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百章 芝麻小事

第四百章 芝麻小事

  “道观里面是两个道士,是他们施法将魂魄藏在解元的身上。想要冲体之后借着邵解元的身体,去占梅儿小姐的便宜。”说到这里的时候,高如柏眼角的肌肉抖动了两下。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这两名道士的术法不弱,如果不是托您老人家和吴勉先生的福,恐怕我也不能制服这两个道士。可惜他们俩虽然命丧我手,不过还是让那个魂魄的主人逃掉了。还不知道这人是谁……”
  
  高如柏的话和丁三郎说的对上了,看来还真有不怕死的人敢打吴梅儿的主意。当下归不归点了点头,对着高如柏说道:“你处置不错,不过为什么出事之后不带着吴梅儿和邵解元离开?老人家我走的时候交代的清楚,如果出事的话,你要马上带着吴梅儿去往京城赵王府躲避。你这样把吴梅儿至于险地,一旦她出事的话,你躲得了吴勉吗?”
  
  “如果不是今天一早您几位回来的话,此时我已经带着梅儿小姐在去往京城的路上了。”高如柏解释了一句之后,继续说道:“我安排了替身藏在梅儿小姐的闺房当中,又给邵解元一点事情做。不到晚上谁也不会知道梅儿小姐已经不在府上了。”
  
  归不归笑着点了点头,说道:“做得好,老人家我没有看错你。不过这次色胆包天的人是谁,如柏你心里有数吗?”
  
  高如柏摇了摇头,说道:“我来到金陵时间太短,并不熟悉此地的情形。不过这人连续两次对小姐和姑爷下手,一定不是普通人物。说不定此人也是个修士,就是担心事情败露,这才找了一僧二道三人帮忙。”
  
  “这件事交给老人家我了,抓到这个人之后,我老人家让他知道什么叫做生不如死。敢打梅儿的主意,就算老天爷放过他,老人家我也不会放过他的。”说到这里,归不归看了高如柏一眼,随后嘿嘿一笑之后,对着自己的大管家继续说道:“第一件小事说完了,现在说说剩下一大一小两件事吧。”
  
  高如柏点了点头之后,继续说道:“您几位离开的这些日子当中,府外时不时有人在向里面张望。看着他们的路数像是方士,应该是徐福大方师留在陆地上追捕格杀令人名的方士,我看这几个方士不像是冲着您和吴勉先生来的。应该是再这里守株待兔,等广仁大方师和童戚振出现的。现在广仁大方师的名字也从名单上面除去,应该是寻找他的下落吧。”
  
  “还有方士在偷窥我们府邸,幸好陆地上还有一点方士的种子……”归不归叹了口气之后,继续对着高如柏说道:“这些方士这几天还在外面窥视府中吗?”
  
  “十来天没有出现了。”高如柏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他们好像出了什么急事一样,没有一点征兆,突然就全部消失了。
  
  后面再也没有出现过。”
  
  归不归并没有告诉高如柏海上出的事情,当下他继续说道:“这就算是两件小事了,现在是不是可以说说大事了。老人家我也有些好奇了,到底什么事情在你眼里才能算得上是大事?”
  
  高如柏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对着归不归说道:“我那位师尊--童戚振出现过了,应该就是他……那次有人在信函当中下咒文要害邵解元的时候,我虽然将咒文原路打了回去。不过却没有招来天雷劈死那个和尚的能力,当时我已经有些困惑了。
  
  后来一僧都二道的那次,隐约当中感觉到有人在暗中帮我,后来一道对我下毒手的时候,术法施展了一半却突然失灵。我这才有机会反败为胜的……回来的路上我伤重摔倒在了路上,爬起来的时候,看到了有人在我身后跟随。虽然那人马上就消失不见了,不过那一瞬间,我确定是童戚振无疑。”
  
  归不归对高如柏说的并不意外,当下老家伙嘿嘿一笑之后,说道,你那师尊之前虽然数次把矛头对准了文君,不过却没有难为她。如果不是后来文君在混战当中被方士误伤算了,不说这个了。老人家我问问你,童戚振出现之后没有露面,也没有暗示过什么吗?”
  
  “我看不出来哪里有暗示的。”高如白脸上没有一丝多余的表情,看了归不归一眼之后,继续说道:“不过以我来看,他好像是在等着您和吴勉先生回来。除此之外,如柏想不到这个时候,童戚振出现在这里做什么了。”
  
  “童戚振出现,那还真的算是一件大事了。”归不归笑眯眯的看了高如柏一眼,随后继续说道:“如柏,这些日子辛苦你了。
  
  早点回去休息吧还有,这三件事情先不要和其他人说,吴勉也包括在内。他们夫妻、母女刚刚团聚,让他高兴两天。这三件事老人家我去处理就好。”
  
  “是,如柏明白。”高如柏对着归不归行礼之后,转身从这里离开。就在他走到了大门口的时候,突然想到了什么事情,回头对着老家伙再次说道,还有一件芝麻小事忘了说,老人家,您要留意吴勉先生的两位亲家。我觉得他们俩有些不对头,您几位刚刚离开的时候,邵解元的父亲来找梅儿小姐借了一万贯钱,您走的时候将家里的钱财交给了我看管。当时我借口家中的现钱不多,只给他五干六百贯。
  
  后来这位亲家老爷又来借三干贯,梅儿小姐让我拿钱,我只给了三百贯。为了这件事,他还挑拨梅儿小姐要赶我出府。
  
  如柏觉得吴勉先生的亲家有问题,您和吴勉先生要提防此人。”
  
  “穷亲戚来打秋风而已,不过张口就要一万钱,这个有些过分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对着高如柏说道:“老人家我记住了,会让他把钱吐出来的。如柏,明天辛苦你一趟。去泗水号把那里的管事请来,老人家我有话要问他。好了,再不休息天就要亮了,回去歇着吧。这些天难为你了……”
  
  看着如柏离开了中堂之后,归不归眯缝着眼睛看向刚刚高如柏所在的位置。随后他自言自语的说道:“你可干万别做出来什么对不起你儿子、儿媳的事情来。要不然的话,你那位亲家说不定就让他女儿做寡妇了……骗点钱无所谓,再打别的主意那可就不对了。”
  
  第二天一早,吴勉和赵文君早早的起来。和邵解元的父母一起,在中堂当中补上自己女儿、女婿的大礼,看着吴梅儿和邵解元对着自己磕完头之后,赵文君亲自将二人附了起来。笑中带泪的说道:“从今往后,就是你们夫妇俩过日子了。当年生下了梅儿之后,我便和你分离了十六年,现在终于补上这个遗憾了。不过我这些年身处海外,回来的时候也没有带回来什么东西,不能给你们见面礼。你们小夫妻不要怪罪。”
  
  “文君,老人家我给你准备好了。”归不归说话的时候,从怀里面摸出来五大锭马蹄金来。随后将这些金子摆在了吴梅儿和邵解元的身边,随后继续说道:“一锭金子二百两,这里面是黄金一干两算是你们娘亲给的零花钱。邵解元,还不谢谢你这位丈母娘吗?”
  
  一千两黄金差不多等于一万五千贯钱,饶是知道他们家家财殷实,也想不到随随便便就能拿出来这么多钱,当下邵解元也有些发蒙。这些钱数量太大,不知道该不该收下,他坐在一边的父亲,盯着五块大金,眼睛都已经直了……