回来两天,真有个什么万一的话,小娃娃,你们家投胎转世的祖宗,他也有办法抓回来,把你们一起都魂飞烟灭了……”
  
  这时候,观主已经被吓哭了。他一边抽泣,一边继续说道:“不可能啊……徐福我见过,他自己都没有你们的本事……你们到底是不是徐福的弟子?要真是的话,我带你们去找他去,请你们师尊给我讲讲情……看在大方师的面子上,放了我吧……”
  
  “你真的不是在说胡话吗? ”这时候,归不归也开始觉得事情有些蹊跷。当下他笑眯眯的看着面前的观主,继续说道:“趁着白头发还没有回来,说说你那朋友徐福的事。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我说了,一会你给我说情……这道观我不要了,这里的钱财,弟子们也都给你们可……”还报着一丝侥幸的心理,啰嗦了几句之后吗,这才说了几句洛阳徐福的事情。
  
  差不多是三年前,这位观主去洛阳城办事。遇到了一支浩浩荡荡的队伍,队伍的中间是一座神台,上面端坐着一个五六十岁的白胡子老头。一路上都能看到有不少的信徒在对神台上老友行大礼,打听了之后,才明白神台上面坐着的竟然是那位大方师徐福。
  
  知道这就是大方师徐福之后,观主也是兴奋异常,当下拦在队伍前面,跪在了‘徐福’面前,求这位大方师收自己为徒。当下为了表示自己的诚意,观主还在大方师面前施展了一点手段。算是自己带艺投师。
  
  没有想到的是,这位大方师非常欣赏观主,非但没有收他为徒,竟然还以朋友相称。当天晚上留他在洛阳城的方士宗门喝酒,酒席宴间还叫来自己的儿子、女儿和几个美貌的女弟子来作陪。
  
  这件事便是以后观主吹牛的资本了,到哪里都是自己和大方师徐福是朋友。加上他会一点粗浅的术法,两三年的光景竟然也闯出来一点名气。不过缺德的事情也做了不少,哄骗女信徒双修的,骗了信徒的家产之后逼死人命的事情也有十来件了。想不到这次竟然会被徐福的两名弟子撞破,不过此时,观主这才隐隐的感觉到,自己那个朋友徐福来路恐怕不正。
  
  就在观主该说不该说的都说完之后,吴勉突然凭空出现在他们俩的面前。白发男人出现之后,对着观主冷笑了一声,说道:“李记客栈的后院没有厢房……只是两间大通铺,你还敢骗我……”
  
  说话的时候,斩鲲再次从吴勉的身后飞了出来。随后就要冲着观主的脑袋飞了过去,观主吓得大叫了一声,还没等斩鲲飞过来,他已经晕死了过去。
  
  “或许这个老道没有骗你呢? ”这个时候,归不归突然拦住了白发男人,随后笑嘻嘻的对着吴勉说道:“如果那个管家没有住在客栈当中,他只是随便说说而已。他本人就在附近的民居当中。正在暗中监视这道观的一举一动,只要梅儿敢进来,他便想办法带幕后之人进入到这道馆当中……”
  
  吴勉听明白了归不归的话,当下看了已经晕倒的观主一眼之后,说道:“这么说的话,现在那个躲藏在外面的人已经发觉这个道士没用了,可以这么说吧”
  
  “刚才我们施展术法的气息已经传了出去,那个管家一定会察觉的。不过他还是逃不了的。”这句话说完,归不归这才将昨晚丁三郎说的话又对吴勉重复了一遍。
  
  吴勉听了之后,有些无奈的点了点头。随后他还是看了晕倒在地上的观主一眼,说道:“既然他没用了,那正好用他的人头来祭旗……正好让其他的人想起来以前那个吴勉是个什么样子的人……”
  
  听了白发男人的话,归不归嘿嘿一笑,冲着他道:“这样,你也算给老人家我一点面子。祸不及魂魄,你毁了他的肉身刚刚好,就别难为这个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